第一百零一章 大概是吧-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一百零一章 大概是吧

  李天已死!

  整个竞赛场内顿时就乱了,张宝宝看着躺在地上的李天,心中说不出的一股味儿,自己已经收敛了火灵灵力,难道还能把对方烧死不成?

  可是看李天的死状,身体上并没有明显的烧伤痕迹,口吐白沫倒仿佛像是中毒而亡。

  省赛中虽然有实战赛,但从来都是点到即止,了不起也就是某些选手出手过重导致对手受伤,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死亡的先例!

  而现在,省赛2轮参赛选手死亡,这对于省赛组委会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

  不过,以前虽然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但是省赛组委会对这种突发情况仍有预案,时间不长就有几名专业的医护人员上场对李天进行处置,所有其他无关人员原地休息,不得随意走动。竞赛大楼的所有出口,立刻关闭,任何不不得随意进出!

  主席台上的领导也马山召开了紧急会议!

  …………

  一个小时以后,医护人员的检验结果出来了,李天的死因为吸入了过量的氰化钾而中毒身亡。这个检验结果一出,组委会检查组的工作重心马上就转移到了剧毒物质氰化钾从何而来这个问题了。

  “嘶!嗯……”

  令狐书记皱着眉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本来这省赛出了人命,这就已经是够大的事儿了,更要命的是,死的人还是自己的大财团李钢的儿子。令狐书记本以为上午已经保过他一次了,谁知道这个李天实在是太不老实,熊孩子啊!作死的节奏啊!

  呐!现在真的死了吧?

  不过李天虽死,他的死因还是要重点查清楚的。一则这是省赛的制度规定,二则,也给李钢有个交代,以免以后和自己闹僵。

  “这个氰化钾是从而来啊?”

  令狐书记向站在自己身旁的组委会王主任问道,“这东西一般人是弄不到的!氰化钾必须是由专业的炼毒师才能炼制而成,而且此炼毒师的级别绝对不低!顺着这个线索一定要查清楚毒物的来源!”

  “是!”

  组委会王主任答应道,“不过,令狐书记,王专员。”

  “有什么情况快说!别磨磨唧唧的!”令狐书记心烦气躁,说话一点儿都不带客气的。

  “是这样,引起李天中毒身亡的毒物氰化钾,是李天自己带入竞赛场地内的。”

  “哦?此话当真?不是选手张宝宝故意下毒?”

  饶是令狐书记多年的高级领导,面对这种棘手的事儿也一时乱了方寸,只顾着调查毒物的来源,还没听王主任汇报李天的死亡过程呢。

  “这……,令狐书记您是在暗示我什么吗?”组委会王主任一脸的拿捏不准,令狐书记这是让自己指控张宝宝?还是……?

  “额!”

  令狐书记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王专员,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否则到时候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没有!本书记没有任何暗示什么的意思!你照实回答即可!”令狐书记一脸正气的说道。

  “哦。好的”

  组委会王主任松了一口气,这才接着往下说道。

  “*是在中午休息时间李天从竞赛楼外私自带入竞赛场内的,根据竞赛楼前的监控视频显示,以及检查组的核实,是一名叫做王杰城的人把氰化钾交给李天的。刚才检查组已经对视频内容反复核查过了,确认无疑!”

  组委会的王主任一五一十的向令狐书记和王专员汇报着,虽然座位上的王专员一直一言不发。

  令狐书记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他心想,果然这个李天是个熊孩子啊,自己没事找氰化钾来干嘛?恐怕傻子都猜的出来,肯定是李天自知实战赛打不过张宝宝,想在竞赛场内使用卑鄙的手段,对张宝宝用毒!

  这种下作阴损的方法也亏他李天能想的出来?结果人家张宝宝的火灵修为已达6级,自己准备好的氰化钾自己吃了吧?死了吧!?

  这能怪谁?

  就算是李钢亲自跑过来询问,恐怕事情也只能是这个样子了。要怪就他自己吧,下辈子要是还转成人形,千万别再干这种蠢事了。

  人蠢又狠,你不死谁死?

  “王专员,令狐书记,那您看这省赛是继续?还是?”

  组委会的王主任轻声的讯问着面前的二位领导,按照省赛的预案和规则,只要事情调查清楚了,省赛就必须继续进行。王主任说是讯问,其实是在提醒二位领导省赛还没有结束,还得接着比下去啊。

  “啊。继续。你看呢,王专员?”

  令狐书记边答应着,边讯问着旁边的王专员。

  “嗯。按照省赛规则处置即可。”王专员淡淡的说道。

  令狐书记点点头,随即朝着身旁的组委会王主任摆了摆手。示意他去安排,比赛继续!

  ……

  “嘀!”

  时间不长,竞赛场内的喇叭重新响亮的响了起来。

  “省赛第2轮第三场竞赛,朔北地区五方市市立实验中学的张宝宝获胜!”

  “哗哗……”

  场馆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本来张宝宝在朔北地区已经拥有了很高的人气,好多中学生专程过来观看省赛就是为了一睹张宝宝的真容!虽然经过了刚才的波折,但是调查结果公布以后,没有人同情心狠手辣的李天。

  “现在,我们进行省赛2轮最后一场的实战比赛!请左丘地区左丘实验中学的张兴飞,和云中市河西大学附属中学的高猛同学进入赛场!”

  说话间,两位参赛选手就迈着矫健的步伐双双走进了竞赛场地内。

  “现在,比赛开始!”

  裁判员话音刚落,场内的二人就各自催动身体能量动了起来……

  ……

  时间不长,大约只有十分钟左右,竞赛场地的喇叭就重新响了起来。

  “嘀!省赛第2轮第四场竞赛,云中市河西大学附属中学的高猛同学获胜!‘逍遥杯’四灵竞赛省赛的全部赛程结束!颁奖大会在明天下午举行!”

  裁判员宣布第四场竞赛结果的同时,也宣布了省赛全部赛程的结束!

  结束了!

  全部结束了!

  ……

  “张宝宝!”

  王专员喊住了正准备离开竞赛大楼的张宝宝。

  “王专员?”

  张宝宝疑惑的回过头看着正朝自己快步走来的王专员,猜不透他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

  “张宝宝,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刚才使用的火灵技能可是‘月火术’?”

  “这……”

  张宝宝不知该如何回答王专员的话,他能说自己刚才准备施展的是“燃火术”吗?如果这么说的话,恐怕就是连自己都不能相信啊!刚才火灵术施展以后的威力自己看的是一清二楚,其威力之大,岂是“燃火术”能够比拟的?

  “大概……,大概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