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氰.化.钾-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九十八章 氰.化.钾

  “咳咳……”

  令狐书记轻轻的咳嗽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这件事情事关省赛,干系重大!绝对马虎不得!在我令狐万华的手底下,绝对不能判罚一件冤假错案!”

  说到这儿,令狐书记把头转向了省赛组委会王主任的方向,“小王!你们下去以后要继续严加审查,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纰漏!待事情全部都搞清楚了,我再作定夺不迟!”

  组委会王主任还有周围的几个小领导赶忙连连称是,貌似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这样的接话似的。看来,在他们的心中,听到“李钢”这个名字以后,令狐书记这样的举动才符合他们心中的判断。

  张宝宝在一旁却是大跌眼镜!虽然他没有眼镜儿,但是吃惊程度却是非常巨大。这位令狐书记在听到“李钢”前后的反应,差别实在是太大了!简直是180度的大转弯啊!可笑刚才张宝宝还以为自己是不是搞错了,现在看来,完全没有搞错。

  令狐书记交代完几个手下才回过头转到了王专员的身前,恭恭敬敬的说道,“王专员,您看这事情干系重大,李天又一直喊冤叫屈,我看还是再查一下,等事情水落石出了,再决定怎么处理不迟。”

  王专员面如秋水,看不出一丁点儿的表情变化,他轻轻的点点头,嘴里含含糊糊的说了声,“嗯。”

  听到这个回答,令狐书记会心的一笑。呵呵,看来李天是保住了,自己的大财团也算是保住了。幸亏自己机警,处事灵活多变,否则今天不管怎么做都可能会栽。

  令狐书记只顾着自己高兴,但是他完全不知道,此刻王专员的心里已经升起了一股无名怒火。

  好一个缓兵之计!好一个令狐万华!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省委书记,还是个副的,居然就敢不把我王擎天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自己是远道而来,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王擎天也不好当面和令狐万华撕破脸皮,还是顺水推舟先卖他一个人情再说。

  “既然令狐书记对待工作如此认真细致,那就等待事情查清楚了再做处理不迟。”

  王专员说话间不自觉的流露出一股磅礴大气,让人既觉得亲近,又充满敬重。

  “哈哈,多谢王专员的夸奖,我实在是愧不敢当啊!呵呵……”

  令狐书记赶紧客套起来,“事关重大”的省赛考区风波就此告一段落。张宝宝和李天都退回了考区所在地,准备第2轮实战赛的竞赛。

  李天回到考区位置以后,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王杰城!你个畜生!居然敢骗劳资!?张宝宝根本就没有死?你坑了劳资那么多钱,你准备怎么办!?……,劳资不想听你的解释,限你在3个小时之内给劳资赶到云中市来。否则!我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说完,李天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好你个王杰城!居然敢耍劳资?劳资的钱就是那么好拿的吗?

  王杰城用力的咬了咬后槽牙,尽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

  省赛第2轮实战赛是在当天的下午举行,场地换到了竞赛楼三层专为省赛2轮设计的竞赛场地内。

  “天哥,我来了。”

  李天接通了电话,手机那头就传来了王杰城气喘吁吁的声音。“来了就赶紧给劳资滚到竞赛楼这儿来!”

  “天哥,你消消气啊,我现在就在竞赛楼门口站着呢,我又不是参赛选手又没买观众门票,我进不去啊!”

  “哼!没用的东西!在门口等着,我这就过去!”

  李天恶狠狠的说完,挂断了电话就往竞赛楼门口的位置走去。

  走出竞赛大楼,李天果然看见王杰城就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方。李天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

  “天哥!”

  王杰城的这声“天哥”才刚喊出来,就见对面的李天招呼也不打,话也不说,直接抬起一脚就踢了过来!

  王杰城的四灵修为本就在李天之下,更何况李天的这一脚带着无穷的怒气,根本就无法抵挡,王杰城直接就飞了出去。

  李天也不管现在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场合,他的大少爷脾气上来了没人能拦得住。李天朝着跌倒在地的王杰城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根本就不给王杰城任何喘息的机会,王杰城只能蜷缩在地上“咿咿呀呀”痛苦的乱叫着。

  打了足足有十几分钟的时间,李天也打累了,狠狠的踢了王杰城最后一脚,“让你骗劳资!劳资的一百万就这么跟着你打了水漂儿,我告诉你王杰城,这事儿还没完!”

  此刻躺在地上的王杰城脑袋已经被揍的和猪头差不多了,嘴唇也好似两根很粗的香肠,说话的声音也完全变了,瓮声瓮气,“天哥,我错了!我也是被人给骗了啊!都怪那个龙纹斗场的主持人胡英逸,他tm的骗我啊,我也是冤枉啊!”

  猪头猪脑的王杰城被李天踢的一身尘土,躺在地方委屈的申辩着,话语间仿佛还带着哭腔儿。

  “哼!少拿别人给我当挡箭牌,我把钱交给你,你却把事儿给我办砸了!你说该怎么办?要是想不出补救的办法,今天就给我留下一条腿再走!”

  李天语气虽然稍缓,但是怒气并未稍减半分。

  “天哥!我有办法!我有办法!”

  “嗯?说!快说!”

  李天还真没想到王杰城这么快就能想到什么办法,不过也说不准是王杰城被打怕了情急之下的胡乱说辞。不过不管怎么说,李天还是很好奇,要是王杰城说的办法不能令自己满意,一会儿他少不了再挨一顿揍!

  “天哥!天哥!有办法!我有办法!”

  王杰城可能真是被打怕了,嘴里一直在答应着。

  “你tm快说!”

  李天右手食指朝着躺在地上的王杰城一指,王杰城立刻浑身上下打了个哆嗦,“是,是。天哥!我有办法!”

  王杰城说着,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出来,“天哥!你看这是什么!?”

  李天低头仔细的看了看王杰城的手里拿着的棕色小瓶,但是由于瓶身颜色实在太深,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到底装了什么,“王杰城!你想涮劳资是不是?这瓶子颜色这么深,劳资能看的出里面是什么!?”

  面对李天的训斥王杰城反常的没有害怕,而是一脸诡异的吐出了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