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令狐的判决!-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九十七章 令狐的判决!

  报警?

  要不是顾忌对方的面子,王擎天真想一口唾沫淹死他!没事竟在那儿胡乱的揣测别人的意思,你要是真不懂,就安安静静的等别人把话说完好不啦?

  “报什么警!?”

  王擎天不耐烦的说道,“张宝宝同学取得了这么优异的成绩,我们做领导的应该高兴才是,明珠国后继有人!对不对?科教兴邦是明珠国的基本国策,令狐书记你不会不知道吧?”

  额……?

  令狐书记眨巴着自己的小眼睛,难道是自己想错了?这才几分钟,怎么剧情就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我也需要适应啊,令狐书记揉揉眼睛,真想哭啊。

  “王专员,你的意思是?这位同学真是张宝宝?”

  “确认无疑!”

  王专员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嘶!”

  现场有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尤其冯九发,面如死灰,看来这次是压错宝了!

  “哦!原来如此!”

  令狐书记若有所悟的“哦”了一声,而且声音还拖的特别长,以此来显示自己是真的懂了!

  “那,令狐书记,你看着处理吧!对于故意给别人身上泼脏水,故意扰乱省赛正常秩序的人,一定要严加处理!”

  王专员说话声音不高,但是威力不小。

  “好的!请王专员尽管放心!”

  令狐书记似乎是得了圣旨似的,一脸刚毅的转过了头看向众人,“冯九发身为带队教师,无端扰乱省赛考区秩序,故意诬陷考生,撤销其在河西省内担任的一切职务!并且河西省任何地方,永远不得再行录用!”

  什么!

  令狐书记此言一出,冯九发当即就跌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本来冯九发是想借助这个事情巴结李钢,以便在仕途升迁上更进一步。谁成想,现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一撸到底!混了大半辈子了,居然此刻被一撸到底!成了个废人?

  完了!全完了!

  “考生李天,故意扰乱省赛考区秩序,无端指责队友,随意捏造证据,情节严重!开除起其所在学校学籍!终生不得参加任何竞赛!”

  靠!

  李天也是一惊!

  他完全想不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快出现这么大的转折,刚才自己给众位领导解释的挺好的啊,没什么毛病啊?怎么突然自己就被处罚了呢?而且还这么重!

  不过李天到底是李天,虽然吃惊,但是并不慌乱,毕竟自己后台背景摆在那儿,事情还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不过,尽量还是不要闹到父亲那儿,说不准又得被父亲骂一通。虽说现在是在河西省省会云中市,但是父亲的根基深厚,先摆出来试一试再说。

  “你们不能这么处理!”

  李天高声叫道。周围的领导全都吃了一惊!他们还没有见过有人胆敢对令狐书记的处理不服的。心中都替李天捏了一把汗,年轻人,你是真不知道令狐书记是谁啊?你这句话叫出来,恐怕后果只会更严重!

  果不其然,令狐书记的脸马上就阴沉了下来,“怎么?难道你不服?”

  “我,我,我爸是李钢!”

  李天将心里已经准备好的话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至于管不管用,他心里也没底,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还是值得冒险一试的!

  “嗯?”

  周围的众位领导反应全都差不多,都是大吃一惊。令狐书记现在处理的事情和你爸是谁有什么关系?

  站在最前面的王专员首先就是一脑门子的疑问,李钢是谁?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啊?王专员毕竟从首都光明市而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河西省朔北地区李钢的名号,这很正常。

  但是王擎天毕竟在官场混了多年,城府极深,思维也极其敏捷,李钢这么说的用意,他心里一清二楚,李天无非是想借自己父亲的名声和地位给在场的领导施加压力。

  王专员厌恶的斜了满脸自信的李天一眼,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也不看看现场是什么情形?就算你父亲李钢在河西省势力滔天,但是自己作为首都光明市专程而来的四灵竞赛督查员,难道是来当摆设的!?

  这个李天真是蠢透顶了!

  李天甩了甩衣袖,并没有说话,而是高傲的站在了一旁。现在他就等着看在场的令狐书记准备怎么处理这个情况了。

  令狐书记一听到李天的这句话,当时也是气炸了。竟然赶在劳资的面前摆谱儿?不知道劳资是什么身份吗?

  但是,在听清楚了“李钢”的这个名字以后,令狐书记马上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朔北地区的李钢,首都来的王专员不知道,令狐书记还能不知道吗?

  那李钢就是自己的最大财团啊!自己能混到现在的职位,李钢也是出了不少力,而且以后还有不少地方要用到这个李钢,令狐书记脑门冒汗,真是到了两难的时候了。

  如果舍弃李钢,令狐书记自然可以轻松的处理的这件事情,无非给李天再加重几个罪名就行了,但是这样做,这么大的财团就没有了,确实可惜啊!

  但是如果现在保李天,王专员就站在旁边,自己还真就不好操作。

  令狐书记眼珠儿滴溜溜转了好几个圈儿,有了主意。

  现在恐怕还不到弃卒保车的时候,巴结王专员固然重要,但是钱更重要!况且王专员又是远道而来,强龙不压地头蛇,河西省这一亩三分地儿,还是自己说了算!

  “哼!”

  令狐书记重重的哼了一声,虽说要保李天,但是该作的戏还是要做足,否则就显得太明显了。

  “李天!我在和你说省赛的事情!你却扯什么你的父亲!这简直就是胡搅蛮缠!”

  令狐书记训斥的很严厉,周围众人看在眼里,都暗暗的竖起了大拇指。还是令狐书记公正啊!这李钢在河西省的知名不小,周围在场的领导里大多都听过这个名字的,可是令狐书记居然完全不为所动,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令狐书记的刚正不阿啊!

  站在一旁的张宝宝对李钢和令狐书记之间的关系一清二楚,之前樊立教授曾和自己提到过,但是看现在令狐书记的表现,这不像啊?难道是樊教授搞错了?

  “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