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冯九发的前途-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八十九章 冯九发的前途

  “冯队,张宝宝不是缺赛吗?他的成绩现在怎么又出现在了成绩板上啊?这里面有问题啊!”

  有问题?

  我看你丫才有问题呢!而且是脑子有问题!

  冯九发心中暗骂,突然发现以前自己设法想巴结的李氏家族,被自己这么狠骂居然是如此的痛快!如此的酣畅淋漓!虽然只是心中暗骂,但冯九发还是感受到了难以自抑的快感!真tm的爽啊!

  “李天!有什么问题?”

  明面儿上说话,冯九发还不敢和李天撕破脸皮,毕竟他背后的李钢可不是吃干饭的。自己的直接上司樊立就是被他们搞掉的,自己现在虽然用不上他们,但还是要小心谨慎。

  “嘶!”

  李天完全没有想到冯九发会是这种反应,“冯队,咱们来报到的时候张宝宝根本就不在,签到表上他的名字也是空着的,我当时特别留意。现在成绩面板上突然冒出一个张宝宝的成绩,我看八成是别人冒名顶替的吧?”

  李天和张宝宝的梁子已经结的很深了,只要张宝宝好,李天就觉得浑身难受。而且自己在朔北地区一直是恒星一样的存在,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现在张宝宝第2名,自己第7名,这不是生生的打脸吗?

  李天握紧了拳头,绝不能让张宝宝好过!就算是个假的张宝宝,也要彻底的把他给抹杀!

  李天的这些话,如果换在平时,冯九发肯定是大力赞同,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冯九发现在是省赛朔北地区代表队的领队教师啊,自己队里的学生得了好名次,自己回去以后是要有奖励的!

  而且,冯九发还准备凭借这份功绩在仕途上再升一级呢!他怎么可能会赞同李天?

  冯九发沉下了脸,“李天!你是脑子有毛病吗?张宝宝是你队友!他现在考出了这么好的成绩,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荣耀!你堂堂李家大少爷,天阳一中的学霸,怎么连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都不懂?脑子让驴踢了!?还假的?你这么有想象力怎么不去编书啊?”

  冯九发用力的一摆手,转过了身背对着李天。

  唉呀妈呀!刚才心里骂的太过瘾了,冯九天一时激动,居然嘴上没把好门儿,把心里的几句狠话都给撂出来了!

  冯九发背对着李天默默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冲动了,今天绝对是冲动了。但是以自己冯九发现在的身份,他李天一个学生,应该还不至于到他老爸跟前去告黑状吧?

  冯九发的这一套动作一气呵成,李天在旁边看的是目瞪口呆!

  骂自己有病?

  骂自己脑子让驴踢了?

  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朔北地区李钢,说出来吓死你们!你居然敢骂我?简直是活腻歪了!李天额头上的青筋开始“突突”的暴了起来。

  “冯九发!你个老东西!你是不想混了是吗?”

  李天一脸怒气,理智此刻在他的头脑里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

  冯九发背着身子,一听这话,气的胡子都快翘起来了,“老东西?”“不想混了?”自己好歹也是一个领导,堂堂朔北地区代表队的带队教师!何曾受过这份气?

  就算以前樊立是自己直接领导的时候,他都不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你!你!……”

  冯九发气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李天!你,你不要太猖狂!”

  说完这话,冯九发用力的摆了摆手,转到一旁。

  看的出来,冯九发虽然生气,但并不准备和朔北地区的豪门李家结上梁子,冯九发好歹也是50来岁的人了,人生阅历也足够丰富,他知道如果自己再把盛怒之下的李天狠狠的骂一顿,自己虽然可以解气,但是带来的后果会让自己的处境非常难堪。

  利益第一、升迁第一的冯九发绝不会这么做,他绝不会一时冲动让自己陷得太过被动。

  李天其实也是情急之下的一时盛怒,冯九发给了个台阶,自己也冷静了一下,片刻后就恢复了理智。

  “冯队!我刚才太过冲动了。您别介意。”李天的话像是在道歉,但是态度依然高傲,显得十分的敷衍。

  别介意?

  你爹要不是李天,你看我介不介意!

  冯九发并没有答话,轻轻的摆了摆了手,算是回应了。

  “冯队。”

  李天眼珠滴溜溜的转了几圈,已经想好了自己的对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升官吗?这么简单的事儿,你早说呀,我和我爸一句话,天阳市的职位随便你挑!”

  这!

  “扑通”

  冯九发真的觉得自己心动了。这李天的眼力劲儿就是毒,一下就找到了冯九发的死穴,这个吸引力让冯九发难以拒绝。

  凭张宝宝的省赛成绩回去邀功,自己自然也晋升有望,但是还免不了冯九发要再动用一下自己的各种人际关系,而且最终能不能成功,说实话冯九发的心中并不是十分有底。

  但是,如果李钢肯替自己出头帮忙的话,那就肯定没有问题了,别说省赛取了好成绩,恐怕就是省赛考的一团糟,李钢也有办法让自己顺顺利利的晋升自己想要的职位!

  孰优孰劣,冯九发自然看的清楚。只是李天并不能完全代表他爹李钢啊,关于这一点儿,冯九发还是颇有担心的。

  “李天,你说的是真的?”冯九发的语气明显柔和了起来。

  “冯队,那是自然。”

  李天一看,冯九发十分上套儿,很配合的样子,当下也就放下心来了,“冯队!您放心,凭我父亲在朔北地区的影响力,您这个小忙在他那儿,不算什么!”

  “这……”

  李天一看冯九发还有似乎还有顾虑,接着说道,“冯队,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啊?”

  “呵呵”

  冯九发笑的尴尬,“李天啊!你父亲的实力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我升迁这个事儿,恐怕得你父亲说了才算啊,你?毕竟不是你父亲,呵呵……”

  嗯?

  李天一听,明白了,冯九发是怕自己坑他!他还真tm的聪明,也真是够小心的。李天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可看现在这个样子,似乎该给他下点儿猛料了!

  “冯队,你可知道令狐书记?”

  李天开口问道。实际上他并不知道什么令狐书记,只是上次找父亲解决自己实名举报作弊受处分那件事儿的时候,听到父亲打电话提起过这么一个名字,而且看父亲的语气和神态,对对方都是十分的恭敬,想必这个人的权力,一定很大!

  “什么!你说什么!?”

  冯九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天一个富二代不懂得官场里的人物不算什么,可冯九发混迹官场几十年,对河西省的大小官员都是有所耳闻的。

  “冯队,我说,您知道令狐书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