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这里面有问题-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八十八章 这里面有问题

  令狐万华笑道,“王专员,省赛1轮的这个第一名高猛啊,他是我的外甥!他在河西省那就不用说了,肯定是第一!就是,到了国赛的现场,是不是可以和令千金结识结识啊?呵呵。”

  令狐万华笑的献媚,饶了一个大圈子,原来是给自己的外甥制造机会!如果能和眼前的这位王专员结上点儿亲,那自己的仕途肯定会平步青云,一帆风顺的。

  但是,这也太*裸了吧?他外甥现在只不过是个高中生,现在就担心结婚生孩子,是不是太早了点儿?

  但是令狐万华有自己的打算,自己能结识首都高级官员的机会不多,他自己知道,要是等到自己侄子到了适合结婚的年龄,只怕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再说,侄子,不过也就是自己手上的一枚棋子,和谁结婚都问题不大,关键是怎么给自己创造最大的价值。

  令狐万华精明,但是王专员也不是傻子,对方打的什么主意他能不知道吗?官员想通过各种途径获得升迁,这个他当然理解,但是像令狐万华这样*裸没有底线的,还是引起他的极度反感。

  “令狐书记,这比赛还没有结束,你怎么就能保证令侄一定是第一呢?呵呵。”

  王专员说的云淡风轻,实则话里的分量重的很。

  “哎呀,王专员啊!我自己的侄子我还是知道的,他的实力,别说云中市,整个河西省都没有敌手的!这个您尽管放心。”令狐万华拍着胸脯说道。

  “哦?我看这个第二名张宝宝和第一名高猛的差距并不大啊!第二名的张宝宝分数也在360分以上,照你刚才的分析,他们的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啊!”

  “哦?”

  令狐万华刚才抬眼看了自己外甥的名次和分数,对余下的根本就没有上心。现在听王专员这么一说,这才不由得抬头仔细审视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令狐万华直接倒吸一口凉气,“这,这……,不可能啊?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学生啊!”

  令狐万华挠着头,怎么也想不出这个张宝宝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这362分又是怎么回事?

  五方市?

  朔北地区?

  前几天朔北地区的李钢才找自己办过事儿,就是和“逍遥杯”四灵竞赛有关的。现在省赛又冒出一个张宝宝?考了逆天的362分?也是朔北地区。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令狐万华托着腮帮子,拧着眉头思索着,眼下的情况确实让自己有点儿抓狂了。但他要是知道张宝宝的362分,是在一个半小时内得到的分数的话,估计他直接就疯掉了!

  令狐万华侧过身,缓缓的走下了主席台,现在他必须给朔北地区的李钢打个电话,看看这其中到底有没有什么关联?即便没有关联,至少也能打听清楚这个张宝宝到底是谁?

  电话刚拨出去就接通了,电话那头是李钢恭恭敬敬的声音。二人通话时间并不算长,连3分钟都不到,但是令狐万华就已经知道这个张宝宝的底了。他咬着门牙又走了回去……

  同一时间,看台上的豪门望族和大企业家们也在纷纷的议论着今年的这些英才。不过,他们并不会在此刻立即采取实际行动,毕竟还有第2轮的实战赛。

  但是只要第2轮实战赛竞赛结束,他们马上就会向自己心仪的参赛选手抛出橄榄枝!

  而在带队教师休息位置上坐着的冯九发,则是一脸的懵逼和兴奋!

  懵逼的是,他本以为张宝宝一定会缺赛的,自己和李天、王雪亮两名队员在火车站附近的约定地点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还多!可对方偏偏就没有来。火车站本来就建在郊外,那冷风嗖嗖的,都快把自己给吹傻了。

  最后是李天一直抱怨着,这几个人才悻悻的离去。不过走的时候,三个人动作基本上都快成木乃伊了,郊外冷风中吹了一个多小时啊!谁吹谁知道。

  可现在看着中央大屏幕上显示出的成绩,张宝宝第二名,362分!这是何其牛逼的分数?这是何其牛逼的名次?

  李天的第7名基本上就不用想了,第2轮实战赛肯定会被淘汰的。不过,能进入省赛第2轮,这本身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挤不进国赛,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因为这个而感觉到耻辱的。

  本来冯九发也做好了“推光头”的打算,每年的“逍遥杯”四灵竞赛,朔北地区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级别的表现。

  但是现在不同了!

  张宝宝省赛第1轮第二名啊!2轮实战赛胜出的概率是很大的,毕竟张宝宝的对战实力冯九发是亲眼见过的。

  如果自己带队的朔北地区代表队有人能进入国赛?那自己的升迁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吗?

  冯九发想到这儿,突然感觉到非常兴奋!自己苦苦熬了多少年,今天终于是熬到头了,回去以后只要把这个成绩一上报,想不升官都难!

  “呵呵呵……”

  冯九发想着,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这笑声在旁人耳朵里听起来是那样的鬼魅、那样的恐怖,不少人歪着脑袋看着这个像是在发神经的人。看着年纪50来岁,一身西装穿的笔直,好像是个有点儿身份的人,怎么就那么不沉稳呢?

  冯九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哪里知道周围的人一直在看他,就像看个怪物似的。不过就算冯九发知道,估计也不会在意的,毕竟,心中的喜悦已经完全把自己占满了。

  “冯领队!”

  一声冷喝,直接把冯九发从那个快乐的世界中给拉了回来。

  “谁!?”

  冯九发显得有些不高兴,但转头一看来人是李天,自己也怕得罪李钢,所以冯九发并没有发作。

  “哦,李天啊。”

  冯九发说的云淡风轻,完全没有了拍马屁时的那种低三下四。现在自己有张宝宝的这份功绩在手,升迁只怕已成定数,这会儿?孙子才会巴结你李天呢!

  李天也是个聪明伶俐的人,马上就察觉出了这方态度的转变,以前冯九发对自己说话客气着呢,现在居然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