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王专员驾到!-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八十五章 王专员驾到!

  康主任已经完全听不进张宝宝的说话了,直接将四五名保安人员喊了过来,要将张宝宝赶出竞赛大楼!

  靠!

  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就在这时,从竞赛大楼的门口走进四五个人。

  “怎么回事?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说话间几个人就走到了省赛的入场口位置,其中一名男子,年龄约莫50岁上下,开口就训斥道。

  刚才还一直嚣张跋扈的康主任,一看来人,马上弯着腰、低着头,小碎步的挪了过来,一脸献媚,柔声的说道,“哎呦,令狐书记!没想到您亲自过来了!我是教育局高中部的郭摇,今天能见到令狐书记真是三生有幸!令狐书记,您先坐!”

  说着,康摇康主任就从报到处旁边拖过来了一把椅子。

  50来岁的令狐书记并没有坐,而是狠狠地瞪了康摇一眼。这一眼瞪的,康摇立马就毛了,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合适了。

  郭摇一脸纳闷,怎么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去了?

  自己摸爬滚打三十多年,就是靠着拍得一手好马屁的功夫,才勉强混到了云中市教育局高中部主任的位置,回想这三十多年的艰辛马屁路,真心不容易啊!可是按理说,这马屁应该是越拍越精、越拍越熟,自己也一直是颇有自信,可今天,怎么就……

  康摇想想,也觉得挺生气的,明明自己操作无误,是对方不按常理出牌啊!

  但是官高一级压死人,何况对面站着的是令狐书记!他可是河西省省委副书记令狐万华啊!那比自己高的不是一个等级,而是很多很多的等级。所以面对对方的鄙夷,康摇只能舔着笑脸忍着!

  “你叫康,康摇是吧?”

  令狐书记仍是一脸的不悦,说出话来的口气也是冲的很,完全不给对方留面子,“我令狐万华平生最痛恨你们这种溜须拍马之人,不在正经业务上下功夫,心思全都花在这些花花肠子上了,这成何体统!”

  “是,是……”

  康摇赶紧低着个脑袋,唯唯诺诺的称“是”,脑门上出了一头的汗,心中也开始胆战心惊起来。平时听说令狐书记挺好说话的,怎么自己今天遇上就和吃了枪药一样?

  就在康摇惶恐,满心疑惑的时候,令狐书记狠狠地白了康摇一眼,不再理会他,而是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一名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说道:“王专员,您看这,真是不好意思啊,您第一次来视察,就闹出这么个笑话儿。哎呀,这全都是我的疏忽啊。不过您是‘将军额上能跑马,宰相肚里能撑船’,绝对不会和我一般见识的,呵呵呵……”

  看着令狐书记和中年男子说话的神态,众人都觉得,怎么这么面熟呢?

  略低着头,微弯着腰,脸上舔着一张大笑脸,唯唯诺诺,这……

  这tm和刚才康摇的神态几乎完全相同啊!亏的令狐书记刚刚训斥完如此做派的康摇,结果自己就……

  康摇,张宝宝,还有旁边的两名年轻女子,头上都是三条浓浓的黑线啊,尴尬啊。

  张宝宝轻声叹了口气,不由的感叹,人生真是个大学堂,这好多门门道道自己是完全不懂,万物理论知识里可从来不讲这个的。可是要让自己去学,还真学不来。这可能就是骨子里的东西,有时候想改也改不了。

  中年男子微微摆了摆手,一派风轻云淡之色,“无妨,无妨。”

  喝!真是好气派!

  虽然还不知道这名中年男子是谁,但是一看人家的这个气质,就知道此人肯定不俗。再看令狐书记的表现,猜也猜的出来,此人来头肯定不小!

  但是最有特色的却是中年男子的衣着,从上到下一身白袍,而且在白袍的边沿还绣有蓝色水纹图样!

  咦?

  张宝宝揉了揉双眼,这水纹样式怎么这么眼熟?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一样。而且这么精致的蓝色水纹刺绣,不是寻常的裁缝店能够缝制的。

  就在张宝宝思索出神的时候,中年男子就看向了这边,“令狐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令狐书记听到中年男子的质问,立刻转过了身,厉声喝道,“郭摇!这儿到底是怎么回事?马上给王专员解释清楚!”

  康摇连连点头,虽然不知道中年男子是谁,但是瞎子都看的出,这人的官职绝对比令狐书记还大的多,要是能在此人面前表现好的话,指不定以后就能攀个高枝,那职位提升还不跟玩儿似的轻而易举了啊。

  “王专员!”

  康摇耍本事的时候来了,他精神一个抖擞,马上小碎步挪到了中年男子面前,脸庞上笑靥如花,简直快把旁边的两个嫩油油的小姑娘给比下去了。不过,这都是他平时惯用的招数,使出来并不费劲,驾轻就熟。

  康摇柔声细气的说道,生怕把眼前的中年男子给吹跑了,“王专员,是这样的。根据‘逍遥杯’四灵竞赛省赛的要求,9点钟以后任何参赛选手都不准再进入赛区。可这个人!”

  说道这儿的时候,康摇把脸转向了张宝宝,怒目圆睁,口气也变得十分严厉,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可这个人!却胡乱冲击赛区考场,省赛考场何等的神圣!我康摇岂能让这种小人得逞!哼!我正要叫保安把他给赶出去,却不料惊动王专员您和令狐书记!”

  康摇缓了缓激动的情绪,咽了一下口中的唾沫星子,突然又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说道,“哎!这都是我工作的疏忽,都怪我工作太认真了!一工作起来就是完全忘我的投入,根本察觉不到周围的环境了。哎,还请王专员原谅我对工作的热爱和过度的专注!”

  “……”

  张宝宝在旁边看着,真的像是一块儿大石堵在了心口上。

  这康摇也太能演了吧?说我张宝宝硬闯赛区考场?自己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向对方解释啊,是康摇一直在训斥自己啊,这怎么就扯上硬闯赛区考场这么大的罪名了?

  冤啊!

  令狐万华听了康摇的“解释”,心中也颇感惊讶。靠!这小子居然这么能装逼?话里话外一直在给自己脸上贴金。让你解释情况,你居然都能扯到自己对工作是如何的认真负责和痴迷上?

  但是看看王专员的脸色,仿佛还比较受用。这可糟了,要是让你康摇再表现下去,怕是过两天都能把老子的位置给挤了!副书记你来当好了?

  “混账!”

  令狐书记当机立断,训斥道,“让你给王专员解释情况,你简洁明了的解释清楚情况即可,说那么多废话,这不是耽误王专员的时间吗?王专员专程从首都光明市赶过来的,刚到云中市就不辞辛苦的前来视察‘逍遥杯’省赛的情况!王专员这是何等高贵的精神!这是何等高尚的品格!需要我辈我多多学习才是啊!哪像你?连话都说不清楚!下去!”

  额……

  康摇本来很满意自己的这番“解释”,正满心欢喜的等着王专员夸奖两句的,却突然被令狐书记这么一顿训斥,满心郁闷啊。

  自己没得罪令狐书记吧?这,这简直就是无妄之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