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梦想的泡沫-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八十章 梦想的泡沫

  “你奶奶的手术治疗费用,市政府批了。”

  此言一出,躺在病床上的张宝宝只觉得一阵天崩地裂般的震惊!!!

  奶奶的手术费批了,什么意思?

  难道说,奶奶的手术可以不用花钱治疗了吗?市政府为什么会批这样一份文件?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到底的高三学生,怎么想都和市政府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嘶!

  难道张永旭主任所说的“自己还有事情”,指的就是这件事情吗!?

  昨天早上还以为来看望自己的几个领导都已经为力了,怎么?现在怎么?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宝宝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阵眩晕,昏天黑地。

  是自己钻牛角尖了!

  是自己考虑问题太浅薄了!

  看着小胖从张永旭主任手中拿过的文件,张宝宝甚至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文件上市政府那猩红的印章,就像是一张小丑的脸在无情的、疯狂的嘲讽着自己。

  张宝宝的眼角淌下了一行滚烫的热泪,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永远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身旁的小胖,学校的张永旭主任,田有文校长,老班康吉,教育局的许文硕老师,顾永丰局长,市政府的余成叔叔,他的妻子王宛容阿姨,还有小光头余龙,甚至还有校友郭子雅、李春首……。

  有这么多人站在自己身旁支持自己,有什么困难是没办法解决的呢?

  就连奶奶的手术费——200万元的巨款,他们都拼尽全力的帮自己解决了。可自己能为他们做的又有什么呢?难道就是一副被人打瘫的身躯吗?

  呵!这真是一种无情的讽刺。

  想想当初自己的失落,想想当初自己的无知和一意孤行,去龙纹格斗场赌命,现在换回来的又有什么?除了一身的残废,什么都没有。

  不一会儿,张永旭主任走到病床前,看着一脸苦相的张宝宝,“你在这里先好好休养,张宝宝,你奶奶的手术你不用操心,我这几天就和医院的医生沟通,争褥进行手术。有什么事,我会马上过来通知你的。”

  看着一脸失落的张永旭,张宝宝竟无言以对。

  张永旭主任东奔西跑、求爷爷告奶奶的为自己争取了这个免费手术的机会,就算各个相关部门的领导都愿意支持,那也肯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然耗费大量的心血和精力。

  张永旭主任这么拼,本意是想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让自己安心去应对“逍遥杯”四灵竞赛省赛的事儿。

  可自己现在却……

  哎!

  只恨自己太年轻,太无知。

  张永旭主任说完,转身就离开了。走到门口时,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张宝宝想说些什么话,但终究只是摆了摆手,没有做声的离开了。

  “小胖”

  经过一夜的紧急治疗和休息,张宝宝现在开口说话虽然非常费力,但是已经勉强有了些声音。

  “嗯?我在这儿呢。”

  身旁的小胖不知道此刻的张宝宝到底在想些什么,但是听到张宝宝在叫自己,马上就坐到了病床前的一个小板凳上,脸色很认真的看着病床上像条死狗一样的自己的至交好友。

  “今天,几号了?”

  嗯?

  小胖一愣,他本以为张宝宝费这么大的力气和自己说话,肯定会说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至少不会是闲聊扯淡,但是对方居然问自己今天几号?难不成是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你是问我今天几号吗?”

  张宝宝费力的点了点头,看的出来,他每动一下都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

  “哦。”

  小胖赶忙从口袋中掏出手机,“今天是,26号了。”

  26号了,张宝宝在脑中盘算着,距离下个月1号省赛开赛的日子,还有5天的时间!可是,这5天时间又有什么意义呢?

  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逍遥杯”四灵竞赛已经和自己再也没有一点儿关系了!四根学院,也和自己不可能再有一点儿关系了!自己现在却还在想着这些,真是可笑!

  哎。

  有时候,梦想就像是泡沫,在天上飞的足够高的时候,总有一刻会破灭!

  …………………………

  张宝宝就这样在病床上痛苦的躺了五天,浑浑噩噩的五天!

  每天小胖都会顺着自己的嘴边儿给自己喂一些很稀的米汤,必须是很稀的,但凡稠一点儿,就会卡在自己的喉咙处,根本就下不去。

  晚上,自己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的时候,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甚至有好几次,张宝宝真恨不得立马站起身来找一把刀子,割断自己的咽喉,了此痛苦、悔恨的一生。

  只可惜,自己现在就连自杀都做不到!

  胡思乱想中张宝宝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迷迷糊糊之间似乎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这都几点了?

  就算是医院,病人在这个点儿也几乎都睡觉了,怎么会有脚步声响起呢?难不成是小偷吗?

  小偷?来偷什么呢?这里是医院,自己也已经算是个植物人了,恐怕没有什么可以让小偷偷走的东西了。如果有,那就只剩自己这一条残破的命了,如果对方感兴趣,张宝宝倒是很愿意拱手送人。

  “吱呀”!

  一声“吱呀”一响,病房的门打开了。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是谁?

  这个点儿小胖早就已经回家睡觉去了,张永旭或者许文硕等人不会在这个点儿来看自己的,究竟是谁?

  难不成真是小偷?

  可,怎么可能!如果相信是小偷,倒不如相信是上一世地球的黑白无常前来索命更靠谱一些!

  “噔!”

  一声脆响,屋里的等突然亮了!

  刺眼的灯光直射眼眸,张宝宝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等到稍微适应了一些光线以后,张宝宝才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奶奶!”

  一看之下,张宝宝一声惊呼,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宝儿,你,唉!”

  果真是奶奶!

  奶奶在张宝宝的病床前坐了下来,老泪纵横、泪流满面。

  “奶奶,你的旧伤!你的手术?”

  张宝宝思维极其混乱,明明有很多话想说,有很多话想问,可偏偏到了嘴边却变的乱七八糟,根本无法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奶奶握着张宝宝的手,虽然这只手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