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人生没有一帆风顺-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七十九章 人生没有一帆风顺

  最后来龙纹接走张宝宝的,是小胖。

  当初龙纹斗场填写文件资料的时候,张宝宝随手在应急联系人的位置填下上了小胖的电话号码。现在想想,当初真是明智啊。如果什么都不填,今天张宝宝的下场恐怕就是被龙纹的保安随意的抬到偏僻的街道上,像丢垃圾一样丢出去罢了。

  “小胖,谢谢啊。”

  张宝宝眼睛肿的只能眯起一道缝儿来看人了,嘴唇也干裂的厉害,牟足了全身的劲儿才含含糊糊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可即便如此,他的声音其实也只有苍蝇的“嗡嗡声”那么点儿大,把他驮在背上的小胖根本就听不见。

  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小胖,现在一言不发,真心说不出话来啊。看着张宝宝全身都淌满了血,惨不忍睹!小胖根本无法想象张宝宝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原本以为张宝宝就是去参加“逍遥杯”四灵竞赛去了,而且张宝宝获得区赛冠军的事情也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小胖本来还牛逼哄哄的到处找人臭屁,“嘿!你知道吗?这次‘逍遥杯’区赛的冠军,是我的铁哥们!”

  周围人随即向小胖投来羡慕的目光,甚至还有想巴结小胖的。可谁能想到,龙纹格斗场的一个电话打来,见到的张宝宝居然是这幅惨不忍睹的模样!

  “你再坚持一下,医院马上就到!”

  小胖的声音有些哽咽,他都不知道背上的张宝宝到底还能不能听见他的说话。又或许,他只是说给自己听的。

  “张宝宝啊,你说你没事瞎逞什么能?放着好好的四灵竞赛不去参加,跑这儿来参加什么私斗啊?”

  走了几步,小胖似乎听不到张宝宝的呼吸了,小胖一惊,脚下加快了脚步,“张宝宝,你给劳资坚持住啊!你还欠劳资一顿饭呢?你听见了没有!”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张宝宝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了。周围洁白的墙壁,整齐的窗帘,还有拄着手臂正在打瞌睡的小胖!

  “小胖!”

  病床旁边的小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迷迷糊糊中看到醒过来的张宝宝,激动的马上就蹦了起来,“嘿!你醒啦!哈哈,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的!呵呵,害我白紧张了一个晚上……”

  死?

  小胖什么意思?听他的这话,自己恐怕是已经在鬼门关前面走了一遭了。

  “小胖,是你把我送来这儿的?”

  “嗯。”

  小胖重重的点了点头,“不过,你的伤实在是太重了,昨天差点儿就死在这儿了,你知道吗?”

  “我哪儿那么容易,挂啊?太小瞧我了吧,小胖。呵呵。”

  张宝宝刚能睁眼,就又开始耍贫嘴了。环顾了一下四周,张宝宝用力想要坐起来。

  “……!”

  如论张宝宝如何用力,自己的身体就是一动不动,仿佛这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了,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这,我怎么……”

  话还没问出口,张宝宝就反应了过来。昨天,黑暗的一天,永生难忘的一天!自己的四肢已经全部被人挑断了经脉,自己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了!

  这!

  老天爷啊!你tm有种就杀了我!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奶奶的还在住院,做手术的费用一分钱都没有赚到,结果现在连自己也搭进去了,张宝宝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废人!

  可tm不就是吗!?

  清醒的时刻总是痛苦的,还不如就让自己一直昏迷,甚至死了算了!自己现在这算什么?活着的植物人吗?

  张宝宝的脸扭曲着,浑身上下,也就脸上的肌肉还受自己大脑的控制。

  “我已经给学校张永旭主任打过电话了,他说他手边还有一件事情,忙完了马上就过来!”

  小胖看的出张宝宝的痛苦,几乎都明明白白的全写在脸上了,傻子都看的懂。小胖赶紧转移话题,尽量让张宝宝少想一些昨天的事儿。

  “张主任,说他还有事?……”

  张宝宝心忽然沉了一下,也许遭逢巨变的人总是容易胡思乱想吧,小胖刚才说张主任还有事?忙完了才来?

  既然小胖已经给张永旭主任打过电话了,那么自己受伤,四肢残废的事儿小胖肯定说了。但即便如此,张主任并没有马上赶来,而是却说自己还有事儿?要忙完了才能过来?

  是张主任的推辞吗?又或者张主任是真的有事?什么事情比已经自己的残废更重要!?

  患难见真情!这话真tm一点儿不假!

  看来是自己看错张主任了,以前张宝宝总觉得张永旭主任就是自己的知遇恩人,是第一个赏识自己的人,第一个认可自己的人,是除了奶奶以外最关心自己的人。

  可现在看来,这些全都是tm自己的一厢情愿!是自己太傻了!

  “嗯。”

  小胖重重的点了点头,“张主任是这样说的。”

  正说话间,门就被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紧张的冲了进来。

  二人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张永旭主任!

  这……,难道自己又猜错了?张宝宝看着眼前这个雄伟的男人,很想看清他的脑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张宝宝!你……,”

  看着病床上如一摊烂泥的张宝宝,张永旭转头向小胖问道,“石亮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小胖唯唯诺诺的将昨天晚上龙纹斗场给自己打电话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张宝宝!你怎么能去那种赌命烂斗的地方去呢!?”

  张永旭转头看向病床上的张宝宝,又怜又恨的说道。

  但是还没等张宝宝开口回答,随即就意识到了,“难道,你是去那儿赚赌金给你奶奶筹手术费?”

  张宝宝躺在病床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哎!”

  张永旭主任恨恨的将一张纸重重的拍在了医院纯白的墙壁上,“都怪我!还是我晚了一步啊!这事儿都怪我啊!我怎么就不能再快点儿呢?我……”

  看着悔恨交加不断锤墙的张永旭主任,张宝宝完全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去龙纹私斗,和张主任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小胖更是完全懵逼,“张主任?额……,张宝宝,你奶奶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

  一阵沉默。

  狭小的医院病房内突然出奇的安静了起来……

  “张宝宝。”

  张主任略微回复了一下悔恨交加的复杂心情,当先开口打破了病房的宁静,“你奶奶的手术费,市政府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