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再入龙纹斗场?-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七十三章 再入龙纹斗场?

  “现在还不到认输的时候!”

  张宝宝握紧右拳,狠狠的锤在了自己的左胸膛上!

  “我张宝宝没有那么轻易的被打倒!200万是吗?我能做到!”

  虽然这话说的一点儿底气都没有,但是至少张宝宝的信心重新燃烧了起来。张宝宝望着病房内的奶奶,像是承诺似的说道,“奶奶,你等着我。我会赚到钱回来给您做手术的!”

  说完,张宝宝转身离开了医院。

  ……

  “师傅,您这儿招工吗?”

  “不招不招!出去!别挡着我做生意!”

  记不清这是今天第几次被赶出来了,一天都快结束了,没有一个地方愿意招聘张宝宝的。毕竟是个孩子,一脸稚气,没有哪个老板愿意发钱雇一个干不了活儿的少年。

  信步走到了明珠国农商银行的自助取款机那儿,张宝宝把自己的农行卡插了进去,一番操作以后,屏幕上显示出余额:3291800元。

  以前张宝宝一直觉得这三万多块钱是一笔巨款,本想攒着帮奶奶买些东西。可是现在,手术费需要200万!这t还差197万!就算是今天找到了打工的地方,这197万自己一辈子都赚不到啊!

  次奥。一股懊恼涌上心头!

  张宝宝收好了银行卡蹲在了路边的马路牙子上。正在无所事事的看着路上的人来人往时,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张宝宝掏出手机一看,来电的竟是张永旭张主任!

  这……

  接不接?

  如果是换了其他人打来的电话,张宝宝肯定想都不会多想的挂掉,现在自己根本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也觉得除了手术,其他的一切全都无球所谓!

  但是张永旭主任是第一个认可自己的人!

  第一个认可自己的老师!

  对于当初卑微的像粒尘埃一样的自己,张永旭主任的认可鼓舞了张宝宝的自信,也让张宝宝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认可时的那种骄傲,和自豪。

  “喂。张主任!”

  犹豫了许久,张宝宝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不要叫我张主任,显得多生分呐。叫我张老师!”

  电话那头传来一股严厉厚重而又尽显关爱的声音。

  “是。张老师。您找我什么事儿啊?”

  “哦。”

  张永旭语气马上变的温柔起来,不过张主任是个典型的汉子,即便是温柔的说话依旧声音如雷,“是这样,今天见到李春首、郭子雅啦,知道你为校争光夺得了区赛头名,我特别高兴。不止是我啊,田校长都快乐疯了,我都没见他那么高兴过!我说你赶紧来学校一趟,田校长一直嚷嚷着要见你,你赶紧的……”

  “张老师。”

  张宝宝试图打断张永旭的说话,插了好几次话对方才缓缓的停下来,张宝宝接着说道,“张老师,我家里,有点事情,我,我过不去!省赛我也不想参加了!”

  张宝宝的声音越说越低,他知道这样说手机那头的张永旭主任一定十分伤心,但是,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他不想对张永旭有任何隐瞒。

  “什么!?”

  张永旭果然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

  想必换了谁都会是这种反应吧,区赛头名,哪怕省赛,张宝宝都很有机会,这可是多少中学生梦寐以求的。甚至做梦都梦不到的!别人为了这个荣誉争的头破血流,惜之如命!可张宝宝现在居然要放弃?

  张永旭只觉得一道晴天霹雳击中了自己,脑袋一阵眩晕。

  “到底怎么回事?你家里到底出什么事儿了?你有什么事儿和我说,我会帮你的,你要相信……,喂!喂!”

  张永旭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头就已经挂断了。

  张宝宝实在听不下去了,不是张永旭主任说的不好,说的不对,而是张宝宝害怕自己再听下去真的会动摇。

  为了奶奶,他没有退路。

  挂断电话以后,张宝宝并没有起身离开,而是随意的翻起了手机,现在自己到哪儿都一样,还不如就原地待在这儿。

  手机通讯录拨拉了一圈儿,最后张宝宝的目光停在了胡英逸的号码上!

  龙纹国际竞技场!

  自己的三万多块钱就是从那儿赚到的!

  突然,张宝宝的神情开始激动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希望。如果自己能够在龙纹斗场打的好,那么也许,打够一百场比赛就可能会赚到200万吧?

  张宝宝握紧了拳头,他现在已经为了钱急红了眼,丝毫不考虑自己随时可能在100场挑战中的任何一场被对方杀死!

  但是,张宝宝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人如果有了一个确切的目标,就会发疯!

  这句话张宝宝本来不信,但现在他信了。因为此刻,他就是那个疯子!

  张宝宝“嗖”的一声站起身来,把从他旁边路过的几个行人都吓了一跳。张宝宝拍了拍屁股上坐的土,迈开步子就朝五方市龙纹国际斗场的方向去了。

  时间不长,张宝宝就踏进了斗场的大门。里面依旧是一片熙熙攘攘、吵吵闹闹。张宝宝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还是挺身走了进去。

  这时,场地内正有一场对决正在进行,铁笼内两名斗士你来我往,下的全都是死手,台下的看客们依旧是疯狂的嚎叫着、呐喊着,期待着一会儿铁笼内会飞溅出火热的血液!

  胡英逸正在看台的一角,张宝宝刚一进门他就发现了。看着张宝宝东张西望的样子,胡英逸知道,这不是来看热闹的,是来找自己的。

  瞅了个空隙,胡英逸就走了过去。

  “张宝宝!老朋友啊,好久不见了!”

  胡英逸依旧是一派八面玲珑的精明模样儿。

  “我是来找你的!”张宝宝直入主题,他现在可没心情和对方墨迹。

  “我知道!说吧,什么事儿?”

  胡英逸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铁笼内的动静,只要有一个人死去或者倒下,他就要赶紧上台了。

  “我想对决!”

  张宝宝目标明确,说话也干净利落。

  “想对决?嗯,我现在没空,你要是想打,就在那边儿等我,今天的比赛结束了我会过去找你的。要是不想等?大门在那边,随便你。”

  撂下这句话,胡英逸就闪身走到了铁笼旁边,貌似这场对决快结束了。

  想等就等,不想等随便?

  这完全不在张宝宝的预料之中。当初胡英逸为了让自己打一场比赛,还在自己考试的路上伏击过自己,在校门口找过自己,怎么现在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了,对方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