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噩梦来袭-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七十章 噩梦来袭

  “李天的父亲,就有这么的权利!?他凭什么?您可是天阳学院的高级教授,省级科研专家,还享受着国家特殊津贴!您……”

  樊教授摆摆手,示意张宝宝不要再说下去。闪舞小说网35

  二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樊教授重又开口了。

  “是令狐书记。”

  “什么?”

  张宝宝完全听不懂这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

  “令狐书记?”许文硕皱起眉头,思索了片刻说道,“难道是省委副书记令狐万华?”

  樊教授点了点头。

  “嘶!这……”

  五方市代表队的四个人全都惊讶的呆在原地。这天阳市的水,太深!

  李钢细究起来本不过是天阳市的一名珠宝商人,因为种种关系才混上了朔北地区一些联合组织的虚名,并没有什么实权。可谁能想到他在省里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后台!也难怪他在朔北地区混的风生水起,几乎没人敢得罪他。

  因此,说李钢是朔北地区的第一豪门,一点儿也不过分。

  而樊教授本来也只是秉公办事,没有任何逾矩,没有任何徇私枉法,甚至没有任何一丁点儿失误,但只因为受罚的人是朔北李钢的儿子,就被无缘无故的卸任了,甚至连卸任以前的裁决都不算数!

  这怎么能不让人痛心疾首?这天下还有没有公理!?

  张宝宝握紧了拳头,紧咬着钢牙。35

  樊教授看着五方市代表队四个人脸上全都是愁云密布,突然自嘲的一笑,“哈哈,我今天是来给你们送行的,怎么反倒让你们伤感起来了,罪过罪过。各位,时间不早了,快上车吧!”

  樊教授抖了抖精神,尽力的调节着现场的气氛。

  五方市代表队的四个人当然明白樊教授的用意,再这么聊下去也只会徒增伤感,对现实却一点儿改变都没有。张宝宝过几天还要参加省赛,心情要是调节不好那反倒得不偿失了。

  许文硕、郭子雅和李春首跟樊教授道了别,拍拍张宝宝的肩膀先到火车上去了。

  张宝宝心情复杂,既愤怒又懊悔,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事儿,樊教授又怎么会惹上这样的麻烦呢?

  二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是一阵沉默……

  忽的,车站广播的声音响了起来,提示还未上车的旅客尽快上车,列车门马上就要关闭了。

  樊教授摆摆手,“小兄弟,时间到了。快走吧。老哥祝你一帆风顺,前程似锦!”

  张宝宝挥了挥手算是道别,眼睛里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泪花儿。张宝宝没有再说话,他只怕自己一开口,感情就会绷不住,眼泪会像卸闸的洪水似得奔涌而出。

  …………

  “哐当!哐当!……”

  伴随着周期性重复的“哐当”声,列车急速的行驶着。35

  火车上张宝宝胡思乱想了一夜,回到家时已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奶奶!奶奶!我回来了!”

  刚进自家小院儿张宝宝就大声的喊了起来,一是离家这么多天有点儿想家了,二是好长时间没见奶奶了。

  以前奶奶天天在身边的时候,经常管这个说那个,张宝宝也觉得的心烦,但是好几天没听到奶奶在身边唠叨,心里又非常的想念了起来。

  人,就是这么矛盾!张宝宝不禁在心里这样感叹,同时脚下马不停蹄的冲进了屋子。

  “奶奶!”

  本想着进门以后就能看见慈祥的奶奶在火炉旁忙着缝缝补补的,但是推门而入以后,张宝宝却失望的发现,奶奶不在!

  家里还是井井有条的模样,奶奶养着的几盆绿萝还在茂盛的生长的,亮绿色的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样的生机勃勃!屋内的一切物品摆放没有发生一点儿变化,只是靠窗的窗台上似乎多了一层浅浅的灰尘。

  灰尘……

  奶奶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是身体很好,每天都会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窗台上怎么可能有灰尘呢?

  奶奶又在哪里呢?

  张宝宝扔下手里的行李,一边大声的呼喊着奶奶,一边快速的把家里每一间屋子都找了个遍,但就是没有发现奶奶的影子。

  “奶奶!”

  张宝宝冲出家门跑到了街中的小巷,大声的呼喊着,同时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难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可能!不可能!奶奶是不会出事的,奶奶……,不会出事的!张宝宝靠着墙慢慢的蹲了下来,双手捂着头,一股烦躁扑面袭来。

  “宝哥!”

  谁!?

  张宝宝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站在不远处的是一个小光头,一身黑色武道服,正愣头愣脑的看着自己。

  “余龙!”

  张宝宝“蹭”的一声站了起来,迈开步子向余龙跑了过去。

  “余龙,你知不知道我奶奶在哪里啊?你有没有看见她?”

  张宝宝抓着余龙的手,神情非常紧张的问道。

  余龙摸了摸自己光头,“宝哥,你奶奶住院啦,那天我听到救护车响的警报声了,还是我妈妈亲自送过去的呢。”

  什么!?

  竟然!奶奶竟然住院了!?到底怎么回事?

  张宝宝只觉得自己脑袋一沉,晕晕乎乎的站不稳脚跟,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宝哥!宝哥!……”

  昏迷前最后还能听到的,就是余龙略显惊慌的呼喊声,声音由强至弱,最后张宝宝的眼睛一闭,什么都听不见了……

  …………

  “宝哥!宝哥!……”

  当张宝宝再次睁开眼时,自己靠在了路边的一处墙壁上,光头余龙正在使劲儿的掐着自己的人中,张宝宝一吃疼,“嘶”的一声叫了出来。

  “宝哥,你醒啦!”

  余龙见张宝宝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小龙子,我醒了,你的手指可以不掐我了吗?疼!”

  “哦。呵呵。”

  余龙憨憨的笑了两声,赶忙把手缩了回来,“太紧张,我都忘记了。宝哥,你没事吧?”

  “没事。”

  张宝宝摆摆手,“我奶奶住在哪个医院?”

  余龙眉头一皱,想必平时除了痴迷修习武道,别的事儿压根儿不往脑子里放,被张宝宝这么一问,一时还真有点儿想不起来。

  “好像是……”

  “哪里?”张宝宝显得很焦急,你丫倒是快说啊!

  “好像是什么心,什么……”

  “中心医院?”

  “嗯。对对对,就是这个,没错,我怎么一时就想不起来了?……”

  正当余龙托腮思忖的时候,张宝宝扶着墙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出去。

  “宝哥!你刚晕倒!不能乱跑!不能……,哎,算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