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细思极恐-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七章 细思极恐

  张宝宝没有多想,接过女人手中递来的精致茶杯,一饮而净。

  泛红的茶水饮下没多久,张宝宝就觉得自己大脑开始清晰了起来,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正是中年女人的笑靥,笑的妖媚。

  张宝宝有些耳根发烫,慌忙低头恭恭敬敬的放下茶杯,“王阿姨,不知您刚才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中年女人笑脸如旧,温柔道,“张宝宝,以前在你家里看见你的时候你还小,应该已经不记得我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宛容。”

  “王阿姨。你好。”

  王宛容转头温柔的看了看斜在沙发上的余龙,右手轻轻的抚摸着余龙的小手,半晌,才转过头,看着张宝宝道,“这是我儿子余龙。你刚才也看见了,他并没有修习任何灵术,原因我也不瞒你。余龙天资所限,虽然从他很小的时候我和他父亲就开始培养他修习灵术,但是他终究什么都学不会。我和他父亲也想过很多办法,但都无济于事。现在他父亲对他算是彻底放弃了。”

  王宛容似乎说到了伤心处,眼圈中开始泛红,明眸中闪着水光,“不过好在余龙特别喜欢练习武道,虽然武道修习艰辛,时常都要负伤,并且就算修炼到较高的境界在明珠国可能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但是,但也总比一无是处的要强。所以我也就由着他了。”

  张宝宝看着对面仍然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光头小武僧余龙,心中也颇有些感慨。不过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件足以让人开心的事情,又何必过于在意将来在明珠的发展和地位呢?退一万步讲,余龙天资愚钝,就算一生都一事无成,又如何?让孩子开开心心过一生不也挺好的吗。

  张宝宝心里自顾自的想着,当然不敢和眼前的这位牡丹中年美女王阿姨讲,毕竟望子成龙,想法是不会相同的。

  可是,王宛容找自己难道就是为了和自己诉苦吗?

  这当然不可能了。张宝宝剑眉微微一蹙,“王阿姨,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王宛容掏出一方绣着牡丹花样的丝制手帕轻轻擦拭了擦拭眼角的泪花,正色道,“虽然如此,我依然希望余龙能把初中和高中这几年的学业好好的读下来。成绩差点什么的都没关系。”

  说到这儿,王宛容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我也是听说,啊,听说,听说你在学校的成绩……好像也挺不太好的。不过你也好歹是两年前考中过五方市重点高中的,虽然天资不算聪颖,毕竟比龙儿年岁要大一些。我想你们资质应该相差不多,相处应该会容易一些,所以我是想找你给余龙补习一些功课。龙儿现在初一,想必你也是能拿下的。不图龙儿学的能有多好,只求有一个和他能聊得来的人稍微带一带他。”

  额………………………………

  这个王阿姨是几个意思?

  我张宝宝高中的功课差那是因为我没有好好学,难道我开始好好学了还会像现在这样成绩垫底吗?笑话!我张宝宝想要学起来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现在居然要和这个脑袋光秃秃从小智力不太灵光的小孩儿相提并论?这个王宛容还真是可笑。

  是想讥笑我张宝宝成绩差?

  还专门跑到我的家里去讥笑我?

  怪不得人们都说最毒妇人心啊,看着王宛容长的挺好看,保养的也不错,开口居然是说我的智力和她家孩儿有的一拼。真是够了。

  王宛容看张宝宝低着头半天不说话,忙补充道,“张宝宝你放心,补课费我会按照五方市最贵的价格给你算得。你家里现在的情况我也是知道的,全是靠着你妈妈临走之时给你存的生活学习费来维持度日的。你给龙儿补课,我不会亏待你,也算是尽尽我的心。”

  母亲走的时候还给自己留过钱?这个张宝宝倒真是不知道,也不知道给自己留了多少。不过看现在自己和奶奶过的日子,不用想也知道这个数目肯定够呛。母亲走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明珠币贬值这回事儿啊?哎。

  现在王宛容请自己给余龙补习初一的课程,按照全市最高的补课标准来给钱,这倒是一个不小的诱惑。

  按照现在明珠国的补课水准,最高价码的话一个小时怎么着也得五百以上吧?毕竟自己没干过这些事儿,对于补课界的收费行情自己还真是拿捏不准,五百这个数字也是自己在脑海中按自己的想象编出来的。

  这该怎么办?

  答应,那显得自己没骨气。

  不答应,那可是钱啊!而且王宛容说了,按照最高的价码给。

  这该如何是好?

  张宝宝缓缓起身,稍微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眼前的这个王宛容阿姨居然说自己的资质和那个光头余龙差不多,真是够可恨的。即便她没有明说,那表达出的也是这个意思。现在自己有天使系统傍身,还差你的这点儿补课费?你能给老子多少?哼。

  想到这儿张宝宝挺直了身子,感觉自己的腰杆子足够硬了,操着低沉的口吻开口回应道,“王阿姨,不是我不答应您,”

  还没等张宝宝继续说下去,坐着沙发对面的王宛容开口了,“一个小时一千。”

  张宝宝唾沫一咽,把想说的后半句话生生的憋了回去,改口道,“行啊。没问题,我也挺喜欢余龙这个小孩的。哎呀,刚才在路口我们就偶遇,真的是特别的有缘。呵呵呵。”

  尴尬的笑了几声,和王宛容约定好了补课时间,张宝宝就道告辞。

  不是张宝宝没骨气啊,是这个价格真的让张宝宝连想都不敢想。就在这儿给这个熊孩子补一个小时的课赚的钱,都够自己平时过一个月了。奶奶年纪也大了,要是自己真能赚钱了,也能让奶奶省心不少。

  王阿姨家里看着也不像缺钱的主儿,也不知道她是干嘛工作的,尽然这么有钱途。余龙的父亲估摸着也是个能赚金的主儿,那家里的装修档次,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起的。

  回到家里,张宝宝翻箱倒柜的把自己初中的课本练习册全都找了出来。当初自己上高中时就想把这些课本全当烂纸全部卖掉,还是奶奶不同意,觉得这些书都挺珍贵的,再则也卖不了几个钱,这才完完整整的保留了下来。现在想想还是奶奶有先见之明,谁能想到这些课本现在尽然又派上用场了呢。看来这姜还是老的辣。一点儿没错。

  打开台灯,坐下自己简易破旧的“书桌”上,张宝宝匆匆的翻了翻初中一到三年级学习过的课程,发现这些课程内容简直就像小儿科一样简单无比,巨简单,一点儿难度都没有。毕竟自己当年还是学的懂的,但是也学的特别费劲,高中二年几乎和没学一样,但是自己有天使系统傍身,能力已经比之前增强了太多太多,已经不可同日而语。那些初中的知识自然更不在话下。

  天使系统就是好呀!可惜就是不能换钱,要不然那就完美了。

  张宝宝自嘲的笑了笑。

  给余龙补课的内容已经全部准备妥当,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快速浏览了初中课程内容的张宝宝现在已经是更加的自信了。随便拿出一点点灵学内容就够那个光头笨小子学一天的了,自己现在万物理论等级又是1级熟练,这已经是相当于一个大学一年级新生所具有的单科水准了,要应付一个初一的木头还不是手到拈来。

  想到这儿,余龙那个光头小武僧的形象又再一次的浮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这个笨小子还真是好运,虽说资质愚钝,但是家庭条件那么好!家里那么有钱!随便给自己找个补课的老师就给出了一个小时一千块的价格!

  出手真的是够阔气了。像这样的价格怕是专业的老师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还真是让自己给捡了个漏。王宛容可真舍得给自己的孩子花钱……

  ……

  张宝宝边想,边望着台灯射出的白光,神情逐渐的平淡了下来,脸色越变越严肃,忽的打了激灵,脑门上出了一头的冷汗。

  艹,不对啊。

  王宛容家里的花香!

  太tm香了!

  香的有些不正常。香的有些,诡异。

  花灵是由木灵和水灵衍生出的一种灵系,木灵是由水灵和土灵衍生而成。而自己的土灵知识也已经提升到了0级熟练,根据自己升级的学科知识,花灵内容虽然不懂,但是一些花的名字,张宝宝虽然不敢说全部认识,但是能叫出名字的花系种类也不少。

  刚进庭院,走道左手边就有像虎刺梅、一品红、仙人指和鹿角海棠等一些花系,而这些花系都是典型的冬季花系,也就是说只在冬季开花。

  走道右手边有像紫罗兰、紫薇花、曼陀罗、蝴蝶兰和三色堇等一些花系,这些花系都是典型的夏季花系,tm只能在夏季开花。

  而王宛容家院子里走道两边却是百花齐放!

  擦,张宝宝想想都觉得恐怖。

  王宛容家的屋子里又有诸如杜鹃花、仙客来、天竺葵、郁金香、风信子、美女樱、蓝花楹、木芙蓉、紫藤花等等花系,而这些都是属于春秋花系,也tm都同一时间在王宛容家的屋子里全部怒放,并且这些花香似乎还有沁人心神、勾人魂魄,使人陷入无边幻想的特殊异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