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打个赌-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六十六章 打个赌

  走进棚子一看,喝!里面的人还真不少!

  难道张宝宝不是胡说?

  难道真有这么一回事?

  郭子雅摸了摸肚子,开始觉得张宝宝不像是故意推诿,这里面这么多人!说明这里的饭应该不错啊!指不定真的确有其事,是自己冤枉了张宝宝,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想到这儿,郭子雅觉得很羞愧,自己怎么能怀疑张宝宝的为人呢?人家堂堂正人君子,四灵竞赛区赛冠军,只是想带大家来吃一次无与伦比的美食,可自己却误解人家!

  郭子雅脸蛋儿微微发烫,又饿又悔。

  “您几位?”

  正想着,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迎了上来,也看不出是店主还是店员。

  “我们一共四位。”

  张宝宝抢先回答,毕竟自己请客吃饭,也该主动点儿。

  “好,四位,里面请!”

  年轻小伙儿拖着长音说道,将四人引到了一张方桌前,招呼四人坐下。

  “您四位,吃点什么?”

  “你们这儿都有什么啊?”郭子雅早就饿疯了,赶紧问道。

  “我们这儿有麻辣烫。”

  “还有呢?”

  “还有?没有了,只有麻辣烫。”

  郭子雅一个趔趄,只觉得自己脑子一晕,差点没昏死过去。

  只有麻辣烫!那你还问吃点什么?还有别的选择吗?真是服了这位年轻小伙儿,你是店主请来的逗比吗?

  “四碗麻辣烫!这还用问吗?”

  郭子雅有点儿不高兴了。现在肚子饿的的呱呱叫,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好嘞!四碗麻辣烫!”

  年轻人依旧满脸堆笑,吆喝着就去了后面的厨房,干服务行业就是要受的了顾客的脾气,毕竟吃饭时的心情也是很重要的。

  在等待上饭的这个无聊的过程中,四个人都随意的观察着屋内的环境。整个屋子是由彩钢瓦板临时搭建而成的,非常的简陋,但是屋内吃饭的客人确实不少。在他们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就坐着四个女孩儿,看样子像是大学的舍友,一起出来吃饭的。

  “哎,管彤,你上次说的那个高中生的事儿,我总感觉是你瞎编的。樊教授在咱们学校的名声如雷贯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能被一个高中生小毛孩子问倒?二人还能一起探讨非常高深的学术问题?而且其中还有涉及到研究生阶段才会学习的内容?这怎么听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其中一个女孩儿边吃着麻辣烫,边对管彤说着。

  “嗨,你们还不信了?我也是看咱们都是一个宿舍的,大学四年的好姐妹了,这才和你们分享我人生的重要经历,你们居然不信?哼。”

  管彤一生气,把脸撇向了一边。

  这一撇不要紧,直接撇到了张宝宝四人所在的那一桌的位置!

  “oh my god!”

  管彤脸上仿佛抽经一般,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还能再碰到这个学弟!而且还是在这种地方?

  “怎么了管彤?你的麻辣烫吃不了给我,我的还不够呢!”

  管彤仍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回过了头,“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三名舍友纷纷向管彤刚才转头的方向看去,没看出什么呀?除了一桌等饭的人,没有什么异常,怎么管彤竟会如此吃惊?

  “我们没看出什么呀?你看见啥了?”

  管彤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眼珠滴溜溜转了一圈,哼!你们刚才还都不相信我,现在就是证明给你们看的时候!

  “哎!你们三个最近复习考研,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难的问题现在带在身上的?”

  管彤这一问,三名舍友都傻了。

  考研遇到难题?和你刚才在看什么这个问题,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啊?真是被这个傻呆萌的管彤给问懵了。

  “肯定遇到过难题啊!而且多了去了!但是出来吃饭谁还带题啊?这不是闹心吗?”

  “额,我,我带着呢。……”

  其中一名舍友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有一道风灵方面的问题,都难了我三天了。我刚才还在解,你们急着出来吃饭,我就顺手带上了……”

  “好!”

  管彤一声喝彩!声音拉的是又重又长。

  三名舍友一片惊疑!管彤你到底想干嘛?难道是想知道我们也有解不出的难题,以此来增加自己的自信心吗?

  “你把那道题给我!”管彤这句话说的很霸气。

  舍友当场就蒙了,给你?你要干嘛?

  见舍友只是楞在当场,也不说话,也不拿题,管彤正想再催,突然想到了一条妙计。脸色沉了下来,故作神秘的说,“把你那道题给我,3分钟之内,我给你详细答案。你,信不信?”

  管彤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好像是一只准备觅食的猫。

  “这……”

  管彤的水平,三个舍友都是知道的,怎么可能相信?三人齐声回答,“我们不信!”

  管彤微微点点头,好像早已料到。

  “这样,我们打一个赌。如果我能在三分钟之内给出你答案,你们三个人每人输我一百块钱!如果我输了,我给你们每人一百块!怎么样?”

  三名舍友一听,眼睛立刻放光,这基本上和管彤给她们三个人送钱差不多。管彤人真好啊!总是变这法儿想给我们钱。这要是不答应,那就真是傻瓜了。

  “我们答应。”

  三名舍友说的斩钉截铁,义不容辞。

  管彤微微笑了笑,“哼哼……,好了。把题给我吧。”

  伸手接过舍友递来的难题以后,管彤就起身离开了。不过她并没有直接走到张宝宝所在的那一桌的位置,而是拐了个弯儿,绕到了厨房这边!

  “师傅!结账!”

  “好嘞!”年轻小伙儿掀开厨房的帘子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管彤刚才所在的桌位,“嗯……,您四位,一个大碗儿,三个小碗儿,嗯……,一共是二十九块钱!”

  “不不不!”

  管彤赶忙摇了摇头,“师傅,我们那桌不是我结账,有人结账。我现在要结的是那桌儿!靠墙那桌儿!三个男的,一个女的,刚进来的。”

  管彤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纤细的手指向了张宝宝所在的位置。

  年轻小伙儿挠了挠头,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

  怎么回事儿啊这是?完全搞不懂,真成丈二的和尚了,完全摸不著头脑。自己吃饭的钱不结,有人结?却要急着给别人结账?

  年轻小伙儿摇了摇头,不过顾客给谁结账那是人家的自由,自家收够钱就行了,别的一概不需要管。

  “那桌儿,四个大碗,嗯……,一共三十二块。”

  “师傅!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