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香气撩人-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六章 香气撩人

  奶奶应了一声,张宝宝就转身出门了。

  “隔壁街王阿姨。王阿姨?王阿姨?”张宝宝转进了隔壁街的巷子,边走边嘟囔着,脑海里思索着这个王阿姨叫啥名字?长什么模样?依稀记得她家好像是这条巷子里左手边的这一排。是第几户人家?年深日久,张宝宝根本就记不清了。心中懊悔应该问清楚奶奶这个王阿姨家的具体地址的,心烦意乱中一脚踢开了路边的一块儿小石头。

  就在这时,前方路灯下的阴影里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影,口中喊道“敌人来袭,随我杀!”便朝着张宝宝冲将了过来,气势浑厚,犹如猛虎出笼、蛟龙升天。

  张宝宝心中一惊,当下不敢怠慢,右手捻指,催动身体能量聚集起了周边环境中的土灵力,在自己身前凭空形成了一道土灰色的半透明沙墙,犹如一层薄膜将张宝宝与来敌分割开来。

  张宝宝的这一系列动作不假思索,完全是出于潜意识的行动,就连张宝宝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自己以前哪里有这么厉害的灵力啊。如果有人来偷袭自己,顶多伸出胳膊以血肉之躯抵挡,哪能如现在这般凭空变幻出一道阻隔的土灵力沙墙。

  不管来敌是谁,张宝宝现在根本顾不得想。完全沉浸在一种喜悦之中。

  今天完成系统任务,自己的土灵力已经有了很大幅度的长进,而且还衍生了出了新的术法。可是光看数据根本感觉不出这种内在变化所带来的实实在在的改变。

  现在自己仅在数秒之间就完全凭借潜意识在眼前凝成一道土灵力沙墙,这种看的见摸得着的变化让张宝宝的心中完全充满了激动,这种喜悦不亲自经历是难以感受的。

  张宝宝满意的点点头,早就听说土灵力可以增强人的防御性,今天一试,果不其然。古人诚不欺我。

  “哎呦。”

  张宝宝正开心的想着,对面来人一头撞在土灵力沙墙之上,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刚才路灯阴影之中看不真切,现在路灯直直的照在来人身上,张宝宝仔细一瞧,嘿,看模样竟然是个十来岁的小子,这小子形象特点还很明显,光头之上寸草不生,也不知是天生没有头发还是理发故意理成这样。光秃秃的秃瓢在灯光照耀下活像一面凸形的镜子,人要站在跟前差不多也能把人脸照出个七八分,这倒是省了镜子了。

  张宝宝右手一收,身前土灵力沙墙自动散去,对于这道土灵力沙墙的防御作用张宝宝还是很满意的,就冲刚才把这个光头小子自动反弹出去的效果看,其防御效果绝对不容小觑。

  张宝宝心中喜悦,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缓步走到了秃头小子的身前。

  “嘿。我说,这位光头小哥,我也没招你惹你,你干嘛暗中偷袭我?”

  秃头小子哧溜一声站起身来,行动还挺利索。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义正言辞道,“我刚才正在此处守护我的结界,你拿石子偷袭,想从中干扰我。你自然是侵略者,是入侵者!所以我要消灭你!”

  嘿?秃头小子昂首挺胸,声音洪亮,三眼两语之间自己倒成了偷袭别人的卑鄙小人了,而他是守护结界的正义之士。哈哈。

  再仔细一看,这个秃头小子站起身来还能看的出小身板特别结实。虽说年纪不大,但是胳膊腿上都有实实在在的小肌肉。要按照上一世地球的说法,这副模样差不多就是个小武僧的形象了。

  “小孩儿,你是谁家的呀?”

  “住口!入侵者!你才是小孩儿。我是堂堂正正的修习武者,要不是你刚才耍了鬼把戏,现在你早就被我打倒了。哼。”

  额……

  张宝宝哭笑不得。看着眼前小孩认真的模样,张宝宝还真的相信这个孩子会在若干年后成为一名优秀的修习武者的。但是武者修习一途极其艰苦,但凡有些资质的孩子家长都会选择送孩子去学习灵术。毕竟明珠国最强的国主任逍遥就是修习灵术的,而且四灵修习都达到了变态的顶级10级入门!

  上行下效,灵术修习自然也在明珠国中极为盛行。因此,除了先天资质实在受限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是在选择灵术修习。修习武者的人也就渐渐的变少了,但这绝不代表武者的能力低下,只是代表了当时社会的一股风气。

  看着看着,张宝宝倒开始有些心疼这个孩子了,根据刚才的对白想必这秃头小子的资质悟性必然极低,修习武者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了。

  “小英雄。”张宝宝改了称呼,秃头小子的脸色马上就好转了,“小英雄叫什么名字啊?”

  秃头小子面露喜色,但是看的出他在极力压制这种喜悦,豪气的一摆手,说道,“我叫余龙。余就是余龙的龙。”

  额………………

  这个回答还是满犀利的。

  张宝宝刚想再问,余龙身后的一处大门口转出了一个中年女人,容貌端庄,虽然已是中年,但是从她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女人到了中年脸上该有的皱纹。想来是平时极其注重保养,才能留的住这张仍显青春的面庞。若不是眼角的鱼尾纹略微暴露出一些岁月的沧桑,只怕任谁都会以为这是一位年轻的女子。

  这位中年女人引起了张宝宝的注意。想不注意也难啊?夜晚整洁的街道下,道路两旁的路灯将整个街面照的通亮,一位容颜较好的中年女子,身穿一身洁白的旗袍。紧致的旗袍装将女人婀娜有致的身姿凸显的十分曼妙,旗袍下方的开叉也一直延伸到了女人的大腿上侧,看着格外撩人。而且白色旗袍装上绣着朵朵怒放的牡丹花样,远远看去就像是鲜艳的牡丹花丛中包裹了一位温婉的美女,能不引人注目?

  那中年女人走到路上,左右看了看,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动作,但举手投足之间都尽显优雅,让人看了觉得美不胜收。只是瞥见余龙,神色立马紧张了起来,急匆匆的快步走了过来,“龙儿,你怎么又偷跑出来了。早就和你说过晚上不许你私自出门,你怎么就是不听?啊?”

  余龙看见中年女人,刚才的豪迈之气便一扫而空,低着头站在原地,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儿。

  中年女人走到近前,拍了拍余龙身上的尘土。随即转过身看着张宝宝,目光幽怨,那直勾勾的恨意已经暴露无遗。

  张宝宝打了个冷颤。

  唉呀妈呀,这个杀气不是一般普通的逼人啊。可是看看现场,余龙明显是被被推倒在地,身上的尘土足以让人联想都这一切啊。可是自己没有啊?要开口解释的话只怕对面的妇人也未必会相信,要是不解释?那结果恐怕更糟。

  主意已定,张宝宝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嗓子,“这位大姐。额,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

  中年女人盯着张宝宝看了会儿,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往事,神色忽的一变,“你,你是张宝宝?”

  张宝宝一听,稍一愣神反应了过来,莫非对面的中年女人就是奶奶说的王阿姨?看对方的神情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刚才这一声大姐叫的,哎呀。

  “是王阿姨吧?”张宝宝挤了挤脸上的两团笑肌,露出一个喜庆的容颜,“我是张宝宝。”

  “啊呀,真是你呀。这几年没见,根本认不出了。虽说只隔了一条巷子,可自从你母亲走后我就再没过去,说来惭愧啊。”

  “听奶奶说刚才王阿姨找我?”

  “嗯。是。咱们别站这儿,叫人笑话。走,到屋里说去。”

  中年女人拉着余龙,张宝宝跟在身后,三人先后走进了拐角的一处院落。

  刚进院内,一股花香便扑面而来,香气沁人心脾。张宝宝四处望了望,虽是夜晚,但是院内灯光明亮,四处都看的非常清楚。庭院走道两侧几乎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左手边就有虎刺梅、一品红、仙人指和鹿角海棠等遍地开花,右手侧又有紫罗兰、紫薇花、曼陀罗、蝴蝶兰和三色堇等琳琅满目。一片美景映入眼帘,让人流连忘返。

  中年女人似乎早有预料的看了看出神的张宝宝,轻咳了一声,提醒道,“宝宝,快进屋吧。”

  张宝宝回过神来跟在中年女人身后走进了屋内。

  刚一进屋,又是一股更为沁人的花香扑鼻,屋中陈设精美,家具简单大方,光是看那些沙发座椅的光泽就知道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价值不菲。但是这些装修家具陈设的精贵丝毫无法掩盖房中各个角落盛开鲜花的美艳,杜鹃花、仙客来、天竺葵、郁金香、风信子、美女樱、蓝花楹、木芙蓉、紫藤花等等等等数不胜数,更难能可贵的是所有鲜花全部都在怒放。

  各种混杂在一起的花香丝丝飘入张宝宝的鼻孔,张宝宝稍感大脑发涨有些眩晕,眼前所见之景已经全部变成了一片片花团锦簇的美景,自己仿佛身处虚渺幻境。脚下轻飘飘的走了两步,挪到沙发前竟有些腿力不支的跌坐再了沙发上。

  中年女人微微一笑,笑得妖媚,递过一杯清茶,“张宝宝,你先把这杯清茶喝了,我看你好像有些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