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你官很大吗?-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九章 你官很大吗?

  还没等张宝宝答话,会议室的众人全都是一阵惊愕。

  刚才叫的很甜的“小老弟”,难不成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领导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揣测的!

  张宝宝的额头上顿时也是三条黑线,尴尬啊。

  “樊教授。是我。”

  樊立主席抬头,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什么?小老弟?是你啊!哎呀,老哥我年纪大了,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记事儿,莫怪啊,莫怪。”

  “哪里。”

  张宝宝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对方虽然“小老弟小老弟”的叫着亲,但是加上这次也才见过两次面而已,对方又是区赛的大领导,事情也多,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也是很正常的。

  “小张啊。”

  樊主席转头向年轻人问道,“你刚才说谁抄袭了张宝宝的答案来着?”

  “额……”

  这名被叫做小张的年轻学者楞了一下,有人抄袭张宝宝?自己好像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主席,是这名李天同学,是他实名举报张宝宝作弊。”

  “什么!?”

  正在端着保温杯喝水的樊主席,听了这话一个趔趄把喝到嘴边的水直接喷到了这名被叫做“小张”的年轻人的脸上。

  “……”

  小张呆在原地,真想哭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好不容易混了这么多年爬到了仲裁委员会成员的这个位置,今天快要被这个李天给害死了。

  “小张!不好意思啊,我真的没有忍着!”

  樊主席赶忙安抚身边的这名年轻学者。人家好歹也是个正经读书人,读书人的斯文还是要的。

  年轻学者小张擦了挂在脸上的水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用吗?今天真是招谁惹谁了我,我能说不原谅你吗?主席!要不是憋着心里的话不敢说,今天真想骂人啊。

  但是调节了一个呼吸,年轻学者小张脸上马上重新焕发出笑容,“没事。主席!能被您这么有学术气息的老学者喷到,也是我们年轻一辈的荣幸啊!”

  喝!这个年轻人又前途啊?思维觉悟简直太高了!就冲着这年轻人对学术气息的精准分析,以后肯定是大有作为啊!

  樊主席心中默默的惊叹,随即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说道,“小张啊,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张宝宝作弊?”

  “是。额!不是!主席,不是我说的啊!是那边那位李天同学说的。”

  年轻学者小张已经因为这个李天吃过一次亏了,现在一闻这*味儿,赶忙就把枪口转向了李天。可不敢再跟着这个蛤蟆遭水灾了!

  “哈哈。”

  樊立主席放声大笑了起来,“张宝宝作弊?哈哈,他的水平出题考别人都够了,居然有人说他作弊,这个人是怎么想的?哈哈。”

  一听这话,李天脑门上立刻渗出了满头大汗。怎么办?

  其实刚才樊立主席和张宝宝在讨论问题的时候,众人已经都完全不相信张宝宝作弊这件事情了。就凭他现在能和樊主席相互切磋问题的实力,竞赛试题给出的参考答案都未必有他自己答的准确。

  李天当时其实也能察觉到了这点,但是现在骑虎难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次奥,搞的自己现在这么狼狈,全都要怪王杰城!来给自己报信完全没有说出张宝宝的真实实力。如果自己提前知道张宝宝又这么妖孽的实力的话,自然可以寻找一些其他对策来对付他。

  凭李天的后台背景和财力,要是真想对付一个人,确实有的是办法。可偏偏王杰城给出的情报居然这么不靠谱!回去以后非的好好的揍他一顿才能消我李天的心头之恨!可他哪里知道,就算是王杰城,也压根想不到张宝宝居然会有如此妖孽的实力。

  事已至此,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想出应对的办法,李天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主席!樊主席!张宝宝是我举报的。但是,我恐怕也是上当了!”

  李天说完,左手捂着心口,右手扶着会议室内的办公桌,咬牙切齿的重重的跺了跺脚,完全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以此显示自己也是上当受骗,自己也是受害者啊!现在内心充满了无尽的懊悔啊!

  众人相视一着,李天这情真意切,又是捶胸又是顿足的,不像是假的啊。

  就连当时人张宝宝都不停的揉着眼睛,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自己就是受害者,恐怕看了李天的表演也会相信啊!就这份演技,我给一百分!

  “哦?究竟怎么回事,李天,你快说说。”

  樊主席语气也柔和了下来,看的出,也完全受到了李天演技的影响。

  一听樊主席发问,李天不敢耽误,立即开口说道,“樊主席,是这样的。我家别墅以前的那个保安辞职以后应聘到了区教育局,还是做保安。这次的门禁检查就是他们负责的。今天早上,我无意中路过的时候,准备和他打个招呼,可是他却说有一个选手夹带,肯定是要作弊!”

  李天眯着眼睛偷偷扫视了一圈众人,看到他们都在十分认真的听着自己述说,这才放下心来。接着道,“他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保安,害怕对方有背景、有实力,万一告发,自己刚刚应聘的职位怕是就保不住了。但是,这么重要的比赛,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人作弊,出于一份强烈的责任感和正义感,他选择将实情告诉了我。”

  说完这些话,李天扬起了头,四十五度角仰望着会议室内的天花板,仿佛自己时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矗立在原地。

  哼!怎么样?现在完全被我的演技折服了吧?李天内心欣喜不已,自己怎么那么聪明?这么快就想到了如此完美的金蝉脱壳之计!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举报?”

  一直认真听着的中年女领导忍不住插嘴问道。问过以后才觉得不合适,在樊主席面前,自己算那颗葱啊,抢在樊主席之前插嘴问话,要是惹得樊主席不高兴,自己的职位以后怕是会有影响啊。再则,说这话也极有可能得罪李天的后台——李钢。要真是那样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中年女领导偷偷的朝众人斜眼一瞅,发现众人并没有在意她,樊主席的表情也很正常,这才放下心来。

  “当时,哎。”

  李天叹息了一声,这tm谁啊?劳资演技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有疑问?想死是不是?幸亏劳资已经想好了怎么应答,要不真被你这女人给害死了。

  李天痛惜的说道,“樊主席!我当时,并没有十足的证据,仅仅凭借保安的一面之词就举报竞赛选手作弊,我怕太过唐突。思前想后,不想竞赛就开始了。哦,樊主席,我也是参赛选手之一,为了认真答题不耽误竞赛,我当时就没有举报。”

  “那比赛结束后,你为什么又立即举报呢?”

  中年女领导又忍不住插嘴问道,这回众人全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中年女领导憋着猪肝色的脸,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真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怎么就老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呢?

  次奥!欺人太甚了啊!你个胖女人,我记住你了!

  “比赛结束以后,我看张宝宝的得分实在是太高。我关注‘逍遥杯’四灵竞赛已经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区赛1轮成绩有超过500分的选手,可眼前的张宝宝得到的分数却高达510分!再结合保安说的话,我当时就信了,以为是张宝宝作弊了。哎,现在想来,是受人蒙蔽了。”

  李天表情痛苦的捂住心口,演技完全在线。

  “哦……”

  众人都恍然大悟的样子,对李天的一派说辞完全认同的样子。就连座位上的樊立主席也默然的点了点头。

  张宝宝一看这情况,急了。

  别呀!有人诬告我,你们不能善罢甘休啊!我才是受害者啊!

  可看周围众人,张宝宝摇了摇头,看来关键时刻还是得靠自己啊。

  “樊主席!”

  张宝宝高声说道,众人的注意力瞬间又被吸引了过来。

  “哦?小老弟,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樊主席,这些话都只是李天的一面之词,我并不是不相信李天同学,而是为了证实事情的真相,还是要请这位保安前来对质才好。也免得别人以为李天同学没有证据,是胡乱猜测的。”

  “嗯。”

  樊主席点点头,“小老弟说的也对,既然惊动了仲裁委员会,那就一定要有个公平公正的决断,以免让人诟病。嗯,小张,你去把这名保安找来。”

  “是,主席。”

  年轻学者小张说着走出了会议室,不多时,带来了一位年纪不大的保安。

  “主席,就是这个人。”

  “嗯。”樊立从上到下看了看眼前的这名年轻保安,看样子也就是二十来岁,“你叫什么名字?”樊主席开口问道。

  “我叫二狗。”面对一屋子的领导,保安战战兢兢的说道。

  “嗯。二狗,是你搜出张宝宝衣服里有夹带的?”

  “是……,是我。”

  二狗仍旧一副胆战心惊,面对眼前问话的这名老者,二狗忍不住问道,“你,你是谁啊?”

  旁边的年轻学者小张立马接话道,“这位,是我们仲裁委员会的主席,樊立,樊主席!”

  “主席……?那,那官儿是不是很大啊?比我们的保安队长还大吗?”

  “哈哈哈……”

  会议室内立马响起一片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