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冯九发的奉承-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八章 冯九发的奉承

  冯九发完全自我陶醉,乐开了花儿。

  ……

  不远处的樊立转身扫视了一圈会议室内的众人,一拍脑门,这才回过神来。自己是来仲裁一个实名举报作弊争端的!刚才和张宝宝小兄弟讨论的太嗨,连这正事儿都差点忘了。

  随即,樊教授迈着方步走到了冯九发的身前,将手中的保温杯“砰”的一声放在桌上,脸色严肃,说道,“九发啊,怎么回事?”

  冯九发眼珠儿一转,嘿嘿,表现的机会来了。你樊主席不是喜欢听人奉承吗?刚好我冯九发在这方面就是专业的,您瞧好了吧。

  “主席!是这样的,嗯?等等!主席。”说着,冯九发一脸严肃认真的端详起了眼前的樊立樊主席。

  “怎么啦?”樊立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呀。这个冯九发平时倒尖酸专营,今天这是发了哪门的疯?

  “有话快说!”樊教授厉声喝道。

  “主席!主席啊!我今天才突然发现!”

  “你发现什么?”

  樊教授一脸的问号,根本搞不清楚冯九发葫芦里到底准备卖什么药。

  “我突然发现,您的身材保持的真好啊!都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能拥有如此雄伟的身姿!竟然还是如此的挺拔!看看您胸前的两块大肌肉,啧啧,就算是一般年轻人都比不了啊!厉害!哎!可叹我冯九发今天才发现!”

  冯九发声情并茂,手臂还一直在不停的舞动着!比划着!

  哼哼,看我冯九发如此真切诚恳的赞美,你樊主席还不乖乖上套?只要和樊立能搞好关系,获得樊立的赏识和认可,在加上自己的其他人脉关系,仕途上再进一步,应该问题不大了。冯九发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樊立樊主席。

  这厢的樊立,完全被冯九发给搞晕了。还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大道理!不想竟是几句虚与委蛇的“臭屁”!

  樊立的脸色逐渐从刚开始的疑惑,转变成了冷淡,最后看着冯九发时已经完全是黑着一张脸了。

  “九发啊!你这是发什么疯呢!?我问你今天实名举报作弊的事儿,你却在这儿给我扯什么胸肌!副主席不想干啦?”

  “樊主席,你过誉了!其实我……”

  “噶?”

  话说出半截,冯九发才反应过来,这尼玛什么情况?

  樊主席这会儿不是应该夸奖我两句的吗?

  这不按套路出牌啊!?

  本来满面笑容等着樊主席夸奖的冯九发,却被一顿臭骂!脸色立马僵在了空气中。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刚才张宝宝赞美樊主席的时候自己听的很仔细啊!不应该啊,这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哪个环节出现了漏洞,而自己却不自知?

  冯九发眼珠“滴溜溜”转了三四圈,一拍大腿!明白了。

  樊主席是一位学者,最注重的应该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和学术追求。而自己刚才却是对着樊主席的身材一番猛夸?

  哎呀!完全搞错了!应该要重点夸一夸樊主席的学术造诣和在学术方面的专业精神么!冯九发完全醒悟了,一番懊悔不已!

  亡羊补牢,还不算晚。趁着现在,赶紧弥补过来,应该还能抹消刚才说错话造成的负面影响。

  冯九发主意已定,清了清嗓子又开口道:“对不起,对不起。樊主席,刚才是我说错话了。”

  樊立主席斜了冯九发一眼,不在意的说道,“算啦。”并不准备再深究什么。

  “主席!我前几天也看了您的一篇文献,真的是棒极了!您对学术方面的造诣,我冯九发难及万一啊!实在是佩服!佩服!”

  “哦?”

  一听到学术,樊立主席马上就来了兴趣。“你看过我的文献?”

  冯九发一脸笑容,看来问题果然在这儿。一提到学术,樊主席这不马上就掉进我的口袋了吗?呵呵。

  “是啊,主席。您写的非常好!我都不敢相信您已经达到了这么高深的学术造诣!”

  “呵呵。没什么。”樊立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又问道,“你看的是我哪篇文章?”

  “这,这……”

  冯九发只是随口奉承,哪里真看过樊教授的什么文章。虽然自己以前在学术方面也下过一番功夫,但是自从步入了仕途,学术钻研也就基本上停了下来。每天想的无非是怎么再升一级?怎么巴结一下上司领导?

  现在樊立突然问起看过哪篇文献,自己就是现编也编不出来啊。情急之下,脑门上全是豆大的汗珠,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变。

  “这……”

  看着冯九发哼哼唧唧的,樊立马上就明白了情况。虽然早就听说了冯九发喜欢溜须拍马,但是现在正在会议室处理公事,居然不分轻重缓急的乱拍,樊主席顿时就不高兴了。

  “哼!九发啊!今天我们是来处理公务的,你却在此胡言乱语、不知所云!回去以后我就向上级打报告,你这个副主席的位子,怕是该动一动了!哼!”

  什么!?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冯九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招谁惹谁了?

  冯九发两眼发直,目光空洞。今天真是拍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了,得不偿失啊。

  樊立主席直接走到了四名年轻学者的身旁,不再理会冯九发。

  “小张!你说说情况!”

  一名年轻学者马上站起了身,“主席,是这样的。天阳一中的李天,实名举报了五方市市立实验中学的张宝宝竞赛作弊。”

  “哦。”樊主席端起桌上保温杯,吹了吹滚烫的水面,“你们谁是李天?”

  “主席,我是。”座位上的李天也没有了刚才的傲慢气息,毕竟对面坐着的,是朔北地区高级别竞赛仲裁委员会的主席、天阳学院的高级教授、省级教学模范、省级学科带头人、国家级科研项目负责人、国家特殊津贴获得者,就算是他爸李钢来了也要礼让三分,更何况是他?

  也还算李天有眼力劲儿,知道哪些人自己不能轻易得罪。

  樊主席点头应了应,接着有问,“张宝宝是谁?”

  此言一出,整个会议室的人全都是一片震撼!

  刚才还和人家“小老弟”长,“小老弟”短的,这才几分钟?就连人都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