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还是小老弟懂我-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七章 还是小老弟懂我

  这个老先生好生面熟啊,在哪儿见过呢?

  张宝宝正在琢磨着,老者已经迈着方步走了进来。路过张宝宝身旁时,竟意外的停了下来。

  “小老弟?”

  老者怔怔的看了张宝宝半晌,惊喜道,“小老弟!真是你啊!”

  一语惊起千层浪,会议室内的人,无论是李天、郭子雅、李春首、许文硕,还是女领导、四名年轻学者,甚至就连冯九发,都是一阵惊愕!

  啥?

  小老弟?樊主席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弟?没听说啊!看他们年纪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吧?这一声小老弟叫的让人肾疼。

  这tm啥情况?

  谁能解释一下?

  ……

  众人完全懵逼了,根本弄不清现场的状况。

  来人是谁?朔北地区高级别竞赛仲裁委员会主席!冯九发的直接上级!

  张宝宝是谁?五方市市立实验中学的一名普通高三学生?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二者怎么能产生联系?而且还是“小老弟”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亲密关系!?

  张宝宝略一沉思,回忆了自己在天阳市的所有活动轨迹,想起来了!

  “您是,书店的那位老先生?”

  “哈哈。没错没错。小老弟啊,那天回家以后,我又翻看了我以前的一些研究资料,有几个问题在这段时间里不断的萦绕着我。嘿!巧了,今天你刚好在这儿,咱们一起讨论讨论。”

  说着,老者一把拉过张宝宝在会议室的圆桌上坐了下来。桌上本来就有白纸和笔,老者通通的拿过来开始和张宝宝在草稿纸上演算了起来。完全不理会周围的这一竿子人。

  “小老弟啊,你看这个地方,原子的分裂或者聚合,会产生惊人的能量。这本是四灵修习的原理,但是不同人依靠自身能力分裂、聚合周边物质分子或原子的能力也不同,这是造成灵力修为差异的一个主要因素,它的具体机理应该是……”

  “老哥!这个地方,如果是换一个界别,灵力的产生就可能是由于分子水平上,化学键之间形成或断裂时,电子的跃迁造成的能量释放。但这种界别,远远低于原子之间的裂变或者聚变。这应该就是灵力突破一个大等级时的刚性要求,……”

  “嗯。嗯嗯。不错,……”

  “所以上次我向老哥借的那本书,‘原子链式反应理论’对这方面的学术指导价值就很大。因为,无论是分子水平,还是原子水平,只要能形成这种链式反应,就会不断的释放出巨大的、惊人的能量。”

  “嗯,确实如此……”

  “但是,原子之间产生这种巨大核能的途径现在只有两条,核聚变以及核裂变,嗯。嘶?难道老哥在寻找第三种途径!?”

  “呵呵,还是小老弟懂我啊!”

  老者听到这儿,朗声大笑了起来。以前总觉的学术研究一途总是孤独的、寂寞的,没想到老了老了,有个能读懂自己的小兄弟,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

  ……

  二人还在酣畅淋漓的聊着,不时的激烈探讨着,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二人,周边的一切都好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的……

  会议室内的众人完全呆了,堂堂仲裁委员会的主席、天阳学院的高级教授,居然和一个高三的学生激烈的探讨着最前沿的学术问题!?

  冯九发本来想巴结一下自己的直接领导,但看着现场的这一幕幕,下巴都快被惊的掉下来了!这都什么情况啊?

  座椅上老板躺的李天,这会儿也坐不住了,后背直冒冷汗,看张宝宝的架势,其知识储备量已经远远不是自己能够望其项背的了。看现场的情况,恐怕会对自己不利,李天默默的端正了坐姿……

  会议室内的其他人,小心脏都完全被震惊到了。

  就看张宝宝和仲裁委员会主席樊立的讨论内容,众人就知道张宝宝的实力已经完全逆天了。就冲这个实力,就算是名牌大学的顶级学霸来了也未必能比的了,更何况高中生?区赛理论知识对他而言那不就是小儿科吗?谁都不是傻子,这点都看的清清楚楚。

  可笑那个叫李天的,刚刚居然实名举报张宝宝作弊?这么高的水平还用的着作弊吗?当老师出题都够了。

  二人聊了大约半个小时,樊立主席才缓缓起身,一副欣赏眼光,“长江后浪推前浪,小老弟啊,假以时日,你必定会有大作为啊!”

  “老哥,额,我还是叫您樊教授吧。您真的过誉了。”

  “唉,你还是叫我老哥,我听着舒服!什么教授不教授的!都是虚名!额……,不过,小老弟啊,我听说你现在读高三,明年的高考有什么打算?你要是愿意来我们天阳学院,免试!直录!你要是愿意我这就和校长去说,你看怎么样?”

  “这……”

  张宝宝面露难色,自己的目标大学是四根学院。天阳学院虽然在朔北地区的名声如雷贯耳,甚至在整个省内也算有些名气。但是和全国至高学府——四根学院,那差的级别太多,根本就没法儿比。

  但是樊立教授也是好意,如果自己直接出言拒绝,难免让对方一时难堪,双方都下不来台。张宝宝一时也知道也如何应答……

  樊立教授毕竟是几十年的老教授,一眼就看出了张宝宝的为难,随即一摆手,哈哈一笑说道,“小老弟不必为难,你也别怪老哥说话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考明珠国的一流名校都不是什么问题,怪老哥哥唐突了,小兄弟别介意,别介意啊。”

  “老哥您说的事哪里话!真是折煞我啦!就凭您对学术不断钻研的这种精神,就足以让我崇拜了,更何况,您为人又是如此的高风亮节、淡迫名利,这些做人的优秀品质还需要我不断的向您学习才是……”

  “呵呵……”

  樊立教授听着乐开了花儿,感觉张宝宝的这些话完全不像是拍马屁,而是真心实意、发自肺腑的赞美,感觉很受用。

  “嗯。小兄弟说的,倒也是实情。”

  樊教授噘着嘴,非常认可的点头说道。

  正在会议室内发呆的众人,一听樊教授的这句话,全都是一个趔趄,差点没当场栽倒在地上。

  以前还真不知道,樊教授也是如此自恋?

  几句迷魂汤就把几十年的老教授给灌晕了啊?

  正站在原地十分不安的冯九发,却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哦……!原来樊主席好这口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擦。不过,现在知道了也不算迟,一会儿我就照葫芦画瓢,看你樊主席着不着道儿?呵呵,看来这官位以后再升一级应该没有多大阻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