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主席驾到-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六章 主席驾到

  众人迫于冯九发的地位,谁也不敢多言。

  “到底怎么回事儿!?李天,你是举报者,你先说。”冯九发立刻开口问道,顺利的将众人的注意力从他自己身上转移到了竞赛作弊这件事件上来。

  果然是个老油条!

  旁边四名年纪略轻的学者心中都暗暗佩服,今天确实要和冯副主席好好的学习一下啊。

  “冯教授,是这么回事。张宝宝在竞赛考试中有夹带,他作弊!”李天脱口而出,仿佛这句话已经准备了很久。

  “哦?!竟有这等事?这还了得!必须严肃处理!作为仲裁委员会的副主席,我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在天阳市发生!作为一个外市前来参加竞赛的考生,做出这种事情就是给我们整个朔北地区抹黑!事情要是传扬出去,我们朔北地区的威信何存!?”

  冯九发一拍桌子,怒目圆睁的又站了起来,一派大义凛然的神情!

  旁边的四名年轻学者又是一惊!冯副主席的这种应变能力太过强大!几句话就将一个小小的作弊事件扯到了整个朔北地区的信义问题上了!这就再说几句,估计这个作弊能让星球爆炸都说不定了。

  还有冯副主席的那个脸色,也是说变就变,根本不需要什么酝酿。低三下四和大义凛然仿佛可以在冯副主席这里随意转换,根本就没有难度么。

  五方市实验中学的四人也被惊的差点儿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这么不要脸的!

  冯九发这看人下菜的能力太强大了吧!知道对面坐的是李刚儿子的时候,为了拍马屁,完全没有仲裁委员会副主席的风范啊!一看张宝宝是个外市普通学校的普通学生,立马就一身正气了起来!

  旁边四个年轻学者拿手捂了捂脸,刚才还准备跟冯副主席学点东西,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今天跟着姓冯的可真tm是丢人啊。您不要脸就算了,我们哥儿几个还是准备要的。

  不过冯九发却完全不以为意,仍旧一派大义凛然。要是众人刚才没看见他和李天之间的那段儿情形,肯定觉得冯九发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啊!

  冯九发扫视了一圈众人,接着说道,“作为朔北地区高级别竞赛仲裁委员会的副主席,我作出如下处决建议:一、取消参赛选手张宝宝的所有竞赛成绩!二、五年之内,不允许张宝宝再参加任何竞赛活动!三、张宝宝所在学校接受地区教育局的单独惩罚!具体情况以文件形式另行通知!”

  次奥!

  五方市实验中学的四人一听这话,立马就炸毛了!

  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不冤枉一个好人,tm一眨眼功夫案子连审都不审就给出处罚了啊?这明显有鬼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许文硕稳了稳哆嗦着的小腿肚,自己毕竟是带队老师,该自己说话的时候还是得自己上,不能这么怂!冯九发摆明了准备整人了,一声不吭的回去自己非让顾局长吃了不可!

  “等……”

  许文硕的“等一下”还没说出口,一道洪亮的声音就打破了会议室内的寂静。

  “且慢!”

  这道声音洪亮有力,一听就知道四灵修为不低!

  众人顺着声音一看,说话的正是区赛第1轮理论赛的头名——张宝宝!

  “喝!好小子啊。看着架子四灵修为可不低啊?”

  冯九发身旁的四名年轻学者暗暗嘀咕,掂量这身修为可不一定比自己低啊?摸爬滚打数十年,混到了地区级的仲裁委员会,才练得的这一身修为。眼前这个高中生,竟能和自己比肩?这已经够nb的啦!

  “嗯?”

  冯九发发出太监似的疑问声,“你说什么?你质疑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冯副主席,我当然知道您是谁。可您刚才说了,一定会给出一个公平公正的裁决,怎么能光凭对方的一句话就下结论呢?这岂不太草率了?”

  就在这时,郭子雅打开了手机摄像功能,柔声道,“冯副主席,各位领导,各位老师。为了彰显我们朔北地区仲裁委员会的公平公正,我现在已经开始录像,并且在网络上实时直播。好让全国人民都能看到我们朔北市公平公正的优秀仲裁组织。”

  会议室内众人,一听这话,纷纷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起来。这tm现在可是开始现场直播了,全国人民啊!现在老子们只认职责,不认领导!

  “副主席!您这样做是否欠妥,不太符合我们的规章制度啊!”

  一名年轻学者身子坐的笔直,虽然并没有站起身来,但是一股正义之气却扑面而来!

  张宝宝默默的竖了个大拇指,牛逼啊!关键时候郭子雅还真有一手!

  “这……”

  面对着郭子雅的镜头,冯九发越发的注重自己的正义大使的形象,轻轻咳嗽了一声,转头对着李天道,“李天。你说张宝宝作弊,可有凭证?”

  迫于现场严峻的形势,冯九发终于放了一句像样的话!

  李天翘着二郎腿,依旧是一副潇洒无所顾忌的模样,对郭子雅所说的摄像、直播,完全不当一回事儿。

  不过,他好像已经预料到会有这样的问话,压根就没有思考,直接开口说道,“冯主席,我当然有证据。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好青年,我自然不会污蔑同学!”

  李天开始往自己脸上贴金。脸不够?自己贴!

  “是负责检查作弊夹带的保安亲口对我说的,这还能有假?”

  “好!”

  冯九发的赞赏脱口而出,随即脸一沉,对着张宝宝说道,“李天是天阳市一中的优秀学子,自然不会诬告你们。你刚才说本主席草率,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有何话说?

  老子要说的话可多的去了!tm保安举报?保安本身就是负责检查夹带的,如果搜到,为什么不当场扣留?反而要放我进来呢?

  而且,就算保安发现,他不报告领导?报告李天?脑子坏掉啦?

  再则,保安举报,哪个保安?姓甚名谁?

  次奥,张宝宝窝了一肚子的火儿,这么不符合逻辑的问题,你冯副主席居然问我还有何话说?你确定不是想巴结李钢想疯了吗?

  冯九发昂着头,一脸正气。作为一名仲裁委员会的领导,规章制度他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但是他更清楚,自己的这个职位就是靠裙带关系搞上来的,现在要是能巴结好李钢?那以后的仕途还不是一马平川?一帆风顺?

  所以冯九发,早就做好了以权压人的打算。几个外来的中学生,又全都是默默无名,也没听说他们有什么后台背景,几个毛小子敢和我斗?哼!

  冯九发扬着高贵的头颅,愈发显得得意了。就差当场笑出来了。

  “吱呀”

  张宝宝咬咬后糟牙,正想发作。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主……席?樊主席,您来了啊?”

  “啊。九发呀,路上耽搁了一会儿了。没耽误事儿吧?”

  门后走进一名六十岁上下年纪的老者,才刚一进门,会议室内的众人就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仿佛王者降临!

  “这谁啊?”

  五方市实验中学的四人全都不认识这位老者,难不成他就是朔北地区高级别竞赛仲裁委员会的主席?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