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冯副主席-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五章 冯副主席

  李天站在不远处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脸上的表情显得非常得意。

  从小到大,李天的考试成绩永远都是班级第一,年级第一,稳稳的第一,从来没有被人超越过。他要考第二,没人敢考第一。

  不是说没有人能超越他的实力,而是真的不敢考第一,但凡考试超过李天的人,放学以后准保挨揍。

  如果挨了揍,还胆敢报告老师或者父母,不仅起不到任何作用,以后还得再挨一顿揍。最后哪怕是捅到校长那儿也管用。

  “我爸是李钢!”

  这是李天最常用到的口头禅,不过也确实管用,不管捅了多大篓子,只要提到这一句,最后一定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李钢是谁?整个朔北地区最大的珠宝商人,经济实力超级强悍。

  有了雄厚的经济实力,购买灵植提升灵力修为也就不是多大哥事儿了,因此,李钢虽说是个商人,但四灵修为还确实不低。

  就是凭借这经济和灵力修为这两方面的优势,李钢不仅和朔北地区的领导打的火热,混的相熟,就连省里的各层关系也维护的不在少数。一年前,又刚刚升任了省工商联副主席。因此,李天虽说是个商人,但是在政商两界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在朔北地区遇到什么大事小情,谁都得卖个面子。

  李天能凭一句“我爸是李钢”,在天阳市从小到大横行十几年,从来没有遇到自己摆不平的事儿,就是天阳一中的校长见了李天都要卖个面子,根本用不着李刚亲自出马。毕竟校长的进一步提拔,不就是李刚一句话的事儿么。

  时间长了,学校里的学生也就服下来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可现在,偏偏跑出一个愣头愣脑的张宝宝?硬是要和自己抢第一名,这不是自己找死吗?不过好在王杰城提前来报告消息,李天已经有所准备,要不然今天还真就让张宝宝给得逞了。

  “李天同学,麻烦你也得和我们去一趟。你毕竟是举报者,不去也不合适。”

  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说话的语气极为客气。看的出来,这位小少爷李天的名声在天阳市不可谓不小。

  “嗯。也好。”

  李天潇洒的整了整领口,看都不看那男子一眼的当先走了出去。同校的另外两名竞赛选手,以及天阳市第一中学的领队老师也乖乖的跟了上去。看这架势倒好像李天是领队老师一般?

  中年男子看着李天嚣张的模样,无可奈何。真心惹不起啊,可能一个不小心自己的饭碗子就得砸了。中年男子恨恨的咬了咬后槽牙,跟了上去。

  时间不长,李天就来到了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内。

  圆形会议桌的一排座位上坐着五个西装革履、年龄不一的学者,正是朔北地区高级别竞赛仲裁委员会的部分领导和成员,今天他们是受到朔北地区教育局的邀请前来解决这次实名举报的仲裁,因为就在这栋楼内办公,所以很快就过来了。

  李天并不在意眼前的这几位“专家”,拉了张椅子就坐了下来,他身后的两名校友和领队老师倒没这么放肆,站了他的身后。

  嗯?

  会议室内的众人都是眉头一皱,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这般不懂规矩?

  有几个火气大点的老师都准备站起身教训李天几句,可转头一想,这天阳市乃是地区政府所在地,卧虎藏龙,鱼龙混杂,弄不好一个不小心就要栽跟头。这李天表现的如此张狂,搞不好就是有后台的?

  几个老师瞪了李天一眼,到底没敢发作。

  不多时,会议室的门又开了。中年女领导带着张宝宝和其他人员也走进了会议室内。

  “冯副主席,人都过来了。”

  中年女领导一脸恭敬的对着会议桌上一位年纪稍长的学者说道。

  “嗯。”

  冯副主席略略点了点头,没有着急安排布置,而是先端起了桌上的茶杯慢慢的啜了一口,这才道,“既然都来啦。那就,都坐吧。”

  冯副主席全名冯九发,是朔北地区高级别竞赛仲裁委员会的副主席,年龄50出头。身形气质颇有领导风范,让人看了总觉得不敢轻易接近。

  冯副主席发话,众人都诺诺的坐在了会议室的座位上。会议室颇大,这些人都坐好后,还有很多空余的座位。

  “小刘啊,主席有点事儿稍微耽搁,一会儿就到。不过,我在也是一样,呵呵。你先说说,怎么回事?说一说吧。”

  冯副主席对着中年女领导淡淡的说道。

  “哦。”

  被称作“小刘”的中年女领导一脸的恭敬,展示出对冯副主席无比的尊崇,“冯副主席,是这么回事,天阳市一中的竞赛选手李天,实名举报五方市实验中学的张宝宝区赛第1轮竞赛作弊。局长交代此事干系重大,务必请仲裁委员会前来仲裁。这才惊动了冯副主席您。”

  “哦?”冯九发一声阴阳怪气,“李天?莫不是省工商联副主席李钢的儿子?”

  座位上的李天倒也有点眼力劲儿,一听这话就明白什么意思,“是。冯叔叔,我是。我爸就是李钢啊!上个月您还到家里作过客,我还见您来着。”

  冯九发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双手一抱拳,“哦!果然是李公子!失敬失敬!”

  “噶?”

  这tm啥情况?堂堂区级仲裁委员会副主席和一个少年抱拳?你tm还要不要脸啊?好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啊?又有领导身份,还真特么恬不知耻!

  旁边的四位仲裁委员会委员,也全都是天阳市大学里的教授学者身份,现在看着副主席的这般举动,都是脸上火辣辣的烫啊。

  丢死人了啊!不要脸啊!读书人的矜持呢!?读书人的斯文呢!?

  靠着冯九发最近的一名中年教授,食指轻轻的顶了顶冯九发的腰部,“冯副主席,注意场合啊。现在咱们是来仲裁作弊问题的。”

  冯九发一听,回过了神来。但是脸上竟毫不觉得羞耻,尴尬的咳了两声,“咳咳。李天贤侄,你先坐好。今天的问题,我作为仲裁委员会的副主席,是绝不会偏袒任何一方的!如果真是作弊,我一定会严厉惩罚!如果是无故胡乱举报,我也一定会按规矩办事!咳咳。”

  说道这儿,冯九发眼珠一转,又补充道:

  “咳咳。啊!我站起来,这是为了重点和大家说明情况!也让你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是一种态度!咳咳。”

  说完,冯九发一脸义正言辞的坐下来。一派严肃的学者风范!

  短短的一分钟不到,冯九发就从刚才的一副猥琐模样瞬间转变了世界正义的代表、正义的化身!这转化速度之快,真是让人咋舌!周围的一群人全都看呆了。

  擦,姜还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