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实名举报-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四章 实名举报

  领导模样的中年妇女看了一眼面前的张宝宝,脸色微微一惊,但随即又恢复了平静。

  眼前这个翩翩少年就是被举报的人!?

  看着不像啊!中年女领导怎么说也在朔北地区教育局混了多少年,阅人无数。看人不敢说百分之百的准确,那也是八九不离十。

  但看到张宝宝的第一眼时,中年女领导天然的感觉到不相信。这张宝宝一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学生模样,长的又特别的面善,任谁看了也不会把眼前这个少年和“违法乱纪”联系起来啊。

  可中年女领导毕竟有了阅历,懂得“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道理。面相虽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内心,但也不是绝对的因素,谁也不会把“坏人”两个字儿写在脑门儿上。

  中年女领导的脸色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她毕竟是当惯了领导的人,见过了不少大风大浪,脸色变幻自如,刚才脸上一瞬间的惊讶甚至没有一个人曾察觉到。

  “老师,您找我什么事儿?”

  张宝宝拨开人群走了出来,彬彬有礼的问道。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看对方穿着区赛的工作制服,张宝宝称呼一声“老师”以示尊敬。

  中年女领导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颇感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不错,还算是懂的一些尊师重道,没有失了礼数。

  “是这样。”中年女领导的语气略微变的柔和了一些,“有人实名举报你竞赛作弊,所以,现在我需要你和我走一趟。还有,你的带队老师也要和你一起走。”

  实名!?

  作弊!?

  本来这中年女领导带着两个跟班走过来,就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更何况中年妇女还在人群中高声质问了两句,几乎全场的注意力都被她给吸引过来了。

  现在又说出“作弊”这两字?人群中马上就议论开了。

  “张宝宝作弊?”

  “张宝宝作弊!”

  “谁作弊?”

  “就是那个刚夺了1轮理论赛第一名的张宝宝作弊?”

  “就是他!”

  “我靠,我说呢,怎么有可能出现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能夺头名?把天阳市第一中学的那些牛逼学霸们全都给干趴下了,想想都觉得真够扯的啊?”

  “哼!垃圾!简直没有道德底线!”

  “这下看他怎么收场?哈哈……”

  “恐怕连他所属的中学也要一块儿跟着受罚啊。最轻也是禁赛5年的处分。呵呵,真是有的受了。”

  “自作孽,不可活!”

  ……

  全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人都有。

  许文硕的脑门上已经渗出了满头的大汗,心中暗自咒骂,次奥,刚才还在夸这个张宝宝,没想到他竟然是靠作弊得来的成绩?这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一会儿就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他张宝宝一个人的身子,这些和五方市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啊!

  靠。这tm就是说出来怕是别人也不信啊?看来自己这次是逃不了一次处分了。张宝宝啊张宝宝,你可把老子给害死了啊。老子就快评职称了,就冲你这个污点,这下tm就全完了。一会儿你可别怪我落井下石啊。

  想着想着,许文硕脑门儿上的汗渗的更厉害了。

  一旁的郭子雅心中也是“咯噔”一声。

  完了。

  这下不仅沾不上光,还得跟着背骂名,张宝宝啊,我问候你全家!

  倒是李春首还算镇静,脸色还是一副平静,略显冰冷。

  李春首轻舒了一口气,哼!原来你是抄的啊?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超越我?实验中学的头名学霸还是我李春首!田校长最器重的,还得是我李春首!

  ……

  张宝宝也是一脸惊讶!作没作弊,自己清楚。完全想不到会有人会诬告自己,而且还是实名举报!?

  “老师,请问是谁举报的我?”

  张宝宝心中实在好奇,这tm招谁惹谁了。

  此问一出,五方市市立实验中学的郭子雅、李春首,连同领队许文硕都把脑袋凑了过来,刚才被气糊涂了,都没想过这是谁举报的啊?

  “这……”

  中年女领导一脸的为难,似乎不愿透露举报人的姓名。

  张宝宝也看出了中年女领导的为难,接着说道,“老师,举报我的人既然肯实名举报,想必已经做好了和我当面对质的准备。所以,举报人一定不介意我知道对方的姓名。老师说出来,不会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

  “嘶,这……”

  中年女领导脸上又是一惊,对眼前这个少年的形象再一次升级了。居然能瞬间看透自己的心思,看透自己的顾虑,而且分析的如此头头是道,这个少年,不简单!

  “好吧。”中年女领导的口气松了下来,“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可告诉你。实名举报你的人,是天阳市第一中学的李天!”

  李天?

  这tm谁啊?劳资压根儿就不认识他啊?这招谁惹谁了,实名举报我?吃饱了撑的啊?

  张宝宝一回头,看向众人,“你们有人认识这个天阳一中的李天吗?”

  三人均是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这时,郭子雅似乎想起了什么,抬头再次看了一眼中央大屏幕,然后缓缓的伸起了食指,指向中央大屏幕的方向。

  大屏幕?

  刚刚五方市代表队的这些人全都看过大中央大屏幕,难道还有什么异常?

  顺着郭子雅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第一名张宝宝,没什么异常,和刚才一样啊?再往下看,擦!第二名,天阳市第一中学,李天!

  李天!

  就是这个家伙?实名举报?

  难道是因为嫉妒张宝宝夺了第一,心怀不忿?

  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倒觉得还可以接受。张宝宝看了一眼中央大屏幕,也是没脾气。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考试考不过我就玩阴的?这可够损的啊!

  不过对方已经实名举报,根据区赛制定的规则,这就要惊动天阳市高级竞赛仲裁委员会来进行仲裁了。

  高级竞赛仲裁委员会是由天阳市教育局的相关教育专家和天阳市的大学高级教授组合而成的专业仲裁组织。但凡在天阳市组织的区级竞赛,如果出现了相关的试题问题,无论是试卷性的试题问题,还是竞赛选手问题,全部都由天阳市高级竞赛仲裁委员会来进行裁决。

  现在有人实名举报了张宝宝竞赛作弊,毕竟是“逍遥杯”区赛,组委会也不敢大意处理,因此还是请了高级仲裁委员会来进行裁决,也免得涉及到的相关学校投诉主办会有所包庇,也算是把一个烫手的山芋送了出去。

  张宝宝吐了一个呼吸,调整了一下心情。现在躲是躲不掉了,他倒是想看看这个李天究竟有什么证据实名举报自己作弊?

  “老师,走吧。”

  张宝宝看着眼前的中年妇女领导,不卑不亢的说道。

  不远处的李天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哼,张宝宝!看你这次死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