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我可能上了一个假大学-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一章 我可能上了一个假大学

  “这……,姑娘到底是不是找我来算那五张草稿纸钱的?”

  张宝宝手已经掏进了口袋,随时准备掏出自己的那几十块钱和对方结账!

  管彤看了看桌子,看了看垃圾桶,明白了。

  “……,当然不是。学弟你误会了。”

  管彤回道。这把老娘当什么人了!?我是会了那五张草稿纸计较的人吗?真是服了眼前的这个少年,才五张草稿纸而已,又不是十几张?哼。

  张宝宝松开了捂着裤子口袋的手,松了口气。原来不是为了算账的。呼,你也不早说!?

  “呵呵。”张宝宝笑了笑,“那姑娘找我是……?”

  管彤把手机掏了出来,“学弟,加个微信吧!”

  能让本小姐主动加微信,你小子也算个人才!在我们天阳学院里有多少和老娘套近乎想加微信的?那排长队可绕明珠国一圈!本小姐现在主动加你好友,你现在难道不该高兴吗?不该兴奋吗?哼。

  ……

  张宝宝听了一愣。这,不太好吧?

  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姑娘既然说了,那要是不加,就不太好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刚用了人家的草稿纸,不答应也不太合适。算了,又不掉自己一块儿肉,也没什么吃亏的。

  “学弟”,管彤边说边接过张宝宝的手机扫了二维码,“你哪个学校的?不是天阳学院的吧?你是几年级啊?怎么和樊教授那么熟?”

  “我不是天阳学院的。和樊教授也是偶然认识。我三年级了。”

  张宝宝随口答道。

  “哦!”

  听到对方说三年级,管彤释然了。这下就全说的通了!

  《火电理论》是大学三年级才学习的专业科目,这少年刚好大三,那就算对这门课程领悟的深刻一些,也算是一个正常情况了。

  在《火电理论》的基础上能够继续提出疑问,进一步研究学习能斯特的《原子链式反应理论》那也说的过去了。

  但是一个大三的学生能在理论知识方面达到这么精深的程度也算是不错了,就是放在天阳市最好的大学——天阳学院里,那也是妥妥的学霸啊。

  管彤点了点头,将扫描好二维码的手机递了过去,“嗯。学弟,三年级能学到这个程度确实不错!继续加油哦。”

  张宝宝接过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姑娘,今天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要参加竞赛,不能耽误。那,就此告辞了。”

  说着张宝宝就准备离开。

  竞赛?什么竞赛!?

  管彤满脸的疑惑,“学弟!你说什么竞赛呀?我没听说最近大学里面组织什么竞赛啊?难道?是你们学院自己搞的小型竞赛?”

  额……,张宝宝一听,对面的女孩儿和自己说的话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懵逼了。

  “姑娘。我是来参加“逍遥杯”四灵竞赛区赛的,我在五方市立实验中学,今年读高三了。”

  “噶?”

  晴天霹雳!

  刚才不是说三年级吗!?

  高三年级啊!?不是大学三年级啊!?

  这,不带这么玩的吧!?

  高三年级你解大三才学的专业问题?还要探讨研究生阶段才可能涉及的问题!?

  管彤的内心是崩溃的,刚刚还以为一切都说的通了,这才几分钟不到,就被生生的打脸啊。

  难道我上了一个假大学吗?

  ……………………

  回到天阳招待所以后,张宝宝躺在床上,乐了。

  学姐?

  嗯。还是很可爱的。不是说她长的多可爱,而是傻的可爱啊。不过自己明天马上就要参加区赛了,没时间想这些无聊的事。

  ……

  第二天上午,五方市代表队的三名成员,李春首、郭子雅、张宝宝早早的起床收拾妥当,由许文硕带队,四个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了朔北地区教育局大楼所在地。

  一进大门,先是一番严格的防作弊检查,包括所有人,就连领队都不例外。

  四个人排着队,看着前面通过检查缓缓前进的队伍。速度那叫一个慢!检查的那叫一个仔细啊!随身行李挨个打开,衣服口袋全部翻出来,金属探测仪全身搜索,带眼镜儿的检查是否有隐藏微型电子设备,就连头发长的都要扒开头发看个仔细!

  三个队员全都是目瞪口呆,他们哪里见过如此细致的作弊检查啊?程序繁多不说,就连检验人员都是万分细致,生怕有人带一片儿纸进去了。

  张宝宝呆呆的看了看排在自己身前的领队许文硕,现在似乎明白了市教育局为什么派一个年轻人出来领队了……

  实在是太恐怖了,就差脱了衣服让人查了啊?就这阵仗要是还能有选手夹带,那真是成精了啊?

  “咦?”

  几个人正看的惊讶、出神,队伍里的张宝宝“咦”的一声喊了出来。

  “怎么了?”

  领队许文硕回头看着张宝宝,一脸的疑惑,没事你“咦”啥?这么严肃的环境你咿咿呀呀的,难不成你还想唱戏啊?

  “额,许队,我刚才看到走进去的一个人像我同学?”

  “你同学?那不可能!今天星期一,除了参加区赛的你们三个,其他同学都在学校上课呢,你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遇到同学呢?”

  许文硕摇了摇头,他根本不会相信张宝宝说的,因为,没有这个可能。

  张宝宝也只是惊鸿一瞥,本来自己也不敢十分确定,现在许文硕这么说,也就没有再答话。

  随着队伍的龟速前进,四个人终于来到了检查口。

  “哪个学校的?”

  一个身穿蓝色正装的年轻姑娘开口问道,看模样应该是属于教育局前台一类,负责各个学校签到工作的。

  年轻姑娘身材凸凹有致,胸前白色衬衣的扣子也被挤压的有随时掉落的可能。面庞一片冷漠,想必是一直问“哪个学校的”问烦了,机械无脑的工作就这么把一位玲珑可爱的姑娘变成了一个怨妇,真是可惜了。

  “五方市市立实验中学。”

  许文硕款款而答,风度丝毫不减,确实有点儿学者的风范。

  “在这儿签字!”

  徐文硕将签好字的签到表递了过去,走到了检查物品的安保人员身旁。

  “你们是五方市的?”

  一个大约十八九岁的年轻保安突兀的问道。

  “是。”许文硕的回答非常的简短。

  “你们四个谁是张宝宝?”

  啊!?

  保安这话一问,四人都是一惊。李春首、郭子雅、张宝宝三人都是第一次来天阳市,怎么这个愣头青的年轻保安就能认识张宝宝呢?不可能啊?这,怎么都说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