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草稿纸也要钱?-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五十章 草稿纸也要钱?

  看完草稿上密密麻麻的演算内容,樊教授将口中的“年轻人”改成了“小兄弟”。

  站在旁边就像空气一般没有存在感的管彤,脸上又是火辣辣的烫。有些大四学生?樊教授这难道是在说我吗?

  再看看旁边正在和樊教授聊的火热少年,管彤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恐怕真的不是来找自己搭讪的!

  管彤捋了捋头发以掩盖自己的尴尬,现在要是有条地缝,自己真能钻进去。

  “樊教授,您对这个光灵的原子链式反应怎么看?”

  “嗯。关于这个问题,首先原子链式反应……”樊教授侃侃而谈,“当然了,如果你还想进一步了解的话,你还可以读一下哈博的《高压实验》这本书,里面也介绍了相关的内容……”

  “樊教授,非常感谢!听了您的见解我感觉自己真的受益匪浅。”张宝宝谦虚道。

  “嗯。”

  樊教授拍了拍张宝宝的肩头,“小兄弟啊,你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深厚的知识储备,那可真是难能可贵啊!只要你继续努力,假以时日肯定能在四灵理论研究方面独树一帜,世界科研论坛上也必然会有你的一席之地啊!”

  “哎呀,樊教授谬赞了。”

  “嗯?还不知道小兄弟的大名?”

  “樊教授,我叫张宝宝。”

  “嗯……”

  樊教授咀嚼了几次这个名字,“不错,不错,我看也是块儿宝。呵呵。对了,这本书,就送你了。也算是我和你有缘啊。”

  说着,樊教授伸手递过了手中能斯特著作的《原子链式反应理论》。

  “哎呀,樊教授,这可使不得。我怎么能白拿您的书呢?”

  张宝宝伸手推辞,可看看书名上黑色的标题苍劲有力,还真有点儿舍不得,毕竟这是能继续提高自己理论水平的课本啊。况且好多地方都买不到的。就连全国排名第七位的大地书店都只剩一本,要是回到五方市恐怕自己就真是有钱也买不着。

  樊教授要是再坚持一次,本宝宝就收下了!

  “哎!”

  樊教授拖着长音,“我都快退休的人了,不差这一本书!你们年轻人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你知识底蕴深厚,又如此爱惜此书,老夫岂能夺人所爱?万万不可再推辞了啊!”

  “这……”

  张宝宝故意显得有些为难,“樊教授,那,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真的是十分的感谢您啊!您真是有大家学者之风度啊!学生佩服,佩服啊!”

  樊教授呵呵乐着,心情似乎特别好。

  管彤看着二人你来我往,心中只是一遍又一遍的震惊,脸蛋上也是一遍又一遍的发烫。樊教授何许人也?那可是天阳学院里响当当的人物啊!就是天阳学院的校长见了也要礼让三分啊,现在居然给你少年赠书!?人家还不要?樊教授又非要给?

  而自己是本校大四即将毕业要考研的学生,还上过樊教授的课,整个过程居然像空气一样,简直没有一点儿存在感?

  可看看桌上密密麻麻写满字的草稿纸,自己又不服不行,少年的实力摆在那儿。只是这大四学姐的脸是真烫啊,再被这么打下去恐怕就要毁容了。

  樊教授和张宝宝又寒暄几句就回家了。毕竟天色已经快黑了,樊教授年纪也大了,晚上的夜风他的身板子可真受不了。

  管彤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啊!樊教授你再不走,本小姐的脸皮都快被你们玩坏啦。

  张宝宝将五页草稿纸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收好樊教授送的书。将手中的笔重新放回了桌上管彤的文具盒里。

  “谢谢!”

  张宝宝面带微笑的道了个谢,不等对方回应,转身就走了。

  “学弟!”

  管彤的声音颇高,就怕张宝宝听不见。

  “嗯?”

  听着像背后传来的声音?不过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自己?毕竟自己在学校也是高三年级啊!自己的学弟学妹倒是一大把,现在怎么自己竟成了学弟了?

  张宝宝疑惑的转过了头,看着管彤,“你叫我?”

  废话!老娘不叫你能叫谁啊?这里还有别人吗?

  “哦。是的。学弟。是我在叫你。”

  管彤柔声细语的说着,语气间竟充满了阵阵妩媚?

  “咦?”

  张宝宝感觉浑身上下一阵酥麻,这不像刚才那个凶女人啊!?

  “咳咳,师……,额,你叫我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学弟。”管彤娇滴滴的声音中妩媚丝毫不减,“学姐这儿有几个问题,想和你请教一下?”

  “……”

  这女人是谁?她要干什么?都学姐了还需要找我请教问题吗?恐怕问问题是假,找我讨要被我写废的几张草稿纸是真吧?

  哼,不就借了你的纸笔用了一下吗?至于吗?几张纸能值多少钱?大不了我张宝宝买了还不行吗?

  想清楚了眼前这个女人的真实目的,张宝宝摸了摸口袋里的几十块钱,“师……,大姐!您那几张纸多少钱?我给您钱还不行吗?”

  “噶?”

  纸钱!?什么纸钱?他在说什么?难道是在咒我不成?

  更可恶的是,他刚才叫我什么!?大姐!?脑残吧?想我管彤气质优雅、貌美如花,怎么看也就是像个二八少女,怎么就大姐了?

  要不是刚才亲眼见识过眼前这少年学识的强大,想着或许留着他以后对自己还有用。否则管彤真想立刻上前将他给掐死?

  不过听说一些超级强大的学霸在学习方面无敌,可在其他方面就会出现脑袋短路的情况,想必眼前的少年就属于这种情况吧?

  算了。姑且饶她一次。

  管彤压下了怒气,重新调节好酥麻的语调,“你叫张宝宝,对吧?刚才听到樊教授问你了。呵呵。我叫管彤,你可以叫我学姐的。”

  张宝宝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三条黑线。

  什么情况!?这个女孩儿什么情况!?逮着人非要让别人叫他学姐?就因为宝宝用了她几张草稿纸?

  切,想什么呢?几张纸钱本宝宝还出不起吗?你是学姐,我还是学哥呢!叫眼前这么个看着年龄也不大的女人学姐?本宝宝可开不了口,我看还是你叫我学哥吧?本宝宝高三!高三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