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找的是同一本书?-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四十九章 找的是同一本书?

  书架如海!

  靠自己一本本的找可真不好找啊!

  张宝宝正在挠着头,就看到一位书店店员身穿制服走了过去。张宝宝一拍脑门儿,嘿,自己怎么就不知道问问书店的店员呢?

  快步跟了过去,轻轻拍了拍店员的肩膀,一个年轻小伙子带着疑问的眼神转过了头。“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您好。能帮我找一下能斯特著作的《原子链式反应理论》这本书吗?”

  店员惊异的眼神看了看张宝宝,“这……,您和樊教授找的是同一本儿书……,因为这本书买的人少,本店就剩这一本了……”店员指了指旁边一位老者的手中,一本厚重的书本封皮上赫然写着:原子链式反应理论!

  “……”

  “……”

  三人先是一阵沉默,不过店员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看这本书?《原子链式反应理论》?这tm都涉及到专业灵修研究生级别的知识内容了,一个面皮白嫩的青少年借这个书干嘛?有病啊?

  “小兄弟,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到了这本书的书名,不过这本书里面介绍的知识过于艰深。我建议您可以到下一排翻阅一下《土灵基础》或者是《水灵百科》等适合的内容,可能你会更感兴趣。”

  店员很善解人意,面带微笑的说道。

  “噶?”

  这个店员小伙儿自以为聪明,自以为调解的很好?《土灵基础》?《水灵百科》?真把我当小学生了啊?

  听了店员的话,张宝宝竟已无力吐槽。可心中的疑问!如果今天不能弄明白!那可真是心痒难耐啊!?

  一旁姓樊的老者也开了口,“年轻人,我看你年纪不大?这本书确实非常的艰深,你真能读的懂吗?”老者动作舒缓,语气柔和。

  看这老者的模样,倒像是个学着,哪怕看不到书,和这位老者交流一番兴许也能有所收获。

  思及此处,张宝宝开口说道,“老先生,这本……”

  不料才刚开口,立刻被店员打断了,“小兄弟!这位可是咱们天阳学院的高级教授——樊教授,可不是什么老先生,呵呵。”

  哦?

  张宝宝肃然起敬,慌忙改了口。

  “樊教授,我是想看一下能斯特在《原子链式反应理论》中关于低温物体比热容的量子力学研究方法和过程,这对于灵修者掌握以雷灵为基础的光灵衍变大有益处,所以,……”

  “哦!?”

  张宝宝话才说了一半儿,樊教授眼中就冒出了光,“你在研究关于雷灵和光灵转化的课题!?”

  张宝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算不上什么研究,只是刚才在读伽伐尼的《火电理论》推演过程中想到了这个问题,我记得能斯特在这方面做过一些研究,所以想细读一读《原子链式反应理论》,看能不能在推演的过程中找到什么灵感。”

  “哦?”

  樊教授扶了扶眼睛,表情认真起来,完全想不到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竟然在理论方面已经有了如此强悍的功底,刚才他说的这些可全都是大学甚至研究生阶段才能会专业学习的内容啊!

  “年轻人!你推导《火电理论》问题的草稿纸能不能让我看一看?”樊教授开始对眼前的这个少年充满了好奇,他是真有如此逆天的实力?还只是夸夸其谈?

  毕竟自己教书一辈子,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毛头小子也见过不少。

  “嗯?”

  张宝宝一愣,看我的草稿纸?自己只是想和他探讨一下《原子链式反应理论》中的一些问题,怎么又扯到自己的草稿纸上了?不过就是几张破纸,让樊教授看看也好,指不定还能指点一下自己推导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呢。

  想到这儿,张宝宝欣然答应,“好啊,那就麻烦樊教授帮我指点一下了。”

  说着二人相伴离开了。

  站在一旁的年轻店员见二人走远了,才轻轻吐了个浊气。呼。本来还以为是个毛头小子,跑到这儿来装大头,谁能想到樊教授竟对这小子如此感兴趣?刚才二人说的话自己是一句都没有听懂,但是有感觉很深奥的样子。

  难道这小子?

  店员擦了擦额头的汗,可恨自己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二十五六了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十七八的毛小子?

  樊教授跟着张宝宝来到了书架外的桌子旁,张宝宝将桌上的五页草稿纸递给了樊教授

  ……

  坐在旁边的管彤本来以为那少年已经走了,谁想又回来了?

  哼?还说不是想找我搭讪?是狐狸就总会有露出尾巴的那一天,你以为自己隐藏的够深?本小姐不吃你那一套!

  “哼!又回来了?还说不是……”

  “额……”,管彤话说到一半,转头看到少年身边的樊教授,两眼瞪的圆圆的,下巴都快被惊下来了。

  “樊教授!您怎么……,在这儿?”管彤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和樊教授打了个招呼。

  樊教授闻声抬起了头,“额……,你是?”

  “樊教授,我叫管彤,天阳学院大四学生,主修水灵专业,正在准备考研。您给我们上过一节‘溶液压力与扩散’的公共课,您可能不记得我了……”

  “哦……”

  樊教授恍然大悟似得“哦”了一声,不过看样子,八成是还没有想起来。教授上一节大课,那台下少说也得有五六百人,没有特殊印象哪能记得住啊?

  樊教授没有再理会管彤,而是继续低头看起了张宝宝的演算草稿,并且不时的发生“嗯”、“啊”、“可以啊”、“不错”这样的感叹。

  认认真真的把五也草稿都看完,樊教授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普通的大学生都比不上你的水平啊,答题思路啊、逻辑思维啊,这些方面都非常的不错。”

  樊教授将手中的草稿纸放下,笑盈盈的看着张宝宝,“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深厚的理论水平,难能可贵啊!唉,简直比我们学院一般的大四学生都要厉害!还没请教小兄弟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