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我就站着听-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三十二章 我就站着听

  周一,展翼班。

  讲台上老班康吉扶了扶自己的金丝边眼镜,手掌轻轻的敲打着讲台的桌面,“同学们,这次全校大考已经结束了。这次考试,是为了从全校选拔参加五方市四灵竞赛而隆重举办的,田校长对这次考试格外的重视!”

  “现在考试已经结束,成绩单就在我的手中。”老班康吉微微的抬起了右手,手中攥着这次全校大考展翼班同学的全部成绩和名次。

  讲台下的同学纷纷的看向老班康吉的手中,眼睛里全都放着光。所有人都非常的好奇,这次考试结果究竟如何?

  刘伊蓉心里也非常的忐忑,自从得知考试的这一个星期以来,刘伊蓉比以前更加的努力学习,每天回家以后都会强迫自己温习功课至少两个小时,再加上自己之前的成绩一直就保持的非常好,所以刘伊蓉对于自己这次的考试成绩结果报有很大期望。

  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刘伊蓉抬起头,直直的盯着老班手中的成绩单,狠狠的盯着,仿佛刘伊蓉能透过纸面看到第一行的名字一样,她希望这个名字是,刘伊蓉。

  除了刘伊蓉意外,班里的其他尖子生,像徐伟、贺天琦、白涛、徐月茹、周子浩等,他们的心情也都是一样,希望自己可以在随后班主任念名次的时候第一个念到自己。

  班级后排的一些同学相对来说就安静多了,毕竟对于自己的考试成绩和名次没有太大期望。

  但要说他们不想知道成绩那是假的。他们同样强烈的希望得知的自己和同学的成绩,首先希望自己的成绩不要退步,否则回家难免挨揍。其次,谁都想知道这次考试的班级头名是谁?谁可以这么nb?

  所有同学都在期待着,期待着老班康吉宣布成绩的这一刻。

  尖子生期盼着,后进生已经准备好了羡慕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前方任何一个有可能获此殊荣的同学。

  相对来说成绩中等一些的同学还比较耐心。老班念出的名次对于他们而言更像是一面旗帜。他们会在老班念出第一名的同学以后知道自己以后该巴结的方向,至少在以后遇到难题的时候知道该找谁去问。

  教室中仿佛充满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扑通。”

  “扑通。”

  ……

  “现在我宣布本次全校模拟考试的成绩,张宝宝……”

  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老班稍作停顿,好像是故意卖个关子,他微微拉下眼镜儿,目光透过眼镜的边框偷偷的瞄着台下同学的一举一动。

  讲台下的同学刚一听到这个名字也是一阵错愕,尤其是那些班级里的尖子生,血液倒灌,瞬间坐的笔直,精神高度紧张,生怕老班再说出“第一名”这样的字眼。但想清楚名字是张宝宝后,又松了口气。张宝宝?怎么可能?

  “老班这次怎么了?好像是在倒着念全班名次。不是一贯的风格啊?”

  “你懂什么?学校这么重要的考试!老班当然想把第一名留在最后一个压轴的位置才宣布啊!?临时改变一下念法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

  有个同学实在憋不住心中的好奇,左顾右盼的议论了几句。

  老班康吉轻轻咳嗽了两声,继续念道,“张宝宝,万物理论基础300分,火灵理论98分,风灵理论100分,水灵理论95分,土灵理论100分,总成绩693分!全班排名,第一名!”

  话音刚落,全班炸开了锅。

  “啥!?”

  “这不科学!?”

  “张宝宝?还第一?哈哈,真好笑……”

  “垃圾?”

  ……

  有几个性格冲动的男生差点儿拍案而起,也亏得站在讲台上的人是老班康吉。这要是换个别的老师还真不一定能hold住这凌乱的场面。

  谁都不相信,全班、甚至是全校垫底的张宝宝竟然能在这个这么重要的全校联考中脱颖而出?

  与其说是不相信,情绪中更多的成分是不能接受。

  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像徐伟、贺天琦这样经常考入班级前三的学霸,在听到张宝宝的成绩以后,像被人抽去脊梁似得往座位上一瘫,面如死水,嘴巴半张,仿佛一记狼牙棒被人狠狠地砸在了脑袋上一样。

  刘伊蓉心中则是五味杂陈,她毕竟是见识过张宝宝曾破解老班难题的人,听到张宝宝的成绩虽然心中极不愿承认这是真的,但是也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刘伊蓉双臂盘在身前的课桌上,表现还算平静,等待着老班继续宣读成绩名单。

  班级后排的同学,则是纷纷的扭头看向了张宝宝。这部分同学基本上已经没有自己能够辨别真伪的能力了。他们仔仔细细的盯着张宝宝,仿佛希望从他的面部表情中能够看出什么端倪。

  张宝宝听到了老班念出自己的名字,则是轻轻地吐了一口气,仿佛紧绷着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

  但是张宝宝的表情却十分的平淡,仿佛念出的这个名字不是自己,而是别人。既没有过分的欣喜,也没有过分的失落。从他的面庞上再也读不出任何其他信息。

  “作弊!这一定是作弊!我抗议!”

  突然班里第三排中间靠走道位置的一个同学呼的站了起来,高声的抗议,表情非常的激动,整张脸都涨的通红。

  “康老师,班主任!我抗议,这肯定是作弊啊!太明显了!*裸的!”

  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这位同学身上,包括展翼班的班主任康吉。

  “哦?周子浩?”

  老班扶了扶金丝边眼镜儿的边框,表情显得略感惊讶。

  周子浩在展翼班中也是一名典型的尖子生,在班级里的成绩也是经常能杀到前五。甚至在高二的一次月考中还取过一次第一名,唯一的一次第一名。

  但是现在看来,他对这次全校联考的班级第一名也是志在必得。因此,在听到张宝宝的名字后感觉非常的失望。

  可如果第一名是别的尖子生,像徐伟、贺天琦、刘伊蓉这样的,恐怕他也不会站起来挺身抗议。但结果是张宝宝,周子浩就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

  老班好像已经猜到了会有人抗议似得,神情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反而很是轻松,款款的说道。

  “周子浩,你说张宝宝作弊?可又什么理由或者证据?”

  周子浩愤愤的回道,“康老师,这是明摆着的啊?他是全班的垃圾,全校的垃圾,他怎么可能会考到全班第一呢?就是他努力,也顶多从倒一变成倒二、甚至是倒三,但这全班第一就有点儿太假了?这简直就是光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哎……”老班康吉悠悠一声长叹。“周子浩。首先我作为你的老师,我要提醒你一点。你可以说出你的怀疑,但你不能讥讽你的同学。什么叫垃圾?是你给张宝宝定义的吗?”

  周子浩闻言,也自觉自己刚才说的太过激动,言不择词,把自己想的话全说出来了。因此自认理亏,低下了头没有应答老班的问话。

  “周子浩”老班接着说道,“你可以有自己的疑惑,但是你不能凭空的指责你的同学。除非你有十足的理由。如果光是靠你的猜测的话,我不能认同你的观点。”

  “同学们。请听我继续念完。张宝宝总分693分,全班排名第一。全校名次,也是第一。”

  “哇………………”

  “啥?我刚才聋了,老班说啥?”

  “这,这,这也太妖孽了吧?”

  “这已经不能用科学来解释了……”

  “全校学霸李春首也被干趴下了?”

  “我的李春首,居然?不敌?”

  ……

  台下乱成一片。

  如果说刚才老班康吉念出的全班第一,同学们还迫于老班康吉的威严还不敢胡乱造次。那么现在老班念出的学校第一,已经完全冲破了同学们的理智,所有人都在乱哄哄的相互议论着。此刻就算是五方市实验中学的校长田有文站在台上,恐怕也改变不了这个现状。

  但是老班康吉一脸平静,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面对现在的状况。

  ……

  十分钟过去了。

  随着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小,老班才清了清嗓子,“同学们安静!”

  全班这才从一片混乱中回复了过来。

  老班重新看着周子浩,“周子浩。这次的考试学校非常的重视。每个考场的监考老师全部都会在考生进入考场之前进行金属探测,并且严格检查夹带。所以,能走进考场的张宝宝要想作弊的话,只剩下偷看其他同学试卷这一种可能性了。”

  “但是,张宝宝所在的是全校的最后一个考场。他偷看谁的?而且他的成绩现在是全校第一!谁能通过偷看别人的试卷考到全校第一名呢?”

  听了老班的话,周子浩也点头认同。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己刚才的失言,灰溜溜的又坐下了。

  随后老班继续念完了全班同学的考试成绩和名次情况。刘伊蓉考了640分,全班第二,全校排名第60名,也是一个相当优异的成绩。

  ……

  下课铃声响起后,还没等全班同学围到张宝宝身边东问西问,张宝宝就被老班康吉叫走了。

  来到了高三年级教师办公室,老班康吉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张宝宝啊。额,唉,别站着了,坐下,坐下来我和你说。”

  咦?

  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