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伏击-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三十章 伏击

  “原来是这么回事!”张宝宝若有所悟,眼神中放着光。

  随着张宝宝学习能力和实践能力的不断提升,张宝宝的推理演算能力也在不断的得到加强。无意识中居然破解了天使系统的一个小秘密。

  窃喜之余,张宝宝重新摊开了书本。现在时间就是生命,自己要拼尽全力去应对下周的全校大考,可没时间在这里胡思乱想了。将手边的浓茶盖上盖子,张宝宝取出了一粒浓缩*醒神丹,张开嘴吞了进去。

  味道有些稍苦,就是不知道具体效果怎么样?今天晚上正好试一试,实践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张宝宝右手握拳,锤了两锤自己的左胸膛。开干!

  ……

  蓝丹的制作改进工艺推理和理论证明过程如下:………………。写完了最后一道目——去年的高考大题:“请考生根据图示信息对蓝丹的制作工艺过程进行改进,并且写出理论证明过程。”张宝宝合上了笔盖。

  将草稿纸上将自己的推演、运算过程和习题册给出的参考答案进行了对比。

  艹!就连张宝宝自己都不敢相信,和参考答案居然没有任何差别,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错一个!

  什么叫逆天?这就叫逆天。

  说出来恐怕都没人信,高考题的难度?随手一做,和标准答案完全一致,就算是阅卷老师想扣分,也没有扣分的理由啊?

  今天晚上脑袋的思路竟然如此清晰,丝毫没有困倦之感,答题又是有如神助。

  张宝宝满意的放下了手中的草稿纸,刚想抬手看一眼表,这时,自己的闹钟响了!

  早上7点!

  “啊?”

  这tm不知不觉已经早上7点了?之前自己一晚上喝浓茶,到凌晨4点也是极限了,今天没有任何感觉,居然很轻松的学了一整晚?

  张宝宝关掉了闹钟,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这,这简直太神奇了。张宝宝一直认为凌晨4点就是自己的极限,再学下去已经没有任何的效果,脑袋都不转了。

  而现在,除了眼睛有些发疼,脑袋想问题都还是清清楚楚,有条有理,并且自己此时根本没有一丁点儿睡意,是越学劲头越大,越学越爽。

  天使系统果然是童叟无欺!

  张宝宝慌忙起身小心翼翼的把剩余的4粒浓缩*醒神丹装到了自己之前那个透明的塑料小瓶中。这种宝贝可得好好保管。对于自己晚上爆肝学习这tm太管用了!

  可就是剩下4粒不够用啊?自己最少还得再坚持6天,这缺两粒啊?

  “哎”

  张宝宝轻轻叹了一声,看来还是自己脑海中的意念不够强烈,否则肯定还能多奖励两丸的。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没用了。缺出来的两天自己再想办法吧。

  打来一盆冷水,认认真真的洗了把脸,吃过早饭。迎着朝霞张宝宝再次踏上去往学校的路,跑步前进,绝对的。

  ……

  就这样五天时间一晃而过,期间除了去看过两次余龙,其余的时间就全部是在上课学习、下学复习。并且在这段时间张宝宝对小胖的辅导下,小胖的学习成绩也有了一个比较明显的好转。更重要的是,小胖的学习态度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至少在上课的时候,小胖再也不会睡觉了。就连小胖自己都说,这几天晚上自己睡的特别踏实,睡的特别香。

  张宝宝对此事嗤之以鼻。以前你把白天的时间全睡了觉,晚上tm还能睡的着吗?晚上睡不着肯定是熬夜玩手机。晚上熬夜玩手机不睡觉,那白天肯定困啊,白天继续睡,晚上接着玩儿……,这tm不是恶性循环吗?

  现在改变了生活作息规律,白天学习肯定累啊,晚上回家自然也就睡的好、睡的香。晚上睡好了白天又有充足的精力去学习,累了晚上回去再去好好睡,……,这个叫良性循环。

  良性循环,恶性循环,效果能比吗?

  二者的差别当然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张宝宝和小胖即便是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依旧引起了班里同学的注意。

  后三排的好些同学都过来问了,“你俩tm这两天是一起发神经了还是怎样?”小胖和张宝宝二人默然,谁都没法给对方解释什么,只能是走自己的路,让疯狗去叫吧!

  前排的同学倒是没有讽刺过他们什么,毕竟那些尖子生自己的学习还忙的顾不上,哪有精力去管你最后一排的垃圾有什么变化?即便你们垃圾开始学,和尖子生又有什么关系吗?能对尖子生构成威胁吗?所以,前排压根没有人关注后面的世界会发生什么改变。

  再则,王杰城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过学校了,他的下具体落没人知道。但是没有他教室里还真就安宁了不少。毕竟像王杰城这种水平半吊子,还喜欢各种显摆自己的同学还真不多。要不是他家里还算有几个臭钱,恐怕他在学校都不太好混。

  ……

  傍晚时分,张宝宝家里。

  小胖坐在破旧书桌旁认真的运算着,忽的朗声一笑,怪叫道,“呜哈!”

  正在认真温习的张宝宝真被吓了一跳,“艹!你不好好算算题,怪叫什么啊?哥哥我心脏不好。”

  小胖眉毛向上一挑,得意道,“哥我算出来了。你看看,怎么样?”

  张宝宝接过小胖手中的草稿纸,细细看了一遍整个运算推演过程,确认无误后,赞美道,“不错啊!你小子进步可以啊。嗯,日后必成大器,呵呵。”

  受到肯定的小胖更是眉飞色舞,脸蛋上的两团肥肉不停的在甩动着,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心。

  “今天就到这儿吧。剩下的就需要你自己复习了。后天就要考试了,记的临阵磨枪啊!”

  “知道。放心吧。”小胖收拾好了书包就回家去了。

  张宝宝将旁边临时给小胖搭建的木板子重新搬到了别处,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了透明的塑料小瓶子,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

  爆肝学习了6天!吃下了5粒浓缩*醒神丹。到现在为止张宝宝一个小时的觉都没有睡过,这种变态的学习方式全是靠着这5粒浓缩*醒神丹才坚持下来的。但是今天,断药了。

  没有了醒神丹的帮助,恐怕前5天通宵学习时欠下的觉都会在今晚袭来,这tm怎么弄?自己现在还不能睡,还没到考试结束,自己还得拼!

  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弃!

  张宝宝从院子里打来一盆凉水,又从屋子里冲了一杯超级浓的咖啡。这是张宝宝在今天放学回家的路上从商店里花了一百块钱大钞买来的,一共一小瓶,张宝宝准备两天喝完,不加糖。

  准备完毕,张宝宝重新坐回了座位,撸起了袖子。现在家里就这么个条件,抱怨已然无用,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干!

  ……

  到第二日清晨闹钟响起时张宝宝喝下了最后一口苦咖啡,将桌上已经堆成山的课本和练习册收拾妥当,张宝宝站起身再次在脸盆里洗了一把脸。

  一个晚上的时间,张宝宝已经记不得自己洗过几次这样的冷水脸了,不过结果还好,总算坚持了下来。虽然学习效率没有醒神丹帮助时那么好,但总归还是不错。只是个中艰辛,只有尝过的人才懂得。

  第二天晚上,张宝宝如法炮制的坚持了下来。

  考试当日的清晨,本已经身心俱疲的张宝宝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疲惫和困惑,心中有的只是激动。到了检验自己这段时间学习成果的时候了,张宝宝的心跳明显比其他时间跳跃的更加有力。

  有人说考试之前由于紧张晚上睡不好觉,但是又害怕自己在考场上做题过程中睡着?张宝宝对这种说法完全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能让自己紧张一晚上的考试,那说明是一场在自己心目中占有很重要地位的考试。靠前都已经开始紧张了,那坐在考场之上岂不是更紧张?这么紧张的氛围中怎么可能会睡的着?

  当然不会了。所以张宝宝也完全没有这种担忧。

  此时的张宝宝更像是一名角斗士,站在一片黑暗的竞技场门口。等待着那扇铁门的打开。铁门打开阳光刺入时,就是张宝宝挥舞宝剑冲出牢笼之时!

  张宝宝吃过早饭,收拾好了考试用具,踏上了前往学校考场的路。跑步前行。当然的。

  在去往学校路上的最后一个拐口时,突然一根铁棍在拐角处甩了出来。亏得张宝宝长期锻炼,已然身强体健、反应敏捷,要是再换一个人恐怕已经被铁棍打破头了。

  最后一个拐口,拐过去就是五方市立实验高中。

  但是现在从拐口走住了两个人。一个瘦子染着黄发,手持一根铁棍,一个胖子染着绿发,手里拿了一把斧头。

  看来刚才偷袭的那个人就是染了黄毛的瘦子。

  两人敢在大街上明目张胆的持械行凶,恐怕这背后定有什么缘由。

  “二位大哥,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这样偷袭我是几个意思?”张宝宝站稳身形,开口问道,要是能说服对方,倒也算省事。

  绿毛胖子接口道,“你和我们是没仇没怨。可是你和咱们龙纹格斗场的胡主持有点过节,那就没办法了。我们也是替人办事,你躺到医院里也不要怨我们。”绿毛胖子倒是毫不隐瞒。

  “胡主持?”张宝宝眨了眨眼睛。

  “对,就是龙纹斗场a区的主持人,胡英逸主持。”绿毛胖子继续补充道。

  张宝宝想起来了,原来是他。对面胖子一直说主持,张宝宝还以为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庙里的修佛大师了?原来是那个地下斗场的主持人啊。

  “大哥,甭跟他废话了,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吗?咱们收拾了赶紧吃早饭去吧。”黄毛瘦子在旁边催促道,他显然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