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奔跑的小胖-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二十五章 奔跑的小胖

  听着龙纹地下a区斗场内的山呼声,张宝宝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喜悦。

  他心里现在担心的,是余龙。

  他想知道余龙现在的伤势究竟如何?他的身体能不能康复?还是说,他已经……

  “张宝宝,我能不能留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啊?”

  好几个刚刚看完对决的女生涌到了张宝宝周围,纷纷向张宝宝索要电话号码。张宝宝没有理会,现在自己忧心忡忡,哪有心情和几个不相干的女生说闲话。

  张宝宝拨开了人群,穿了出去。

  “哎,别走啊。帅哥,至少加个微信啊!”

  “我的电话是187345678891,给我打电话,联系我啊!”

  “我的电话是186856984569,……”

  ……

  身后仍是一片你言我语的嘈杂声,张宝宝没有理会,径直离开了龙纹国际竞技场的大门。

  刚走出大门,就碰到了气喘嘘嘘刚刚赶到的小胖,他正趴在走道旁边的一个垃圾桶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略作休息。

  看到走出来的张宝宝,小胖一阵惊愕。

  “宝宝,你?”

  张宝宝两手一摊,“我很好。不过现在我要去看余龙了。你怎么说?去还是不去?”

  “我,额……,王杰城他……?”

  “他?可能不是太好,不过也没什么大问题。我只是揍了他一顿,他没有生命危险,这已经是我能够忍耐的极限了。如果他调节的好的话,下周上课我想你应该就能看到他了。”

  小胖张大了嘴,“你的意思是,你,赢了???”

  “那不然呢?”

  小胖站直了身子,走到张宝宝的面前细细的从上到下打量着张宝宝,像是在看一件文物那样的仔细,“我的天呐?你这已经是第几次让我刮目相看了?对了对了,王杰城不是有法宝吗?桓曲石?燃着火的桓曲石?你是怎么对付的?”

  “那不过是王杰城花高价买的一个玩具而已。我没看出有什么特别。”

  小胖献上了自己的膝盖。

  “不说了。我得赶快到余龙家里,我现在心里想的全是余龙的伤情,有什么事咱们以后再说。”

  “那什么,你们pk的详细过程你总得给我讲讲吧?不够意思了吧?”

  “你走不走?”余龙并没有回答小胖,而是反问道。

  小胖无奈,叹口气,“走,我走。一起走吧?”

  “那你还是随后来吧。快点儿啊。”

  话音未落,张宝宝已经撒开脚丫子飞奔了出去,如离弦之箭。

  小胖望着一地扬起的飞尘,“你丫倒是等等我啊!”挪动着肥硕的屁股,沿着原路开始往回返,小跑步,尽量。

  ……

  余龙家,院落。

  “张宝宝,你进来吧。别再外面站着了。”屋内传来女人的声音,张宝宝听得出来,是王婉容阿姨。

  张宝宝轻轻地“嗯”了一声,不过想必谁都不会听到的。轻轻地推开门,张宝宝走了进来。

  客厅内,身着牡丹花旗袍的王婉容神情显得非常疲惫,根本没有往日中年少妇散发出的独有韵味,反而多了几分沧桑,也显得更加的衰老。一身妖艳的服装与老态的面容此刻竟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沙发的另一头,一位身着浅灰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大背头依旧光滑油亮,只是神态同样显得疲惫不堪。

  中年男子抬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张宝宝,“你一定就是张宝宝吧?快过来坐吧。”

  张宝宝不知该如何应答,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推辞。迟疑了两三秒,还是走了过来,坐在了沙发的末端。

  刚一坐定,张宝宝语气柔软的问道,“余龙的伤,……,怎么样了?”

  “龙儿性命无碍。”王婉容将额前的一缕头发撩到了耳根后,接着说道,“龙儿已经醒来过一次了。事情的大概也和我们说了一些。可是他毕竟重伤未愈,我们也没有多问。现在就是想和你聊聊,余龙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阿姨,我能不能去看看龙儿,哪怕就一眼。”张宝宝答非所问,神情非常的焦急,不过能听到余龙还活着的消息,这对自己来说已经是今天能听到的最大的好消息了。

  王婉容面露难色,“余龙刚服了一些伤药,他现在既有外伤又有内伤,需要多加静养,恐怕不便……”说到这儿,王婉容的眼中有水光闪动,她自觉有些失态,赶忙从袖口处掏出了一方绣有牡丹纹饰的丝巾擦拭眼泪。

  “王阿姨,对不起。”张宝宝有些自责,“我不该提这种过分要求的。龙儿的伤势很重,我不该只想着……”

  “没事。”旁边端坐的中年男人打断了张宝宝的说话,“你和我们说说经过吧。”

  “这是余龙的父亲,余成。”王婉容插口解释。

  张宝宝点点头,“好的,余叔叔,……”

  随即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交代给了余成和王婉容夫妻二人。

  余成点了点头,“嗯。和龙儿说的没有差别。张宝宝,你不用自责,这件事情我们不能怪你,毕竟你也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龙儿了。”

  说道这儿,余成吐了一口浊气,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茶几上,“可恨这个王杰城,才小小年纪,一个高中生,就如此玩弄心计,心狠手辣,如果我放由这种人继续为非作歹,那他以后只怕会更加变本加厉的危害五方市市民的安全和社会治安!闹不好还会变成明珠国的一颗毒瘤!我一定会让他去他该去的地方好好学学怎么做人!”

  “还有那个地下斗场!怎么能放任这种私斗场所公然存在呢?”王婉容也是义愤填膺,看的出来她对龙纹地下斗场的厌恶程度。

  余成双眉紧蹙,“容儿,这个龙纹竞技场我是听说过的。恐怕这个地方并不简单,不是我一个市委秘书所能操纵的。”

  市委秘书!?

  张宝宝在脑海中转动半天,原来余龙的父亲是五方市的市委秘书。怪不得余龙家庭条件优渥,经济实力雄厚。市委秘书在五方市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官了!

  实验中学的田校长,在余成面前恐怕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下属了吧?

  如果余成真的准备好好教一教王杰城怎么做人?那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再简单不过得事情了。

  张宝宝正襟危坐,望着沙发对面若有所思的余成肃然起敬。

  “张宝宝,我听我爱人说余龙受伤以后体内好像吃过什么精妙的药丸?这个事情你可知道一些什么?”

  这,……

  张宝宝一听,知道。当然知道了。就是自己喂给余龙吃的万能回复丹啊?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可是如果贸然这么说的话,恐怕会引起余成夫妻二人的怀疑吧?

  “是的,叔叔。我知道。余龙受伤的时候是我给余龙服下了一颗丹药。”

  “什么丹药?竟如此玄妙?我听容儿说,若不是这颗丹药有起死回生之能,只怕我们夫妻二人再做什么也是枉然。”

  余成继续问道,旁边的王婉容也直直的看着张宝宝,显然对这颗药丸是极度的好奇。

  “额……,其实也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就是一颗普通的丹药吧,是,是,哦,是我娘临走之时留给我的。”

  张宝宝实在没法解释,总不能告诉二人是天使系统给自己的吧?那到时候就更说不清楚了,关键时候还是搬出自己的母亲来应对一下吧。虽然母亲走的时候张宝宝还年幼,但也依稀记得母亲曾经也是经常炼制丹药的。

  “哦!原来如此。”王婉容听到这个答案完全没有起疑,仿佛张宝宝的母亲有一颗能起死回生的神奇丹药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嗯。这就说的通了。”余成也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对这个答案也是表现的十分认可。

  咦?

  张宝宝反倒生起了一些疑问,看他们的神情应该是都认识母亲的。王婉容阿姨自不必说,余成好像对母亲也十分熟悉,看样子他们一定是知道一些自己母亲的情况,甚至知道自己父亲的一些事情也不说定哦。何不趁现在出言相问?

  张宝宝鼓了鼓勇气,“余叔叔,王阿姨,你们都认识我的母亲,对吗?”

  王婉容眼中现出一丝柔情,“那当然了。要不没有当年月搡姐教我种植灵植、凝练丹药,就没有我王婉容的今天。”

  余成没有说话,只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我母亲究竟去了何处?她为什么丢下我?我的父亲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张宝宝一连串的问话,像多年积压在自己心头的一处火山,仿佛有喷发之势。

  王婉容看了看余成,二人都为难的沉默了起来。

  果然!

  就算是有人知道些什么,都不会有人告诉自己的。

  奶奶是这样,余成和王婉容夫妻二人也是这样。只怕就算自己以后遇到了其他能够知情的人也是一样,没有人会告诉自己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自己的父亲是杀人凶手?是罪犯?母亲呢?难道也是?

  可是就算如此,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呢?

  无论母亲,和父亲,他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们究竟发生过什么,张宝宝都觉得自己是可以承受的。无论好的坏的。

  自己想要的,无非就是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