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不安的一天-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二十二章 不安的一天

  “下次让我遇见他,我弄死他!”小胖恶狠狠的说着。

  张宝宝低着头,两只手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脸,没有说话,神情显得非常痛苦。毕竟余龙也算是自己的一个学生,况且王杰城的目标本来应该是自己,余龙算是躺着中枪了。张宝宝的心里充满了懊悔和自责。要是余龙再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怎么对得起王宛容阿姨?

  但是王杰城真的会对一个小毛孩子下杀手,这是张宝宝怎么也想不到的。毕竟王杰城和余龙素昧平生,更谈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龙纹地下斗场王杰城已经稳操胜券,何必再对一个奄奄一息的小朋友痛下杀手呢?

  谁都想当竞技场上的王者,但通过这样的途径让自己上位,王杰城晚上能睡的安稳吗?做多了亏心事,晚上有鬼来叫门的。只怕是王杰城已经被自己内心的黑暗遮蔽了双眼,已经再也无法分辨善恶了。

  可笑他现在还在享受着胜利者的荣耀。

  张宝宝摇了摇头,自己又与王杰城有什么深仇大恨呢?从来没有。只是在班级里关于几道四灵问题发生过一些甚至不算争论的争论,仅仅因为如此?余龙就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就算余龙的性格倔强,也不应该得到这样的结果吧?

  况且,王杰城利用的,就是余龙倔强的性格。

  “王杰城!”张宝宝咬牙切齿的从嘴里一字一顿的吐出了三个字。

  余龙家院子里的花还在怒放,迎着娇柔的风轻轻的摆动着。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浅灰色西装,留着一头精致的、油光滑亮的大背头的中年男人匆匆的走进了院子,瞥了一眼蹲坐在台阶上的张宝宝和小胖二人,并没有理会,径直走进了屋子。张宝宝依稀听到“龙儿在哪儿?”这样的问话。

  至夜,王宛容和中年男人都没有再出来。张宝宝打发小胖先行回家,顺道到自己家里去和奶奶告个假,就说今晚住在小胖家里不回来了,省的奶奶担心挂念。

  晚风起,习习风来,张宝宝紧了紧身上鲜红色的白色衬衣。

  ……

  第二日清晨,小胖早早的来到了余龙家里,手里提着两个热包子和一盒纯牛奶,看到蹲坐在台阶上瑟瑟发抖的张宝宝,小胖竟面露怒容。

  “张宝!你tm就在傻傻的在这儿蹲了一晚上啊!?你好歹找个避风的地方钻一钻。你丫是有病还是怎么回事?你这样小光头余龙就能没事?”

  “……”

  张宝宝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眼神有些空洞、无神。

  小胖也起了恻隐之心,态度立马又柔和了起来,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扔给了张宝宝,又将两个热包子和一盒牛奶递到了张宝宝的手里。

  “快吃吧。”小胖边说边坐到了旁边的台阶上,“你说你至于吗?余龙他肯定会没事的,你就算在这儿守一天也没用啊。昨天晚上怎么说你就是死活不听。”

  “……”

  张宝宝没有答话。

  “赶紧把两包子和牛奶吃了,好歹垫巴点儿,你今天还要和王杰城那孙子pk呢,就你这状态,宝宝,我说句实话,我是真的担心你。咱俩好歹同窗两年,志趣相投。我真不忍心看你被王杰城那孙子痛殴,唉。”

  “痛殴也就算了。要是,要是你也被王杰城那货下了杀手,要是你也和余龙那娃的结局一样,那可怎么办啊?”

  看着小胖子石亮达蹲在台阶上唉声叹气的说道着,也不知这话是在劝解还是安慰自己?不过张宝宝知道小胖也是出于好心。

  张宝宝没有答话,把两个热包子和一盒牛奶胡乱吞了下去。经过了昨天那件事的痛苦折磨,张宝宝真的感觉有点身心俱疲了。

  “今天的课?你还上不上?”小胖边问着,边用两只胖嘟嘟的肉手揉捏着自己脑袋上两个太阳穴位置,表情也显得有些烦躁。

  “不去了。”张宝宝的话依旧是冰冷冷的,丝毫听不出有一点儿温度,从话语里也无法感知到他现在的心情,“你帮我请个假吧。”

  小胖无奈的瞥了近在咫尺的张宝宝一眼,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二人蹲坐在湿冷的台阶上,屋子里面灯火通明,但是听不到任何声音。谁也不知道余龙现在的情况如何?

  里屋内。

  ……

  “余成!你马上向龙儿身体‘神庭’和‘印堂’两处穴位注入三成精纯水灵力。快!”

  王婉容一声令下,身着浅灰色西服、留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应了一声,丝毫不敢含糊,催动身体能量,迅速的向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小光头余龙身体的对应两处穴位注入了两股精纯的水系灵力,只见两股纯蓝色如水柱模样的灵力缓缓的流动在中年男子和余龙的身体之间。

  中年男子额头上,渐渐的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双目紧闭,脸庞上的肌肉似乎在不断的抽动着,表情极为痛苦。

  余龙身体的另一侧,王婉容也将一股精纯的玫红色灵力像一道水线一样缓缓的注入了余龙胸口附近的位置。

  王婉容直直的盯着余龙,双眼中不时地闪烁着晶莹剔透的水花。

  “龙儿……”王婉容呢喃着,爱美的她现在完全顾不上自己凌乱的头发、憔悴的容颜和苍白的面庞。

  须臾,中年男子水灵注入完毕,缓缓的站起了身。

  双脚才刚落地,还没有站稳,一股热血直接从中年男人的口中喷射而出。

  “噗!”

  中年男人匆忙从口袋中掏出一方绣有牡丹花样的丝质手帕捂在了嘴边。

  “余成!你怎么样!?”

  “别管我,我没事儿。你专心为龙儿治疗。”

  “我能想到的办法我都试了。各系灵植诸如天麻、人参、黄芪、冬虫夏草、何首乌、灵芝、枸杞、锁阳、生地、党参,这些我都已经化成精纯花灵输入了龙儿体内。可是,可是他还是没有半点儿反应。”

  王婉容显得有些焦急,话语之间竟也不像平时那般干练、优雅。

  “容儿你也不要太过心急。你曾经是整个五方市最好的辅灵师之一,如果你治不好龙儿,就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到。你不要太急躁。再过一个小时我再给龙儿输入一次水灵力。”

  中年男人的话语沉稳有力,有条不紊。王婉容的心情似乎也渐渐稳住了。

  “余成,你也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灵力损耗过重的话,你也会……”

  话未说完,中年男子余成伸出一只手掌,示意王婉容不要再说下去。

  王婉容略一低头,“要是月搡姐现在还在,一定可以……”

  余成轻轻蹙起了眉头,“往事如风,月搡姐既然已经决定离开就自有她的道理,一切顺其自然吧。”

  “可我的龙儿?”

  “眼下,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你也别想那么多了,还是专心灵力输入护住龙儿的心脉。我刚才也探查过了,龙儿似乎已经服用过什么灵丹妙药,体内还有气息游走的痕迹,虽然微弱,但是我能感觉的到。”

  “灵丹妙药?”

  “对啊。你研究灵植丹药数年,难道不是你给龙儿服下过什么丹药吗?”

  “怎么可能?龙儿被送到这儿已经人事不省,怎么可能还能张口服药?我从来没有给龙儿服过什么丹药。”

  “这,……,先不要多想了。救龙儿要紧。一切都等治疗结束以后再想不迟。”

  “嗯。”王婉容轻轻地点了点头,收敛心神,继续给余龙体内注入精纯灵气。

  ……

  屋外庭院中。

  张宝宝抬起头疑惑的看着面前的小胖,“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让你上学去么,顺便给我请假啊?”

  小胖撇过头,没有立即回答张宝宝的问话,而是依旧坐到了张宝宝旁边的台阶上。“学校去过了,班主任见过了,假也请过了。放心吧。”

  “那你怎么回来了?”

  “你一个人在这儿我能放心吗?况且你下午还要和王杰城pk啊?大哥!我实在放心不下啊!”小胖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不过随即轻声叹了口气,语气再次变得缓和了起来,“再说了,我就是在班里也没用啊,我什么都学不会,也什么都不准备学,典型的学渣一个了。在哪里还不是一样?所以,我也请了假了。”

  张宝宝看了小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心中充满了感激,眼神中也充满了温情。小胖虽说学习成绩很差,但是为人善良,算的上自己真正的朋友。

  中午时分,小胖又出去给二人买回了两个盒饭。张宝宝也胡乱扒拉着吞了下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消散,就像小河中的流水,无声无息,便是一去再不复返。

  到了下午5点钟时,屋内仍然没有传来任何动静,小胖一直在窗户边朝里面瞄着,但是却什么也看不到。

  张宝宝蹲坐在石阶上,心中焦虑。

  “张宝儿,我看别等了。这比赛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再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小胖转身走到张宝宝的身前提醒着。

  “……”

  张宝宝一阵沉默。

  小胖也憋气,歪着头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

  ……

  又半个小时后。

  “宝啊,你要是再不出发,恐怕这时间可就有点不赶趟了?你就是现在出发都没有时间回家换衣服的?”小胖这回是真急了,站直了身子挡在张宝宝的面前,誓要张宝宝给句话的架势。

  张宝宝抬起手腕看了眼表。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