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挑战-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二十一章 挑战

  张宝宝怒吼着爬上了阻挡在自己身前的铁丝网,几个健壮的安保人员见状纷纷扑了上来,合力将张宝宝拉下,狠狠的按压在地面上。

  “住手!”

  “住手!”

  ……

  张宝宝痛苦而又无力的嘶喊着,四五个肌肉壮硕的安保人员死死的将张宝宝压在身下,任凭张宝宝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铁笼斗场内的结果也不会发生任何的改变。

  王杰城的桓曲石伴着熊熊烈火朝着余龙的心口猛力的射了过去,虽然余龙用尽了全身力气想要躲避,但是桓曲石来势凶猛,速度又极快,余龙已是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炙烈的桓曲石在余龙的胸膛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余龙,应声倒地。

  周遭的看客再次发出了热烈的呼喊声,“王杰城”的名字也被一遍一遍的呼喊着。

  ……

  比赛结束。

  安保人员放开了躺在地上痛苦万分的张宝宝。张宝宝没有多想,用脏兮兮的手抹了一把脸就冲到了铁笼的门口,一脚踹开锁着的铁网门冲了进去扑到了余龙的身前,蹲下身子,脱下自己的白色衬衣堵住了余龙还在流血的胸口,不一会儿,白色衬衣就被染成了鲜红的血色。

  张宝宝不停的叫喊着余龙的名字,但是余龙就是没有半点儿反应。这时,龙纹斗场内的医护人员也跑了过来,在余龙身旁一番查探以后,摇了摇头,离开了。

  “艹,你们倒是救一下余龙啊?你们聋了吗!?”

  “他已经死了。也省的我们送他去医院了。你自己收尸吧。”两名满身痞子气的医护人员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怎么可能?余龙不会死的?艹。”

  张宝宝焦急的用力按压着余龙的胸口,双眼中闪烁一些水花。

  “余龙,你别怕。宝哥来救你了。别怕。”张宝宝像个神经病一样蹲在铁笼的角落自言自语着,“宝哥救你,救,怎么救。万能回复丹!对,宝哥有万能回复丹,这就给你吃。别怕。啊。”

  张宝宝展开已经鲜红的白色上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塑料小瓶,拧开盖子将最后一粒万能回复丹倒出来,送到了余龙的嘴里。

  张宝宝抱住余龙,已经血红的白色衬衣重新压在余龙的胸口。

  铁笼的门刚才已经被张宝宝一脚踢飞了,在铁笼门口的方向,一位身着蓝色西装的主持人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铁笼斗场内,声音清亮的说道,“女士们先生们,经过刚才王杰城和余龙两位选手激烈的角逐,最终的胜者已经产生,那就是——王,杰,城!”

  说着主持人将王杰城的手举了起来,对着话筒继续说道,“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为胜利者王杰城尽情的欢呼吧!”

  主持人对着话筒狼嚎一般的尖叫了起来。

  王杰城站在聚光灯下,神彩飞扬,一脸得意,高高的将双手举起头顶,看着已经沸腾的斗场内,仿佛他是一位王者,正在接受臣民们的顶礼膜拜。

  台下,人潮涌动,疯子一般的看客疯狂的呼喊着。仿佛铁笼角落里死去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蚂蚁。

  没有人会去关注死去的失败者,麻木又疯狂的看客们只会疯狂的去追逐、追捧胜利者,就算胜利者是一头禽兽!

  张宝宝轻轻地扶着余龙缓缓的躺在地上,看着他红润的面庞渐渐的变灰、又渐渐的变得惨白,张宝宝心如刀绞。他站起身来,走到了主持人的身边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银色麦克风,脸色坚毅。

  “王杰城你这个畜生!我张宝宝在此向你发出挑战!有种你就再和我打!”

  张宝宝的话说的冰冷,没有一点儿温度,在透过麦克风后,被全场数台大型音箱将音量扩大了无数倍。沸腾的a区斗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主持人也是一脸的惊愕,仿佛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台下的安静只保持了短短的几秒钟时间。

  “应战!”

  “应战!”

  “应战!”

  …………

  喊声由弱至强,不多时,斗场内已经完全被这一种声音覆盖了。疯狂的看客根本不在乎铁笼内互残的人是谁,他们在乎的,只是铁笼内有人在不断的争斗,你死我活。

  张宝宝面色坚毅的站在铁笼中央,仿佛一座冰山,虽然没有言语,但是却让人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意。

  王杰城面对这种情况已是骑虎难下,但是他的脸色非常的平淡,缓步走到张宝宝的身边,轻声说道,“呵呵,我的目标本来就是你!这下,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随即夺过张宝宝手中的麦克,大声的说道,“我接受挑战!”

  台下,再一次沸腾了。犹如暴风雨夜的海面,波涛汹涌、骇浪惊涛!

  身穿蓝色西装的主持人精神振奋,仿佛又看到了巨大的商机,迅速接过王杰城手中的麦克,“女士们先生们,这场龙争虎斗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获胜者王杰城先生还没有走出斗场就接到了新的挑战者张,额,张先生的挑战。这一定会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擂主和挑战者究竟谁能成功?让我们拭目以待!请大家随时留意龙纹斗场全网通直播的app公告,及时前来观看、押注。祝大家晚上愉快!再见!”

  主持人见缝插针的本事真的不容小觑,几番挑逗已经引起了人们对下次pk对决的兴趣。主持人引着二人走出铁笼,前往前台签生死文件。

  “帮我照顾余龙,我签了字就回来。”走到小胖身边时张宝宝轻声的丢下了这句话。

  小胖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三人离去。

  签好字后,王杰城又撂下几句狠话,和周围的狐朋狗友欣赏了半天自己刚才在台上的威风之后才得意的离开。

  张宝宝压着怒火回到了余龙的身边。

  “宝宝,你太冲动了!”

  不料张宝宝刚蹲下,小胖就甩出了这样一句话。

  “张宝,你刚才也看到了吧?王杰城那孙子把那个石球运用的那么灵活,想必也不是练了一天两天了?那个桓什么石,我看你买不起吧?就算凑钱买的起,你有时间练习吗?你的小徒弟余龙已经搭进去了,我不想你也再搭进去啊?”

  “……”

  张宝宝一言不发。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张宝儿,我知道你心情很不好,算了。事情已成定局,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咱们先把余龙抬出去吧。”

  “……”

  “哎,你准备怎么和这孩子的家里说啊?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怪你,你该做的也全都做了。只是这个孩子太倔,嘿你怎么这么倔呢?”

  “……”

  “张宝儿,你也别太难过。你这么一直憋着不说话我挺担心的啊。”

  “……”

  “唉,你再这样我可真有点儿怕了啊?那个,你和王杰城的决斗定在什么时间了?”

  “明天。明天晚上。”

  “啊?靠。这么快?你连修炼的时间都没有啊。”

  “……”

  二人说话的功夫,余龙的眼皮好像翻动了一下。虽然只是一下,而且动作很轻,但是没有逃过张宝宝的眼睛,张宝宝的心跳急速的加剧了!

  “小胖!快!和我把余龙送回家。快!”

  “怎么了?”

  “他还活着!”

  “啊!?”

  小胖一身惊呼,立马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话不再多说,翻身就将余龙背在身上,张宝宝护着余龙的后背,三个背影急匆匆的离开了龙纹地下斗场。

  路上张宝宝几次尝试拦车,但是没有一辆车肯停下来。看到一个胖子背着一个面色惨白浑身是血的小孩,身后跟着一个俊俏青年,身穿一件染满血的白色上衣。过路的司机任谁看了这样的场景都不肯停车,也不会停车,哪怕是出租车。

  关键时刻小胖还是靠谱也够仗义,一路背着余龙跑回了家,中途和张宝宝替换过两次。二人刚将余龙背扶进了他家的院子,王宛容就闻声走了出来。看到小胖背上伤痕累累、面无血色的儿子余龙,王宛容花容失色,顿时也是惊得呆了。

  但是也就是至多两三秒钟王宛容就马上反应了过来,引着小胖、张宝宝二人来到了里屋卧室,在这个过程中王宛容甚至没有一句问话,走到了床边三个人小心翼翼的将余龙扶到了床上躺好。王宛容这才开口,“你们两个先出去,我要为我儿子疗伤!有什么话完了再说!”

  王宛容的话语虽轻,但是言语甚是有力、不容置疑,张宝宝和小胖应了一声就往门边退了出去,临出门之时已经看到王宛容在开始运动,向余龙体内不断注入一股玫红色灵力。

  张宝宝和小胖蹲坐在余龙家院子里的台阶上,各怀心事。

  “张宝儿,你说余龙这孩子能治过来吗?”

  张宝宝扭头看了一眼汗流浃背的小胖,“能!肯定能!如果不能我这辈子要自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