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余龙的对决-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二十章 余龙的对决

  “现在我宣布,余龙和王杰城的对决pk现在,开!始!”

  随着主持人宣布竞技开始,围绕在a区附近观看格斗的人群瞬间沸腾了。尤其是那些平时和王杰城比较要好的、相熟的,现在都纷纷拿出了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对准了竞技场内,就等着录下王杰城胜利欢呼的场面了。

  张宝宝钢牙紧咬,手心不断的渗出汗渍,不由自主的双手又紧紧握成了拳。隔着一道坚实的铁栅栏仰视着铁笼内的余龙和王杰城二人。余龙的在台上的一举一动都揪着张宝宝快速跳动的心脏,毕竟这件事儿是王杰城冲着自己来的,可最后却让虽然有点儿倔强但却内心纯良的小光头余龙躺着中枪了,早知道自己当初就该签字?

  可是王杰城这个阴货从来没有和自己直截了当的说明过,如果正面挑衅,以现在自己的水平绝不惧怕王杰城,可这孙子总要耍阴招,自己怎么可能不提防?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张宝宝愤恨的一拳锤在身前的铁栅栏上,一道铁圈开始嗡嗡作响。但是在斗场嘈杂的环境内,人群都疯狂的冲着铁笼里的余龙和王杰城呐喊着,打着响亮的口哨,谁都没有在意这个铁栏的小小变化。

  还是怨余龙这小子太倔强了,磨破了嘴皮都不肯换自己前来。在王杰城允许的情况下,向主办方提出申请,自己替换余龙参赛的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张宝宝不断在脑中胡思乱想,内心五味杂陈,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空虚。

  ……

  “宝啊,你快看看,我觉得余龙快不行了。”身旁的小胖推了推张宝宝,这才把张宝宝从一片胡思乱想之中给拉了出来。

  张宝宝抬头看向竞技场的铁笼内,只见余龙的右腿小腿肚处已经有一片被烈火灼烧的伤痕,行动已经极为不便。双拳护在胸口,作了一个龙拳招式中的守势,眼睛直直的瞪着对面的王杰城,一脸坚毅!

  张宝宝心中焦急万分。

  凭一套在市面上已经不怎么流通的破书《龙拳》,学了几招基础的龙拳拳法,就想打赢从小修习灵术、比余龙高了整整6个年级的王杰城?这确实不太现实。

  张宝宝转头再看王杰城,这货的身前凭空悬浮着一颗鸡蛋大小的石球,石球上还燃有熊熊的烈火,王杰城就是凭借这枚燃火的石球将余龙的小腿击伤的,或者说烫伤。

  “桓曲石?”

  “什么?你说什么?”小胖听到张宝宝好像说了什么,但是由于周围的环境过于嘈杂,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桓曲石”张宝宝像是在回答小胖,也像是在喃喃自语。

  桓曲石是一种采自天行山脉的石头,以其强大的硬度著称于世,其莫氏硬度89,仅次于刚玉,在市面上经过雕琢打磨的优秀桓曲石也能卖出一个特别高的价格。灵术修习者在自身土灵力修为不足的情况下,可以利用购买桓曲石随身携带的方法来弥补自身在这方面的不足。

  现在在王杰城身前悬浮的那块燃火的石头正是桓曲石!

  王杰城在桓曲石上再施以火系灵术燃火,最后以风系法术招风催动,便把这一块极其坚固的石头变成了一件称手的攻击性武器。

  小胖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同时也对张宝宝的知识量侧目。这些知识都需要有强大的万物理论基础才能知晓,否则一般人就是见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更不会懂得其来源和功能。

  “擦。”小胖吐了口唾沫,“看来王杰城这孙子是下足了血本,要下杀手啊?这桓曲石在市民上价格也不便宜吧?这小子仗着家里还有几个臭钱,买来杀伤性这么大的武器,这不算作弊啊?”

  张宝宝没有做声。

  毕竟小胖只是吐一吐糟。看过了那么多期的网络直播,小胖对龙纹地下格斗场的规则是再清楚不过了。

  那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只论输赢,不问手段。只要你进了二人格斗的铁笼,那就只能有一个胜利者走出来。余下那个失败的人无论是死是伤,主办方一点儿都不关心。他们只关心胜利者,因为只有胜利者才能为他们带来源源不断的看客和压注的人,而这些人越多,主办方能赚到的钱也就越多。

  如果失败者受了重伤,已经不能自理,那么主办方会把他送去最近的医院,然后就和自己没关系了。如果失败只是受了轻伤,主办方连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自己从哪儿来,自己回哪儿去?

  如果格斗场内一个不小心把失败者打死了,那么主办方只会通知你的家人来认尸,毕竟生死合同签在那儿,主办方又有强大的后台保障,任谁也没什么办法。如果逾期没有来认领尸体,则尸体一律由主办方私自处理,具体怎么处理就没有人知道了。

  因此,在这个黑暗的格斗场之内,生死只是一线之间的事情。

  而这个倔强的光头余龙,就像是头初生的牛犊,什么都不惧怕。也许是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懂。

  无知者无畏。

  这可真是害死了余龙!现在看来,王婉容阿姨要余龙多学点知识是一点儿错都没有。如果你能活着出来,宝哥一定好好的多教你知识。

  “呼”

  冒着熊熊烈火的桓曲石在王杰城的催动下再次袭出,如离弦之箭,直直的朝着余龙的面门而来。

  “王杰城!你个畜生!你的对手是我!你下死手是想杀死余龙吗?”张宝宝眼看着情势紧急,已经顾不得一切了,站在铁圈外开口大骂。身旁的小胖也扯开嗓子应和着。

  嘈杂的人声里王杰城似乎是听到了张宝宝和小胖的骂声,扭头俯视着看了二人一眼,嘴角微扬,眉毛上挑,眼神鄙夷的斜了二人一眼就转回了头。

  燃着熊熊烈火的桓曲石直直的朝余龙击来,余龙一个闪身,桓曲石没有击中余龙的面庞,而是狠狠地击打在了余龙的左肩膀之上。

  桓曲石坚硬的棱角直接把余龙的左肩膀砸开了一道丑陋的裂口,桓曲石上火焰炽烈的灼伤又仿佛是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几种不同感觉的痛楚沿着余龙身体里的神经深深的传入了大脑中,余龙痛苦的嘶喊着。

  “啊!!!!!!!!!!!!!!!!!!!”

  台下任谁都看的出余龙的伤势已经极其严重,铁笼内的胜负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但是麻木的看客和投注者就是看见这样的鲜血直流才能感觉到精神上的亢奋。王杰城的冷血朋友们更是纷纷拿着手机记录着这些他们自以为很骄傲的画面。

  疯狂的欢呼声此起彼伏的响着。

  这些刺耳的喊声就像是一道道利剑在慢慢的、一遍遍的割裂张宝宝早已紧绷的神经血管和心脏。张宝宝默默祈祷着,胜负已分,希望王杰城就此罢手吧。

  但是台上的王杰城显然并不是这样想的。

  王杰城看着对面小腿肚和胳膊上鲜血直流的余龙,显得很得意,好像通过这场铁笼内格斗的胜利以后,自己就能成为像柴昊那样的王者一样了?王杰城两手手指翻动,被催动的桓曲石再次发起了进攻!

  桓曲石在空中“呼呼”的飞舞着,片刻,余龙的双腿已经被击出了四五个血窟窿,余龙完全没有抵敌之力,双腿一软摊倒在了地上,血流不止。

  鲜血沿着地板蜿蜒的流淌着,就像是刚从火山中喷发出的岩浆一般。

  台下的人群更是像疯了一般的呼喊着王杰城的名字。王杰城笑容满面,双臂伸展着,仿佛是一位胜利的王者,享受着台下人群痴迷的呼喊。

  “艹!王杰城这是在戏弄余龙!故意击伤他的双腿却又不结束比赛。艹!”身旁的小胖看着王杰城得意忘形的笑脸,怒火中烧的对着张宝宝抱怨。

  张宝宝自然也看的出来,王杰城故意避开要害击伤余龙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灵力修为是多么的牛b,继续享受台下的欢呼,直到他觉得满意了才会结束这场比赛。就像是猫抓到了耗子并不立即吃掉,而是先肆意的玩耍、戏弄,等它觉得无趣了才会一口吃掉这只耗子。

  张宝宝的手掌紧紧的握成拳,指甲扎进了掌心的肉里渗出了丝丝的鲜血,一股锥心的刺痛钻进了大脑的神经里。

  张宝宝努力克制着自己,他希望王杰城就算是击伤余龙也好、戏弄余龙也罢,至少不要伤害余龙的性命。

  张宝宝在心中祈求着国主任逍遥显灵满足自己的愿望,在张宝宝的心里,任逍遥就是像伸一样的存在。

  台上的王杰城将双臂缓缓的垂落,周围人群呼喊的声音也逐渐降低了下来,直至最后a区格斗场内没有一个人再说话、再呼喊,全部都是静悄悄的一片。每个人的眼睛都直直的盯着台上的王杰城,等待着这一场格斗的结束。

  王杰城缓缓的抬起了右手,目露凶光,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已经摊到在地、奄奄一息的余龙。右手食指捻动,王杰城凝神敛气,牟足了劲儿将身前燃着烈火的桓曲石朝着半卧在地面上的余龙狠狠的射了出去!

  “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