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你不配-学沫的天使系统-
学沫的天使系统

第十八章 你不配

  王杰城的脸色明显开始紧张了起来。

  这tm肯定有问题!

  王杰城平白无故求什么字?而且还是求名字?求名字张宝宝这还真是头一回听说。再看王杰城满脸的不自在,张宝宝几乎可以断定,这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思及此处,张宝宝抬起白纸对着阳光仔细的看了起来。

  嘿!

  白纸下方居然还垫了一层复写纸,复写纸的下方好像是一张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张,具体是什么张宝宝看不清楚。正想撕开瞧个仔细,王杰城上前一把将纸张夺了过来。眼见阴谋没有得逞,王杰城也干脆撕破了脸皮,“垃圾!让你写字是给你脸。你还怀疑老子是吧?老子现在不用你写了。滚吧你。”

  “王杰城你tm到底想干什么?”旁边的小胖已是怒不可竭。张宝宝也是一脸怒容,这个王杰城他到底想干嘛?

  “切。两个垃圾。懒的理你们。”

  王杰城扔下这句话,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不tm神经病吗?”小胖仍然怒气未消。

  “行了。你也说他是个神经病了。咱们怎么能和神经病一般见识呢。食堂吃饭去,走着。”张宝宝劝慰小胖,实际也是在劝慰自己。

  小胖吐了口浊气,二人并肩走出了教室。

  在去食堂的路上,张宝宝一言未发。他在思考刚才的事情,刚才那个白纸在阳光的映照下,自己明明看到了下面垫有一页密密麻麻写满字的纸张,类似于文件。但是具体是什么,自己也没有看清楚。但是无论那页纸是什么,它肯定不简单。

  而王杰城又究竟想让自己在什么文件上签字呢?

  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以后必须多留意着点儿。

  下午放学以后,张宝宝收拾好东西回家。跑步前进。拐了最后一个弯儿到达自己家的巷子口,突然一个左鞭腿凌厉的朝自己踢来,夹杂着强劲的风劲,这一腿的威力绝对不弱!

  张宝宝甚至都来不及反应,但是潜意识已经催动了身体中的能量,左手一个捻指,自己身体左侧瞬间就凝成了一道花岗岩的石墙,虽然厚度并不大,但是足以防住身体左侧偷袭而来的凌厉一腿。

  “哎呦。”

  一声喊痛,偷袭者跌倒在地。张宝宝左手一收,石墙瞬间消失。扭头一看,偷袭者居然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爱徒——余龙。

  “嘿。小龙子,你这躲在角落里偷袭为师不算正人君子所为吧?”

  小光头余龙倒在地上双手一直捂着自己的左腿,表情痛苦不堪。不过想想也是,谁的一条肉腿踢在花岗岩石上不疼啊?

  “哎呦,宝哥。你以前不是沙墙吗?这怎么几天不见又改石墙了啊?你,你也太会玩了吧?”余龙痛苦的抱怨道。

  “好徒儿啊,为师也在一直进步一直提高啊,况且对于偷袭者,为师当然不会手下留情了。”

  “哎呦,我哪里是什么偷袭者啊?我不过是,不过是,想测测你的反应快不快而已。再说了,龙拳已经学了不少时日了,这腿也总该练练了吧?总不能厚此薄彼啊!”

  看着小光头余龙躺在地上还是一副倔强的样子,张宝宝是既觉得好笑又觉得可怜。缓步走到余龙身前,蹲下了身子,细细的察看了余龙小腿上的伤势。

  “小龙子啊,也亏得你还没学习腿功,刚才的那一腿啊看似威力无比,实则力道不足。也幸亏如此,小腿的伤势才算不打紧。只是肿了一些,回去好好抹点消肿止痛的药膏,休息休息也就没事了。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可不准再偷袭为师了啊?”

  余龙听了张宝宝的话后揉了揉小腿,费力的半坐起身来,“知道了宝哥。不过,宝哥你不是有疗伤灵药吗?那个叫,叫什么万能丸的?给我吃一粒不就完事儿了吗?”

  呦呵,这小家伙的口气倒还挺不小的。

  “万能回复丸?”

  “嗯。”

  “你都知道那是疗伤灵药?所以说那种药是很宝贵的!你这才一点点小伤,还犯不着动用那么金贵的药吧?再则,我实话告诉你了,万能回复丸,就剩一颗了。”

  “什么!?”余龙听了似乎感觉特别震惊,“就一颗了?怪不得,我就说宝哥也不像个小气的人。”

  余龙低着光头略一沉思,“算了。那这次我就自己抹点药膏算了。”余龙勉力站了起来,有点一瘸一瘸的朝回家的方向走去了。

  嗯。看样子问题不大。看着余龙离去的背影张宝宝心中估量着余龙的伤势,看他走路的那个样子,回去抹点消肿的膏药不出一天肯定回复个八九不离十。

  哎?不对啊。难道这小子猫着这儿这么久就为了偷袭本宝宝一脚?

  “余龙!站住!”张宝宝厉声说道。

  余龙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宝哥,你还有事儿?”

  “我没事儿。我问你刚才一直等在这儿等我有什么事儿?不会只是为了测试我的反应吧?”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咱们一周学一次我感觉时间太短了,我和我妈妈说了,想让你给我加课,以后下午放学了咱们学半个小时。”

  说着余龙从怀中掏出一本册子,用力朝着张宝宝扔了过来。

  张宝宝眼疾手快,稳稳的抓在手里。一看封皮——《谭腿》。呵!

  “宝哥,这本书我刚看了半天,总觉得怎么也不得要领。刚才一试确实也差远了。上次那套龙拳我已经练熟了,下次咱们学这个腿吧。今天我先休息了。”说着,余龙继续一颠一颠的离去了。

  余龙练功心切,张宝宝倒是也能理解。毕竟余龙的四灵修习基本上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大的长进了。而余龙对武道修习的热爱又太甚,简直可以用“痴”来形容。如果余龙坚持下去,又有好的老师不断教导,那以后必成大器。只是这小子好战之心太强,总是想找人切磋切磋。行事举止特别不稳当,还是比较让人担心的。

  当天晚上,张宝宝在家把今天课堂学过的内容温习了一遍以后,又翻开了余龙交给自己的《谭腿》开始学习了起来,毕竟明天要教给余龙的,这个课么还是要好好的备一备才好。

  漫漫长夜,在白色台灯的柔和灯光陪伴下,张宝宝继续翻开了书本。

  ……

  第二天,教室内。

  张宝宝刚坐到座位上小胖就凑了过来了,一脸神秘。“张宝,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你赶紧说。”

  “额。王杰城那孙子报名五方市龙纹地下竞技场的格斗比赛了!”

  “什么!”张宝宝一听,确实感觉到特别的吃惊,“那孙子也不怕自己被打残了?有勇气,我喜欢。”

  “你怎么知道他会被打残?”

  “昨天你视频里放的啊?那褐色马甲,那浓黑墨镜,我靠!谁去谁残啊。”

  “这龙纹格斗场的规矩你不知道啊?”

  “我当然不知道了。我怎么会知道呢?我也没必要知道啊。”

  小胖的脸色开始严肃了起来,娓娓解释道,“柴昊在五方市龙纹斗场几乎已经称王了,一般人谁会去挑战他?但是地下斗场为了赚钱,就需要有大量的人来这儿竞技,所以但凡双方自愿的都可以参加,对手也都是提前定好的。竞技过程网络全程直播,你知道光这个直播龙纹斗场就能赚多少钱吗?这还不算现场下赌注的。”

  “那优胜者就会赢很多钱了?是吧?”

  小胖点了点头,忽又用力的摇了摇头,脸上的肥肉被甩动的哗啦啦直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王杰城。”

  小胖不等张宝宝接话,接着说道,“王杰城又不是傻瓜,他怎么会挑战柴昊呢?你知道他的对手是谁吗?”

  “我哪知道。”

  “余龙。你知道这个余龙是谁吗?才初一。这王杰城不是缺德吗?不过这小孩儿也是傻啊,缺心眼儿吧?他怎么会答应签字呢?”

  余龙?

  靠!余龙!居然是余龙!王杰城的对手竟然是余龙!

  怎么会这样呢?

  小胖还在张宝宝耳边继续分析着,但是张宝宝已经一句话都听不进去了。张宝宝完全陷入沉思,王杰城是怎么认识的余龙的?他为什么要挑战余龙?像他们这种级别的赛事,即便赢了王杰城也赚不了多少钱吧?

  如果不是为了钱?那他为了什么?

  艹!难不成他的目标是我?!

  想到这儿,张宝宝再也冷静不下来,“啪”的一声,手掌狠狠的砸在了身前的课桌上。

  旁边的小胖马上停了口,全班人都被一声巨响惊呆了,纷纷回头想看个究竟。

  张宝宝顾不得这许多,站起身来走到了王杰城的面前,怒道,“你tm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什么意思?”王杰城装傻充愣。

  “龙纹地下斗场,为什么找余龙!?”

  “哦。”王杰城的这个哦字拖的很长,意味深远。“我和余龙都是自愿参赛,我们两厢情愿都已经签过文件了。现在已经交到了龙纹竞技场。这事儿和你没关系吧?”

  “你昨天想骗我签的就是这份文件吧?”

  王杰城脸一撇,“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开始装孙子了是吧?敢做不敢认?”

  “切,你神经病吧?”王杰城把头一扬,斜着眼盯着张宝宝,“你不过是个垃圾,全校垫底的垃圾。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三道四?我告诉你,你不配!”

  王杰城的一个“配”字喷了张宝宝一脸唾沫星子。

  教室里的同学虽然都在看着热闹,但是根本看不懂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议论了起来。就连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学委刘伊蓉都是一脸的疑惑。但是看着时间快上课了,也不好再去询问什么。

  “叮铃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