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投其所好-顾少的漫长追妻路-
顾少的漫长追妻路

029 投其所好

  吃过午饭后,顾修杰跟温云婷两人到处逛了逛。然后又把车开回温云婷公司门口,两个人开着各自的车,分别接人去了。

  顾修杰当然是去接顾延平,而温云婷负责接温云姝了。

  顾修杰昨天就跟顾延平打过招呼了,叫他今天穿得正式一点,毕竟今天算是正式的跟未来岳父岳母见面嘛,第一印象还是很重要的。

  只是当顾延平看到顾修杰时,却是大跌眼镜。

  “哥,你叫我穿得正式一点,怎么你自己却穿得这般随意啊?”顾延平上了车后,不解地问道。

  难不成顾修杰就不需要给温云婷的父母留个好印象了?

  “我有穿得随意吗?只是穿得休闲了点而已,刚才见云婷,她也没说什么了。”实际上,顾修杰之所以穿成这样,也是有他的原因的,只是现在还不便跟顾延平说罢了。

  “哥,你不紧张吗?”顾延平看着顾修杰一脸轻松的样子,不由开口问道。想着一会儿要见到温云姝的父母,他现在就已经开始紧张起来了。

  “有什么好紧张的,以前你不是见过她父母。”顾修杰说的是扫墓的那一次,后来他才知道,温云婷是去祭拜她的亲生妈妈。

  顾延平听了顾修杰的话,先是一愣,后来才反应过来,顾修杰说的见过父母是何时的事,“那时候我跟云姝都还是学生,再说也只是偶然碰到,都不能算是见面了。”

  “那次以后,你都没有再见过云姝她父母吗?”顾修杰想着,他跟温云姝在一起也有好几年了,难不成就只见过她父母那么一次吗?

  “说起来到现在我们都还是学生了,都还没有真正的踏入社会,再加上你跟云婷姐那事,云姝根本就不许我去她家了。”

  顾修杰听了不由皱了下眉头,说起来这事还是因他而起啊,看来他得快点跟温云婷重修旧好,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火车站的停车场,顾修杰看到温云婷和温云姝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顾大哥,一会儿怎么安排坐车啊?”待顾修杰和顾延平走过来后,温云姝便开口问着顾修杰。

  “说说你的想法?”顾修杰反问道。他想知道温云姝顾虑的是什么?

  “除了我爸妈,还有我表姨和表姨的女儿,这里就你跟我姐会开车,总不能说让我爸妈他们跟你们坐一个车吧?”此时温云姝心里想着,明天她就去驾校报名学开车去,以后再遇到这样的问题就不会这么头疼了。

  “也好办啊,之前我跟你姐已经商量好了,一会儿我们就在外面吃饭,就看叔叔阿姨他们是否需要先回去休息一下,或者直接去酒店吃饭。让叔叔坐我那辆车,你和阿姨还有你表姨母女两个就坐你姐的车。”顾修杰做出了安排。

  可以顾修杰这样的安排是最合理的,既免去了温云婷和温云姝姐妹俩独自面对那个所谓表姨母女两人的尴尬,同时也不用让顾延平一时间去面对未来岳父岳母两个人,都是男士嘛,投其所好,也许还能套些近乎。

  “哥,你说让云姝的爸爸跟我们坐一辆车?”听到这样的安排,顾延平一脸紧张地问道。

  “是啊,只让你面对未来岳父一个人,已经算不错了。”顾修杰看着顾延平说道。

  温云婷听了,不由笑了笑,“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啊,先走岳父政策,让延平先讨好未来岳父的欢心?”

  “姐--”温云婷的话引来温云姝的不满。

  “延平的未来岳父也是我的,我们都需要讨好。”顾修杰一句话,让原本抱着看戏心态的温云婷一下子红了脸。

  温云姝看自己姐姐这样,不由在一旁偷着乐。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顾修杰看了看时间,然后对温云婷他们说道。

  “好,走吧。”顾延平深吸了一口气,便跟着顾修杰一起走着。

  “看延平那样子,他是真的紧张啊。”温云婷走在后面,小声地跟温云姝说道。

  “谁理他。”温云姝撅了撅嘴说道。

  “真的不理他,真不想嫁给他吗?你啊,就是这样,喜欢口是心非,有必要吗?他会紧张还不是因为他在乎你,爱你吗?”温云婷在一旁劝说道。

  温云姝听了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便快步走上前去,拉着顾延平,“我爸爸喜欢下象棋,还喜欢下厨做饭。”

  顾延平先是一愣,随之便明白过来温云姝跟他说这些是何意,然后笑着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了。”

  “瞧你那傻样。”温云姝也跟着笑了起来。

  走在前面的顾修杰,也听到温云姝的话,不由扯开嘴笑了笑。

  走进站台,等了十分钟,火车便进站了。温云婷他们等在那节车厢下,不一会儿就看到温德林和王琪他们走了下来。温德林手中拿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王琪手中也提着一个大包,后面跟着两个人,想来就是温云姝所说,王琪的表姐吧,只是她们两手空空,也没伸手帮王琪拿下东西,就这一点,温云婷就觉得不怎么好。

  温云婷准备上前去帮温德林拿箱子,却让顾修杰抢先了。

  “叔叔好,叔叔,我来帮你拿箱子吧。”说着,顾修杰便从温德林手中接过行李箱。

  顾延平也不示弱,上前去帮王琪拿行李。

  温德林和王琪夫妇二人,先是一愣,在看到温云婷和温云姝两姐妹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爸妈。”温云婷喊了一声。

  “云婷,你怎么看着又瘦了,是不是太累了,还是没吃好啊?”王琪看着温云婷开口说道。

  “妈,我正减肥了,当然会瘦了,你不知道女孩子都爱漂亮,要长胖了,可不就穿不下漂亮的衣服、裙子了。”温云婷挽着王琪的手说道。

  “王琪啊,这就是你那大女儿吗?”突然有人拉着温云婷的手问道。

  温云婷愣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人,知道她应该就是王琪的表姐,想是她是从乡下来的吧,说话还带着那里的口音。

  “云婷,这是我表姐吴芳,这是我表姐的女儿孙秀珍,比云姝小一岁。”王琪跟温云婷介绍道。

  “表姨好。”温云婷喊了一声。

  “看这闺女长得多俊啊,这是云姝吧。这两位是?”吴芳把目光转移到顾修杰和顾延平身上。

  “爸妈,这是我男朋友顾延平。”温云姝没有理会吴芳,而是跟温德林和王琪介绍道。

  “好,好,看着挺好的,想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吧,在这锦都就是好啊。秀珍,快跟两位姐姐打招呼啊。”吴芳跟自己女儿说道。

  “云婷姐姐,云朱姐姐。”孙秀珍听了自己妈的话,朝着温云婷和温云姝喊道。只是带着地方口音,念姝字听来像是朱。

  “是云姝,不是云朱。”温云姝纠正道。

  “云朱姐姐。”孙秀珍再叫了一遍,可还是那样。温云姝听了不由有些不悦,却也没有再纠正了。

  “叔叔阿姨,坐火车也累了吧,我们走吧,车停在外面了。”顾修杰上前说道。

  “好,好。”温德林点了点头。他看着顾修杰,又看了看温云婷,却终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到了停车场,按原先的安排,温德林同顾修杰和顾延平上了一辆车,而王琪和吴芳母女两人则跟着温云婷姐妹两人上了一辆车。

  “你们两个是两兄弟吧?”顾修杰那边,温德林上了车,突然开口问道。

  “是,我们是堂兄弟。”顾延平连忙开口回答道。

  “听说你跟我家云姝同岁,现在还在念大学吧?”温德林继续问道。

  “是,大四,现在在一家公司实习。”顾延平答道。

  在前面开车的顾修杰听了,不由摇了摇头,顾延平这样处于被动,这怎么行了。于是,便在温德林还未再开口问问题前,先开口说道,“叔叔,前两天我跟延平两人在家自己做了道柠檬鸭来吃,可是不知为什么,却没有外面的好吃了?”

  “柠檬鸭?你会做饭?”温德林听了顾修杰的话,显得有些意外。毕竟现在的年轻人多半都是在外面下馆子吃饭,哪里会自己做饭了,更何况是男孩。

  “是啊,会做一点,不过没我弟弟做得好。”顾修杰适时的把顾延平说了进来。

  “你也会做饭?平时在家都自己做饭吃?”温德林问道。

  “是啊,平时在公司没事时,我会去超市买些菜回来做。”顾延平答道。

  “在超市买菜?超市里的菜新鲜吗?”温德林皱了下眉。

  “如果是青菜,我都是在市场里买,超市里的青菜都不怎么新鲜。”顾延平如实说道。

  温德林听了点了点头。

  顾延平不由松了口气,心里暗想,这算是讨得温德林的喜欢了吧?

  “叔叔,你可喜欢下象棋啊?”顾修杰再次开口问道。之前他帮了顾延平,眼下也得为自己说说话了。

  “象棋?你会下象棋?”温德林反问道。

  “是啊,闲来无事时,我一个人也会研究象棋,只可惜没有对手。”顾修杰叹息道。

  “好,找个时间,我们两个坐下来下几盘棋。”温德林笑着说道。

  “好,只要叔叔说一声,我随叫随到。”顾修杰答道。

  温德林对于眼前这两个未来的女婿,心里都很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