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锅碗瓢盆交响曲-顾少的漫长追妻路-
顾少的漫长追妻路

027 锅碗瓢盆交响曲

  温云婷和顾修杰两人买好菜回家,温云姝和顾延平把家里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累死我了,姐,你跟顾大哥倒轻松了,出去买东西,还可以顺便逛街。”温云姝坐在沙发上,看到温云婷和顾修杰他们回来,便抱怨道。

  “只怕这多半的活都是延平做的吧,你累什么,瞧,延平满头的汗,也不知道拿条毛巾给他洗洗脸。你要嫌轻松,下次你负责买菜去,这些东西是逛逛街就能买回来的吗?”温云婷指着放在茶几上的几大袋东西说道。

  “这都是什么啊,姐,你买这么多?”温云姝看着桌上的几大口袋东西,不由惊奇的问道。

  “菜啊,日用品啊,什么都有。好了,赶紧起来,去厨房淘米煮饭做菜去。”温云婷提着一包东西上了楼。

  “什么,我才刚坐下来休息一下,你就要我去做饭,我才不要了。”温云姝不满的说道。

  “好啊,你不要是吧,那你今天可就没得吃。今天我们可是说好了,每个人负责做一道菜,谁要是没做,就不能吃饭,别想着坐享其成。”温云婷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姐,这饭有人做不就行了,干嘛非要每人都做一道菜啊?”温云姝望着已走上楼的温云婷问道。

  “云姝,不是你姐姐要故意为难你,只是想让你从中明白一个道理罢了。”温云婷没有回答,她上楼的打开一扇门,把东西放了进去。

  在楼下的顾修杰却明白温云婷这样做的用意,便开口对温云姝说道。

  “什么道理啊,她分明就是故意刁难我。”温云姝一脸的不满。

  “正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难道这个道理你不懂吗?”顾修杰说道。

  “什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温云姝听了,不由看了顾延平一眼,不明白顾修杰这话是何意思。

  “两个人在一起,讲究的就是一个分工协作与搭配。对于延平而言,因为他爱你,所以他会心甘情愿的为你做任何事情,可是你不仗着他爱你,就欺负他,事事让他来做吧,这样下去,日子久了,他也会累的。”这时,温云婷走下楼来说道。

  这话也只有温云婷来说才行,若是由顾修杰来说,只怕会有帮着他自己弟弟说话的意思。

  温云姝听着自己姐姐的话,一时间也没有反驳,而是静静地想着姐姐的话。她知道温云婷这样做也都是为了她好。的确,她承认,自己的确是仗着顾延平对她的爱,而事事欺他。她姐姐说得对,现在他们还年轻,而延平也是爱她的。可是日子久了,爱情逐渐转变为亲情之后了,他也会累,到他累了时,他是不是就会离她而去了?

  温云婷见温云姝陷入沉思中,也没有再开口再说什么,她知道云姝需要自己一个人去想明白,一些事情也必须自己去想明白才行。

  顾延平原本是想开口,说他不累,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可是顾修杰却对他使眼色,让他先别说话。顾延平也只得暂时的静静地看着温云姝。

  “做饭就做饭,我又不是不会做。”说着温云姝便提着菜往厨房走去了。

  看着温云姝这样,温云婷不由开心的笑了。顾修杰对此也很是满意。

  至于顾延平,则一脸笑意的走了厨房。

  “一会儿我们两个要做什么菜啊?”见顾延平进了厨房,顾修杰不由凑到温云婷身边,小声地说道。

  “什么我们,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各做各的菜。只是你顾大少会做菜吗?做出来的菜能吃吗?”温云婷不由打趣道。

  “你可别小看我,那我们就比比看,看谁做的菜好吃,如何?”顾修杰说道。

  “好啊,比就比。谁输了谁洗碗。”温云婷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信心的。

  “好,那我们可就说好了。”顾修杰欣然接受。

  “哐当——”

  “咚——”此时,厨房里传来什么东西掉地上的声音。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啊,到底是在做饭了,还是想把厨房给砸了啊?”听到声音,温云婷和顾修杰都赶去厨房。温云婷对着顾延平和温云姝两人说道。

  “姐,你可别光在寻站着啊,快做菜,你不是说了,每个人都要做一道菜的。”温云姝见了温云婷,像是见到救星似的。

  “你这丫头,管好你自己吧,说好每人做一道菜,我自会做的。你把厨房弄得这么乱,一会儿可得负责收拾干净才行。”温云婷话虽这么说,不过还是走进了厨房,开始为自己所要做的菜而做准备。

  “啪——”又一声响。这次是碗掉地上被打碎的声音。

  “你这丫头,不就让你做个菜吗,你就这么不满,还拿碗撒气啊。”温云婷看着温云姝说道。

  “我没有,我只是手滑了而已。”温云姝一脸无辜的表情。

  “我听着倒是不错啊,这算是锅碗瓢盆交响曲。”顾修杰在一旁笑着说道。

  “亏你想得出来,锅碗瓢盆交响曲,你这是在鼓励云姝再多砸几个碗吗?”温云婷看着顾修杰问道。

  “砸吧,砸完了,我负责买就是。”顾修杰笑了笑。

  “我们顾大少还真是有钱啊,砸完了你负责买?顾大少,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失业了,而且你现在还是我的司机了。”温云婷提醒道。

  “是是是,你说得有理。”顾修杰听了连声应道。

  “哐当——”又一声响。不过这次是顾延平把铁勺子掉在了地上。

  “顾延平,难道这掉东西的毛病也会传染吗?”温云婷看着顾延平。

  “就是啊,延平,你哥我现在可是无业游民一个,只是云婷的专属司机而已。而且云婷可不付我工资的,她只负责我一日三餐罢了。”顾修杰说得很是委屈。

  顾延平听了,心里在偷笑着,他哥有多少钱,他还不清楚吗?就算顾修杰离开了顾氏集团,也饿不了他的。何况他现在并不是真正的离开顾氏集团了。只是眼下,顾延平可不敢拆他哥的台啊。他哥现在这样做,是想寻个机会多接近温云婷而已,若是坏了他的事,他哥可饶不了他。

  “是是是,哥,云婷姐,我知道错了。”顾延平连忙说道。

  “顾大哥,你现在可真是可怜啊,好好的顾大少不帮,竟然跑来给我姐做司机,还没有工资,只负责一日三餐。”温云姝在一旁打趣道。

  “你要是觉得委屈,可以随时离开,不用做我的司机了。省得有人替你打抱不平。”顾修杰还未开口,温云婷便抢先说道。

  “谁说我觉得委屈了,我觉得很好啊,给你做司机是我心甘心愿的,做一辈子我都愿意。”顾修杰连忙表忠心。

  “谁要你一辈子啊,之前我们说过什么,你心里清楚。要是不行,别怪我把你给开了。”温云婷听了顾修杰这番话,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云婷,有句话千万别在男人面前说。”顾修杰突然凑到温云婷耳边说道。

  “什么?”温云婷不解,什么话不能对男人说了?她刚才说什么了?

  “就是说跟一个男人说不行。”顾修杰看着一脸疑惑的温云婷,好心的提醒道。

  温云婷听了,一下子不由红了脸,“都想些什么啊,乱七八糟的。还不快做饭去,准备什么时候吃饭啊?”温云婷退后几步,然后专心的做菜,不再理他了。

  顾修杰见了,只是笑了笑,然后也去准备自己要做的菜去了。

  在他们四个人的努力下,一顿饭总算是成功的做了出来。

  “姐,快尝尝我做的菜,看好不好吃?”温云姝说着,便夹了些菜放进温云婷的碗里。

  温云婷尝了一口,顿时无语了。

  “怎么了姐,很难吃吗?”看着温云婷的表情,温云姝不由一脸的担忧了。

  “云姝,这盐是不要钱的吗,你放了多少盐啊?”说着,温云婷就站起身来,急忙找水喝去了,“就你这做的菜,明天爸妈他们来,肯定要说你了。”

  温云姝吐了吐舌头,不信邪的夹了自己做的菜,“有那么夸张吗,姐,你骗我的吧……好咸!”温云姝把菜吃进嘴里后,只感觉到满口的咸味。

  “怎么样,不骗你吧。你这道菜是不能吃了,尝尝其他菜吧。”温云婷摇了摇头,然后夹了一些自己做的菜,放进温云姝的碗里。

  温云姝吃进嘴里,细细的品尝了一下,然后开口赞道,“姐,这是你做的吗,真是太好吃了。”

  听到温云姝的夸奖,温云婷不由看向顾修杰,言下不是告诉她,她赢了,一会他得负责洗碗。

  “云姝跟延平还没尝过我做的菜了,怎么知道谁做的菜更好吃了?”顾修杰对自己的手艺也还是有信心的。

  顾延平和温云姝两人又一起尝了顾修杰的菜,同样的赞不绝口,“嗯,好吃,太好吃了。”

  “那到底是谁做的菜更好吃些了?”温云婷不死心的问道,这可是关系到一会吃完铁谁洗碗的事啊。

  “我觉得都好吃啊,各有各的味道。”一时间温云姝也分不出一个胜负来。

  “怎么样,我做的菜也不差吧,尝尝看。”顾修杰把自己做的菜也夹进温云婷的碗里。

  一顿饭便在这愉悦的气氛中度过了。虽说没有分出一个胜负来,不过最后顾修杰还是主动去厨房洗衣碗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