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退婚2-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96 退婚2

  端木燕霓脸上的笑容一顿,很快便回过神来。

  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是来退婚的!

  夜家都散得连渣渣都不是了,竟然会嫌弃他们皇族!

  这放在哪里,都不太可能。

  按照正常人的想法,夜家要崛起,必须得靠着夜月魅这桩婚约。

  而夜家的行为正好相反。

  他们不愿意将夜月魅嫁给三皇子。

  这说明什么?

  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夜月魅有问题。

  而这个问题,正好与圣优果刚才与她商量的一致。

  如果夜月魅嫁入皇族后,被发现已经是不洁之身,夜家是要遭大罪的!

  想到此处,端木燕霓笑得更加灿烂了,夜钰有此举,说明他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夜月魅必定失身了!

  端木燕霓故作惊讶道:“定国公可是有什么对我们不满意的?夜月魅那闺女,本宫看着就很不错,人又漂亮又文静,虽然没什么修为,但是做个妾绰绰有余了。等她嫁过来,杰儿一定会好好地疼爱她的,我们也会善待她。”

  “你说什么?!”让他的魅儿做妾?!

  夜钰顿时火冒三丈。

  虽然夜月魅不可能嫁给圣伊杰了,但是做妾这句话,还是让夜钰气愤万分!

  夜月魅与圣伊杰的婚事是夜月魅的母亲与人皇亲自定下的,双方长辈最严肃的订婚,嫁过去自然是正妻!

  他以前怎么没听说过是让夜月魅做妾!

  这显然是皇族的人要反悔,想要羞辱夜家!

  端木燕霓不管夜钰的态度,款款笑道:“本宫是说,明日就是个好日子,本宫会亲自上定国公府去提亲。劳烦定国公准备好。”

  端木燕霓轻轻化开茶杯中的玫瑰花,瞟了夜钰一眼。

  一个糟老头子哪里是她的对手?

  她那一席话,即表明了夜月魅嫁过来的身份,又让夜钰无法拒绝。

  她当了几百年的皇后,可不是白当的!

  夜钰铁着脸,“不行!这桩婚事,必须退!”

  他的修为已废,不能再在皇城停留下去了。

  夜钰早已有了隐世的打算,夜家人口不济,不再适合留在这种人口吵杂的地方。

  况且,夜家本来就属于隐世大家!他们只是入世的一个小分支而已!

  现在是脱离世俗最好的时机!

  端木燕霓并不为夜钰的言语所动。

  皇族决定了的事,没有任何人有反抗的余地。

  夜钰拿什么来与皇族作对?

  端木燕霓在心中冷笑。

  “定国公是在埋怨果儿前些日子做下的恶作剧吗?定国公着实不必太担心,本宫已经教训了果儿,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第二次。”

  “好了,就这么定了。本宫今日乏了,你退下吧。”

  “记得回去好好准备。”

  端木燕霓寥寥几句话就将圣优果残害夜月魅的事归为了小孩子的胡闹,并强迫让夜钰回去准备着他们皇族的提亲,让夜钰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人家是皇族,高高在上,他只是一介没有权势的臣子……

  “来人,送定国公回府,好好照顾!”

  端木燕霓一声令下,顿时有大群的侍卫上前,逼着夜钰离开。

  夜钰无法,只好叹了口气,愁眉哭脸的告退。

  谁叫他现在没有修为了呢!

  这个世道,只有修为,才是立足的根本!

  皇宫大门口,夜展阳已经等候了许久,见到夜钰,他立刻上前询问。

  “爷爷,怎么样了?”

  夜钰瞟了一眼他身后的侍卫,垂着头,压低了嗓门,“回去吧。好在魅儿不在……”

  这群侍卫,一看就是不打算离开了!他们定会跟着他回定国公府,然后将定国公府监视起来。

  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来要回订婚信物,直接举家搬迁,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天圣朝就行了!

  现在这样反而打草惊蛇,让端木燕霓有了防备。

  夜钰庆幸的是,夜月魅前几天就离开了定国公府,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夜展阳紧紧地按着他腰间的剑,“爷爷你是说……”

  退婚失败了!

  夜家还被监视了起来!

  那夜月魅……

  “别说了,都怪爷爷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们。”

  “爷爷!”

  ……

  君燃在房间中来回踱着步。

  异常的烦躁。

  “你是说,月月去了寒家?”

  牧云浑身一抖,与风魂对视了一眼。

  月月……

  尊主指的是诡医吗?

  这称谓……

  呃,原谅他还没谈过恋爱,一时半会无法接受如此青睐的称谓。

  “她还上了寒家大公子的马车?”

  君燃的音调越来越凉,周遭的气压也低得空前绝后。

  牧云与风魂几乎都要扛不住,膝盖开始打颤了。

  君燃深吸了口气,定了定神。

  “她还说,她是寒萧的人?”

  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

  这么……

  君燃实在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

  她怎么这么喜欢拈花惹草呢!

  到处都是桃花……

  君燃青着脸。

  她把他当成什么了?

  君燃的脚步越渐的烦躁,眉毛深深地拧在了一起。

  对了,上次幽桃说的,他还没有对她表明态度。

  她不知道他的想法。

  那晚,他一激动,就忘了这事。以至于那女人又逃了。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机会告诉她。

  君燃终于顺了口气下来。

  还好还好,她不知道他的想法。

  这件事,也不怪她。

  “那个白玉伶是怎么回事?她要找月月的麻烦?”

  牧云与风魂再次对视了一眼,有些莫名其妙。

  尊主,您关心的方向是不是错了?

  诡医倾心别人,您不去找她倾心的人的麻烦,反而去帮情敌砍桃花,您这是在干什么?!

  难不成真是被气得糊涂了!

  牧云连忙上前道:“白玉伶是镇仙派四峰山长老寂绝师太的得意弟子,也是镇仙派资质潜力最好的弟子,是准仙族人选。”

  “白玉伶很早以前就与仙族的人有些接触,对寒萧更是一见倾心,只要寒萧入世,她必定寸步不离。”

  “这次她算是碰到钉子了。”

  与诡医抢男人,牧云觉得,没有几个人能抢得过她。

  那女人的手段花样太多了,连他们家尊主都招架不住。更不要说其他女人了!

  那是妥妥的上赶着去被打脸啊!

  “属下认为,白玉伶不会是诡医的对手,肯定抢不过……咳咳……尊主放心,诡医不会吃亏的。”

  “嗯。”君燃点点头,其他人哪里会是他们家月月的对手,除了他,谁也别想让她吃亏!

  他很满意地道:“那就将白玉伶看紧了,不得让她在月月背后做任何手脚,就连她靠近月月,也不行!”

  ------题外话------

  书城的朋友在问开篇的天书,在此统一回复一下,根据故事设定天书要到后面才出来,鉴于读者需求,在不影响故事发展的情况下,特地将该剧情提前,预计二月份会有答案。谢谢各位小可爱的关注与支持!

  请支持正版,再次感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