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退婚1-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95 退婚1

  端木燕霓复又点点头,“你也看出来了……这大约就是杰儿的意思……”

  圣优果喜笑颜开,“若真是这样,那我们就赶紧去提亲吧,只要将夜月魅紧紧地攥在手里,料想夜家也无能为力!”

  圣优果顿了顿,忽又拧起眉道:“母后,有一件事……我觉得去夜家提亲还是不妥!”

  “什么事?”

  “夜月魅中了寒香草的毒,那是一种极品媚药,没有解药!她现在恐怕不是完璧之身,这样的身份嫁过来……虽然你我也不打算善待她,但皇兄也太吃亏了!”

  被其他人享用过的女人嫁给圣伊杰,圣优果也觉得丢脸。

  她的皇兄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怎么能被带个帽子呢!

  咳咳,圣优果显然忘记了,若夜月魅当真失身,这顶帽子还是她给圣伊杰带上去的。

  “啪!”端木燕霓一巴掌拍在扶手上,“你说什么?!夜月魅居然……夜家与皇族有着婚约,她怎么敢!”

  端木燕霓再次头疼的揉着额头,让她的儿子娶个不贞不洁的女子,就算是妾,她也接受不了!

  圣伊杰那么优秀,年纪轻轻的就有了天圣朝第一天才的称号,是镇仙派最厉害的弟子之一!同时,他也是端木燕霓唯一的儿子,也是她最喜爱的儿子,让他在成亲大事上吃这么大个亏,她怎么也不允许!

  长长的指甲深深地嵌进了座椅之中,端木燕霓恨恨道:“这门婚事不能就这样,那种没有清白的贱人怎么能与皇室结亲?本宫绝不允许!”

  圣优果优雅地一笑,随即计上心来。

  夜月魅想嫁入皇室?那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她的皇兄既然要娶她,那她们完全可以顺着皇兄的意思去提亲。可是,能不能顺利娶进门来,还要看夜月魅的福气了。

  圣优果拿出一张帕子,捂着嘴在端木燕霓耳边道:“母后,儿臣有一个方法,既能让皇兄放弃夜月魅,又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两人正在小院中商议着,远远地,有小丫头领着人在外面候了大半天。

  等到圣优果与端木燕霓商议完,小丫头这才上前道:“娘娘,定国公已经等候了许久了。”

  圣优果揉着帕子,小声地哼哼,“他来干什么!莫不是来催婚的?”

  夜月魅与圣伊杰的婚约,怎么看怎么都是夜家占了大便宜,定国公平时不来皇家走动,这个节骨眼过来,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动!知道三皇子有心要娶夜月魅!

  真是太不要脸了!

  端木燕霓整理了一下略微凌乱的衣衫,顿时变得雍容华贵笑容满面,妥妥的尊贵范儿。“果儿怎么说话呢,定国公府与我们天圣朝皇族是亲家,他们又是女方,按理说,我们应该主动一些。”

  端木燕霓说完,对着小丫头道:“让定国公赶紧进来吧,外面风大,听说他修为全都被废了,别吹坏了身子。”

  不一小会,夜钰便被小丫头领了进来,端木燕霓赐座,他只是道谢,并未落座。

  他来的目的,是退婚的!

  夜月魅的订婚信物,必须要回来!

  夜钰醒来之后便听说了夜月魅被夜清欢带入卧龙山的事,而且这件事跟天圣朝皇族脱不了干系!

  后来,夜展阳一查,便查出了夜清欢身后的圣优果!

  都道天圣朝四公主圣优果百般刁难践踏夜月魅,不满他们家与皇族的这一桩婚事,难不成他们夜家就稀罕了?!

  他的魅儿,是世上最美丽最纯洁最无辜的女孩,是他的宝贝!怎么能任由这群人侮辱?!

  得知真相的夜钰第一时间就气得涨红了脸。

  虽然夜家没落势薄,最基本的骨气还是有的!

  退婚!

  这婚一定要退!

  夜钰一直都认为夜月魅与圣伊杰的婚约不妥,奈何这是夜月魅的母亲与人皇定下的,他无权过多去问候。

  再加上夜月魅又喜欢圣伊杰,他就更加无法多说了。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夜月魅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夜月魅的灵智已开,不再是以前的夜月魅。她对圣伊杰已经没了感情!

  所以,在知道皇族干的狗屁事之后,夜钰立刻就写了退婚书,来找圣伊杰的母亲——皇后端木燕霓!

  圣伊杰的婚约是人皇定下的,但后宫之事,还是要先与皇后沟通!

  “多谢娘娘美意,微臣此次前来,不为别的,就因为夜月魅与三皇子的婚事……”

  圣优果撇了撇嘴,她就知道会是这么回事!

  夜家快要玩完了,如果不是夜月魅与她皇兄的婚事在撑着,什么定国公府?早就不存在了吧!

  天圣朝皇城中,哪里还有夜家的地位!

  现在听说她皇兄有意要娶夜月魅,所以就上赶着贴上来了!

  真是太恶心了!

  端木燕霓扫了圣优果一眼,让她表现得低调一点。夜家既然率先表态,那岂不是更好?也免得她多去花费心思。

  圣优果立马将头撇向一边,稍微收敛了点。

  端木燕霓笑得开了花,对夜钰道:“定国公能提出来很好,本宫正与果儿商议着,就这两天就去夜家提亲,好早早的了了这一桩婚事。也算是全了我们双方长辈的一番心意。”

  端木燕霓的话说得大气堂皇,夜钰反而不好开口退婚了。

  但是,为了夜月魅,他必须这样做!

  夜月魅与圣伊杰不合适。

  对方太过耀眼,而他们家魅儿……

  至少现在管不住圣伊杰!

  那样的婚姻,她是不会幸福的!

  更不用说圣伊杰还有个与夜月魅不对付的妹妹了!

  倒是他为魅儿准备的夜展阳,两人看起来挺合适。

  夜钰顿了顿,道:“微臣不是这个意思,微臣的意思是……”

  “夜家人丁单薄,早已担不起定国公这个名号,更是高攀不起皇族,所以说,夜月魅与三皇子的婚约,微臣觉得不妥。”

  面对端木燕霓的客气,夜钰尽量说得委婉些,以免伤了和气。

  夜家在人族建立之初立了大功,辅助当时的人皇建立了天圣朝,所以夜家世袭定国公的名号。

  如今,人族皇族已经不再需要定国公夜家,甚至还有嫌弃之意,那么夜家也不必死死地停留在皇都,应该举族归隐了。

  这一桩婚事,自然应该解除。

  他的孙女,应该过上与世无争的田园生活。

  至于圣优果与夜清欢对夜月魅干下的事,夜清欢已经得到了该有的惩罚,而圣优果是皇族公主,只要他们一家人能平安离开皇都,他可以不追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