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 亲事-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94 亲事

  夜月魅揉了揉寒纪的头,“别叫我仙女姐姐了,叫我姐姐就行。”

  寒纪嘟着唇,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可是,姐姐不就是仙女姐姐么?你这么漂亮,为人还这么好,比所有的人都美!”

  “你在我心中,就是仙女姐姐!”

  夜月魅心情愉悦地笑道:“好了,随你吧。”

  不得不说,偶尔被人奉承一下,这感觉还真是好。

  夜月魅的时间紧迫,她也不在这称谓上面纠结了,两人三言两语叨嗑完,就立马将寒纪拉进房间,检查他的身体。

  夜月魅没有估计错,寒家将寒纪照顾得很好。

  他被她封起来的毒素没有一丝的外漏,现在的寒纪跟正常人无异。

  只是,用灵气封毒素的方法代价太大了,就连寒家这样的大世家承受起来也有些困难。

  所以寒老爷子才迫不及待的要让她来给寒纪彻底根治。

  “你体内的毒素是天生的,我不能阻止它的产生。”

  “哦……”这个寒纪知道,他点了点头,圆圆的脸蛋上颇有些失望,“也就是说没办法了?”

  夜月魅微微一笑,“怎么可能没办法?在我这里什么都不是问题!你放心好了!”

  “我现在要在你体内开辟一个空间,专门存储你产生的毒素,然后再教你怎么稳固这个空间。”

  “空间的存储能力,与你的修为有关。你若是没有能力,定期将这些毒素引导出来就好了,若是有那个能力,这些毒素今后可以成为你作战时的一大利器!”

  在对手不经意间,就释放出没有解药的毒素,这简直就是不要太爽!

  如果寒纪的天赋足够,他的万毒体将会成为他的杀手锏!

  “能不能做到将毒素收放自如,运用起来,还要靠你自己!”

  ……

  天圣朝皇宫。

  美貌华贵的妇人坐在小花园的角落处,侍女们都站得远远地,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紧紧地拧着手中的书信,端木燕霓眉目中满是怒气。

  “母后!”

  圣优果提着裙摆款款而来,见到端木燕霓后,屏退了左右。

  “母后,是谁惹你生气了?”

  天圣朝皇后端木燕霓是圣优果与圣伊杰的亲生母亲,向来雍容华贵,笑容满面,鲜少有如此的盛怒。

  圣优果接到消息后就连忙过来了。

  “你看看吧。”端木燕霓将书信递给圣优果,揉着发疼的眉心。

  “这是……”扫了书信一眼,圣优果也不由得愁容满面,“这真是皇兄的意思?”

  她的皇兄圣伊杰让他们赶紧去夜家提亲,将他与夜月魅的婚事定下来!

  不过,这婚事不是大娶,而是悄悄地进行,也就是娶个妾而已。算是圆了圣伊杰与夜月魅十六年前的婚约。

  端木燕霓点点头,“是你皇兄的意思,夜家已经没落了,没有什么权势。就算是个妾,娶进来也会拉低杰儿的身份。况且,夜月魅又痴又傻,修为还低,这门婚事不合算。”

  “娶了她之后,杰儿以后想要再往上走,可就难了!”

  “杰儿的心就是太好,不就是个婚约么,直接退了就算了,何必苦苦抓住不放呢!”

  “母后,你知不知道,”圣优果拧起眉,想起了枯木影刚带回来的消息,“如今的夜月魅已经不是以前的夜月魅了。之前她痴傻,乃是因为她的灵魂不健全,自从卧龙山惊变之后,她的灵魂健全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夜月魅,与正常人无异。”

  圣优果愤愤地坐在端木燕霓身边,夜月魅变成了正常人,又拥有天圣朝第一美女的称号,她满心的嫉妒不甘!

  凭什么夜月魅占了最美的容貌,还要拥有正常人的智商!这不公平!

  像她那种人,就应该傻傻的不能修炼才对!

  想到此处,圣优果更加的不甘了。

  端木燕霓一怔,眸光略微有些呆滞,恍若还处在迷糊中,“你是说,夜月魅变成正常人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是的!母后!就是最近!”圣优果手中的罗帕都快被她拧断了,就好像她拧着的是夜月魅的脖子一般。

  “可是母后,就算是夜月魅变成了正常人,皇兄若是娶了她,还是吃亏!以皇兄的能力,大可以找个上面的人!那样,我们才有希望……”

  端木燕霓摇了摇头,用眼神阻止了圣优果的话。

  “哼!我知道!母后!”圣优果想了想,又道:“反正就是不能让皇兄娶夜月魅,妾也不成!难不成我们真要去帮皇兄提亲?”

  一想到夜月魅那张脸,圣优果就恨不能将她毁容!

  让她变成世上最丑陋的人!

  而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是她的皇嫂!

  圣伊杰还未娶亲,一个妾都没有,夜月魅进门就是第一个!

  第一个的地位,就算是最低贱的妾,那也占了很大的优势。

  万一她再生下个一男半女的……

  而她的皇兄以后说不定又是……

  圣优果更加沉不住气了。

  夜月魅就该去死!哪里有福气享受比她还高的荣华富贵!

  端木燕霓默默地点头,圣伊杰的态度坚决,让她在短期内就去夜家提亲。

  这一门亲事,她一直都看不上。也不知道人皇当初是怎么想的!

  圣伊杰一生下来,就给他定了那么一桩婚事,以至于现在成了他上升的绊脚石!

  许多时候,端木燕霓都不由得猜到,这是不是人皇故意的?毕竟,天圣朝的太子是人皇的大儿子圣天麟,而人皇向来对他颇为看重。

  人皇为了圣天麟,压制圣伊杰,也不是不可能。

  “我找你来,也是想要商议此事。你看你皇兄的意思是……”

  圣优果眉眼一动,“母后是说,皇兄其实也并不想娶夜月魅是吧!”

  端木燕霓望着院中盛开的鲜花,道:“你皇兄从来就对夜月魅不屑不顾,也没有单独去看过她。你对夜月魅做了那么多的事,他还不是没有管,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在你皇兄心里,夜月魅远远比不上你。”

  “那是自然!”圣优果终于展眉,笑了起来,在她皇兄心里,肯定是她重要啊!夜月魅算什么!不过是个低贱的没落世家女子而已!

  端木燕霓压低了嗓门,道:“所以说,我觉得你皇兄是不是有另外的意思,可他又不好与我们明说?”

  圣优果瞪大了眼,诧异的看着端木燕霓,“母后……”

  难不成他皇兄其实也不想娶夜月魅,只是迫于他们父皇那边的压力,不得不这样做?

  所以他在信中只给了夜月魅妾的身份!

  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

  只要夜月魅来到了他们皇家,而皇兄对她并没什么意思,夜月魅的命运还不是她与母后说了算!

  到时候,她想怎么折腾她,就怎么折腾她!

  想要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

  就算是死在皇宫里,那也是她自己没本事!

  该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