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帮挡桃花-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92 帮挡桃花

  马车外有声音响了起来,有人过来了。

  “大公子,你没事吧?”

  刚才的一阵颠簸略显古怪,赶马车的仆人停了马车后,就连忙过来问候。

  寒萧不动声色地道:“无妨,继续走吧。”

  夜月魅定了定神。

  寒家的大公子寒萧?

  寒家是天圣朝出了名的避世大家,与仙族的人关系密切。他们虽然不管天圣朝的事,但是家族实力不容小觑,在天圣朝有着极高的威望。

  就连天圣朝人皇对上寒家家主,也得礼敬几分。

  寒家的大公子寒萧从小就被仙族的人带走修行,极少回寒家,没想到居然被夜月魅碰到了。

  见寒萧无动于衷,还遣退了上前来的仆人,夜月魅稍微收了压在他胸膛上的请帖的力道,“还不是被仇家追杀,逼不得已而为之。寒大公子想必不会介意。”

  若不是君燃那个变态到处抓她,她也不愿意如此!

  能光明正大的进去何必跟做贼似的呢?!

  夜月魅也很郁闷。

  有她这样的客人吗~

  “既然公子是爷爷的客人,在下自当尽力而为。”寒萧能察觉到寒府周围有些不一样的气息,但是仔细一追究,却又什么也没看到。

  夜月魅如此一说,他倒是有几分相信。

  对方既然能躲过他的剑气,还能将他挟持了,自然有他的高明之处。

  那些不明的气息,难不成真是这位公子的仇家?

  在这个世上,寒萧很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他察觉不到,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寒师兄,你在里面吗?”

  娇弱冷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寒萧下意识的看了夜月魅一眼,有些为难的拧起了眉。

  见寒萧不打算敷衍外面的女子,夜月魅挑眉问道:“嗯?你的红颜知己?”

  寒萧言语淡淡,隐匿在眉间的愁容一闪而逝,“不是,只是比较难打发而已。”

  严格说起来,白玉伶还算不上他的师妹,只是个未来的师妹而已,八字都还没有一撇呢。

  寒萧也就见过她几次,却因此被她缠住了。

  只要他入世,白玉伶必定伴他左右,怎么躲都躲不开。

  “这样啊……”夜月魅歪着头想了一下,秒懂。

  不就是朵寒萧不想要的烂桃花么,这有什么难打发的!

  “既然你帮我进了寒府,那我也帮你一回。”

  投之一桃,报之一车李,这种事情夜月魅经常干。

  她不愿意欠任何人人情。

  寒萧帮了她,她帮他撵个桃花也不算什么大事。

  “你怎么不说话?寒师兄?”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走到马车跟前,“寒师兄难得回家一趟,我正好路过此处,有些累了,我与你一同去寒家看看可好?”

  “玉伶……”寒萧正准备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唰。”

  马车的帘子被一只圆润的玉手掀开。

  清纯美貌的白衣女子震惊地看着马车内的两人。

  一瞬之间,白玉伶的脸色变了好几变。

  马车中,张扬邪魅的,带着银色面具的红衣男子正挂在她的寒师兄身上。

  他的手按在寒萧的胸膛处。

  由于夜月魅用力过猛,将寒萧的领口拉开了一点,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

  夜月魅的手里还拽着寒老爷子给她的请帖,顺势就藏在了寒萧的外套之下。

  在白玉伶看来,他的手则是已经探进了寒萧的里衣之中!

  两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呢?

  画面太美了,白玉伶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最后还是惨白着脸,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寒……寒师兄……”

  她的寒师兄……

  寒萧在她的心里,可是最完美的存在,也是她从小就敬仰倾慕的人!

  寒萧此次回家探亲,她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这个消息的!

  为了能巧遇寒萧,她在这里已经守了三天三夜了!

  这对白玉伶来说,是个绝好的机会。

  只要她守在这里,到时候一定能与寒萧一起进入寒府,到时候,她在寒府众人眼中的身份地位可不就只是寒萧的师妹那么简单了。

  都已经上门了,剩下的随便猜测。

  白玉伶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可这一切,却被挂在寒萧身上的夜月魅击碎了。

  她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寒萧是那样的人吗?!

  白玉伶周身冷气爆发。

  不可能!

  不可能!

  一定是里面的红衣男子勾引了寒师兄!

  没见寒师兄端坐,而那个男子淫荡无比吗?!

  还笑得那么……让人嫉妒!

  不得不说,马车里的红衣男子就算是遮去了半边脸,也让白玉伶嫉妒!

  遗漏在外的霸气,以及面具下那让人想入非非的绝色姿容!

  他未展露出全态,却已经能让人联想到他的全貌是如何的惊尘绝艳!

  可是,他是个男子啊!怎么能与寒师兄在一起!

  她的寒师兄一定不愿意!

  白玉伶翻手就是一掌,打向夜月魅。

  “你这个贱人,竟然勾引寒师兄!去死!”

  “玉伶,住手!”寒萧将夜月魅往他身后一塞,顺手将白玉伶打出的灵气还了回去。

  这个男子是他爷爷的贵客,现在他在他的马车里,他有必要保证他的安全!

  若是他伤到了,他没法给爷爷解释!

  寒萧的还击让白玉伶后退了好几步,马车帘子再次合上。

  白玉伶瞪大了眼,不敢置信。

  寒师兄居然为了一个男子打了她!

  “寒师兄,你不要受那个贱人的蛊惑,他是不是用了什么伎俩逼迫你?寒师兄!你说啊!你其实……”

  “我们两之间怎么样你也看到了,”夜月魅直接打断了白玉伶的话。

  她嘴角上扬,对寒萧的主动配合很满意。

  这小子还挺上道的嘛!她只是提醒了一下,他就会意了。

  有他这一掌在前,她办事也好办许多。“赶紧离开这里,别在我们跟前碍眼。看你那眉毛都变形了,这么丑还出来见寒公子,你哪里来的底气?”

  “下回出门前,记得照照镜子!”

  “你!”白玉伶指着马车,说不出话来。

  这个贱人!

  勾引了寒师兄不说,还如此嚣张!

  这次寒师兄在,她拿他没办法,下次让她遇见,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我什么我?”夜月魅整理好了衣衫,一本正经的坐在马车内,言语依旧带着些许调侃。

  “我是寒公子的人,你再怎么羡慕嫉妒也没有机会了。”

  “我们两之间,已经容不下任何人。”

  夜月魅不等白玉伶有所反应,直接对外面的仆人道:“赶车走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