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死灵出-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09 死灵出

  身着银灰色长袍的男子负手屹立在山巅。

  衣袍随风而动,行云流水般的顺畅。

  优雅至极,华贵至极。

  他静静的站着,好似在端详这里残破的风景。

  半晌,天神般的俊容出现了丝丝的愠怒!

  该死的!

  君燃随着夜月魅的气息恢复了适才发生在这里的事。

  夜月魅所做的一切都落在了他的眼里!

  她居然拔了那三人的衣裳!

  还将人家浑身上下摸了个遍!

  刚才她毒发的时候也没见她那样摸他啊!

  在她有意识的时候还将他推开了!

  这三人有什么好!

  无论是哪方面,比起他来都差远了吧!

  君燃额头又开始突突直跳。

  他记得她的媚毒还没解。

  她将那些男人带走做什么?

  这是要……

  想到这里,君燃心中没由来的冒出一系列的酸水。

  酸甜苦辣什么都有。

  不是滋味!

  整个人也随之都不好了。

  媚毒不解,那女人必死无疑!

  为了保住她所谓的清白,所以她弄了几个尸体去?

  他连尸体都不如了!

  真是见鬼了!

  君燃揉着黑气布满的眉头,“找!给本尊找!”

  “赶紧找!”

  “找到了立马通知本尊!”

  他要亲手惩罚这个女人!

  牧云瑟瑟地站在君燃身后。

  眼看着他们家尊主镇定的使用追衍术,眼看着他们家尊主怒火冲天,眼看着他们家尊主暴跳如雷。

  呃,这个人应该就是尊主要找的人了。

  牧云一面记下了夜月魅的气息,以便下次遇到她时能够认出来,一面暗暗地在心底掂量着她在尊主心中的位置。

  尊主看到了什么?居然发了如此大的脾气!

  试想想,尊主什么时候因为看了某个女人的过去而火冒三丈的?!

  牧云捂着他的胸口,尊主的这个位置,怕是有点处于心窝了。

  所以,下次他要是找到了那女子,就要心伺候了……

  卧龙山是个连片的大山脉,绵延千万里不绝,看不到尽头。

  天色越来越暗,四周阴风起,偶有不干净的东西掠过。

  夜月魅的脸紧紧地皱在了一起,这样的兆头,可不是好兆头。

  山中出现的东西是死灵。

  亡灵与邪灵具有感情与主观意识,而死灵则没有思维,没有意识,只凭本能行事。

  死灵之所以危险,在于他们能实打实在的攻击人身,吸取人体的精气为己用!从而达到修炼的目的!进而转化为亡灵!

  而亡灵与邪灵可以控制死灵!

  对于后两者来说,亡灵有灵智,比邪灵的等级更低,不能夺舍!

  夜月魅只是默默的加快了速度出卧龙山,死灵出没,这卧龙山必有诡异。

  风越来越大,前方奔出一个白影,冲着夜月魅迎面而来。

  在他看见夜月魅的时候,怔了一下,很快又掉转了方向,朝着另外一面跑了过去。

  夜月魅的柳眉一挑,这子是?

  全身上下都裹着绷带,只露出一双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在外,充满了灵气。

  他的身体看起来很古怪,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不过,外面的衣袍装饰倒是华贵,浑身上下挂着的都是地级法宝!

  一眼看过去,就知此人在天圣朝的地位不凡!

  在夜月魅的记忆中,天圣朝寒家,确实有这么个古怪的人。

  寒家是脱离了天圣朝皇族掌控的一个家族,非常神秘,在天圣朝的地位仅仅次于天圣朝皇族。

  寒家的儿子寒纪,从不外出,行踪诡异。

  据传,寒纪刚出生就得了不治之疹。

  夜月魅是定国公府的嫡女,对寒纪的了解又多了一点。

  他的身体天生带毒,从到大请了无数的炼药师,还是无济于事!

  夜月魅没有见过寒纪,但从刚才那人的身体状况来看,的的确确是寒纪。

  除了他,天圣朝再无第二人这样浑身带毒!

  剧毒无比,凡是触碰到他的人,必死无疑!

  并且,这种毒素还在不断的扩大,恶化。

  要不了多久,寒纪的身体就不能再使用了!

  夜月魅看出了寒纪身上的问题,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这子还算是有良心,遭到如此多死灵的追杀,在百般的匆忙中居然没有朝着她这边过来,而是改了逃跑的路线。

  想必寒纪也知道他引来的麻烦,又不想将夜月魅拖下水,所以选择避开了她。

  卧龙山的死灵出没,应该就是因为寒纪的原因。

  他的体内除了有剧毒,还蕴藏着另外一种气息,乃是死灵最喜欢的扬生之气。

  附近的死灵嗅到那股气息,纷纷出动。

  寒纪一面逃离一面祭出他的各种法宝,用以抵挡身后成群结队的死灵。

  在最后一个法宝的灵气用完之后,死灵开始蜂拥而上,没有了顾忌。

  寒纪本身的修为并不高,在经过长途的亡命奔逃之后,本来就已经精疲力竭,现在法宝又已经用完,死灵们开始对他步步逼近。

  这个生灵身上的味道着实是太诱人,让他们无法自拔。

  眼看死灵就要上前来将寒纪撕碎,夜月魅纵身一跃,跳到了寒纪前方的树杈上。

  看在他刚才没有刻意拉她下水,而她体内的灵气又爆棚的份上,她可以勉为其难的救他一命。

  树上的女子姿容卓绝,宛如精灵般,美丽而纯洁,但她那一双深幽的翠绿色眼眸,偏偏又带着丝丝的邪魅,整个人看起来亦妖亦仙。

  她轻轻攀爬在树杈上,青丝从肩头滑下,随风飘扬着,一双美目凝视着寒纪。

  “我有办法救你,但你得将你身上的法宝都交出来!”

  闻言,紫金葫芦中的天邪子不乐意了。

  这女娃怎么如此贪财!

  敢情她又想动用她体内遗留的君燃的灵力去轰那些死灵了!

  如此浪费!

  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等她轰了这么多的死灵,哪里还会有灵气留下来轰紫金葫芦?!

  那可关系着他日后的自由啊!

  这个不可以有!

  “女娃,你要干什么!你不能乱来!”

  夜月魅微微勾唇,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她做了决定的事,谁也不能阻拦!

  天邪子?在他没有进入紫金葫芦之前可能很厉害,但现在,他是她的法宝中的囚禁者!

  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她的仆人!

  只能听她的!

  天邪子无法,最后只好妥协地与她商量。

  “你若是执意要救这个子,老夫教你一招,保证能赶走所有的死灵,还能节约灵气!”

  夜月魅空有灵力没有招式,随便乱轰简直就是太浪费了。

  天邪子无法阻拦夜月魅,但可以让张她将灵气省着点使用。

  夜月魅双眸一沉,她需要天邪子来教她招式?

  不,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但是……

  听听又有何妨?

  她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