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 解药炼制!-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87 解药炼制!

  夜月魅收了疗伤丹,进入紫金葫芦中,冲着天邪子摆了摆手。

  “干,干什么?”天邪子脸色一变,紧紧地护住他的脖子。

  其实,只要天邪子不愿意,谁也别想从他手里拿走青根玉!

  可是,没来由的,天邪子就怕夜月魅。

  他的这个徒弟就是个变态!

  还是个怪物!

  世上还有她做不到的事吗?!

  万一她将他的青根玉抢走了,他找谁哭去!

  夜月魅伸出手,“我的好师父,说好的美玉呢?”

  “美玉……”天邪子在身上摸了一圈,甩出一个玉佩。“这个行吗?”

  像这种东西,他多的是,只要不要他脖子上的那个就行……

  夜月魅接过天邪子抛过来的玉佩看了看。

  成色很好,翠绿色的流光可以汇聚天地灵气,于修行十分有利。

  “主人,那不是他脖子上的那块玉!”小雪球在紫金葫芦中不停地蹦着,生怕夜月魅注意不到它。

  天邪子铁着脸,真想一巴掌将那边那个跳蚤给拍死啊!

  话说,它是怎么知道他没拿出青根玉的?!

  遇上夜月魅与小雪球,天邪子觉得这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了!

  天知道他当初抽了什么筋,非要让紫金葫芦与夜月魅契约!

  现在可好,全副身家都得败在这个女娃子手里了!

  天邪子青着脸,“就那一块玉,爱要不要!”

  “嗯?”夜月魅掂了掂玉佩,邪魅的眸光在天邪子身上上下瞧着,似要将他生吞活剥人肉了一般。

  天邪子耸耸肩,“你,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夜月魅的眼光让天邪子心虚,他的目光四处游离着,仿若遭受了莫大苦楚的良家妇女。

  这件事无论怎么说都是他理亏,可是,青根玉他着实不能拿出来。那个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嗯?你说呢?我要干什么?刚才的赌约……”夜月魅撑着脑袋,红衣鲜亮,眼角嗜邪,活脱脱的一个小魔女。

  天邪子手一挥,又抛给夜月魅一大堆玉佩,“没有了,再想要也没有了!就这些!”

  夜月魅收了玉佩,这些玩意儿在上三界倒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只能算是垃圾,但在人族还算是不错的。

  天邪子脖子上的玉显然对他有着重要的意义,夜月魅本来也对那东西没什么兴趣,只是天邪子一个劲儿的给她泄气,她想要讨点东西而已。

  谁叫她就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小性子呢?!

  夜月明遂也不再逼迫天邪子,拍拍手,道:“好吧,就这些了!谢谢师父!”

  说完,她就出了紫金葫芦准备开始炼制寒香草的解药。

  天邪子用他平时兴起拿来练手的垃圾玉保住了他的青根玉,天邪子也觉得这事解决得比较圆满。

  最郁闷的就数小雪球了。

  主人可真傻啊!那老头儿拿出来的玉根本就不好!比起他脖子上的那块玉来说,差的太远了,主人怎么就这么算了?

  不过,夜月魅不要,它可不想放过。

  小雪球搓着手,暗戳戳地靠近天邪子,“天邪子老前辈,你脖子上的那块玉拿出来看看呗,看看又不会少点什么,拿来看看嘛。”

  天邪子斜睨着小雪球。

  这小家伙,当真是得寸进尺!

  还看看?

  想都别想!

  天邪子没说话,小雪球又道:“我们两都是被主人契约了的,同为道友,我就看一下下……绝对不会拿你的……”

  天邪子侧过脸。

  “契约?”

  小雪球点头,“嗯。”

  天邪子又问道:“道友?”

  “嗯!”小雪球点头如拨浪鼓。

  “老夫是她的师父!”天邪子“啪”的一下,将小雪球给拍飞了。

  他是小女娃的师父,怎么可能与小女娃的契约兽同日而语!简直就是荒谬!

  天邪子忍小雪球很久了,这小家伙,占他的地盘,处理他葫芦中的宝物,现在还觊觎他的青根玉!

  他这是遭了什么孽哦!居然遇上这种奇葩徒弟,奇葩兽宠!

  这一巴掌,直接将小雪球拍到了紫金葫芦的最边缘。

  外面,夜月魅正在整理她收集的药材,按照一定的比例加入炼丹炉。

  这个世界没有秤,炼丹加药全凭手感,许多药材那是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

  夜月魅直接开启了瞳术来加分量。

  这次炼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啪!”

  一封紫色的书信从夜月魅拿着的药材中滑了出来。

  夜月魅拾起书信一看。

  紫金边的邀请书。

  弟子邀请书。

  镇仙派的。

  书信也分为好几个等级,一般有白色,金色,紫色。

  白色等级最低,金色其次,紫色,那就是最尊贵的书信了。

  紫金边的弟子邀请函,可以不用考核,直接进入镇仙派并选择导师!

  而不是导师选徒弟!

  这封书信,对于一般的人来说,自然也就贵重无比了。

  可以上镇仙派选择自己理想中的导师,那可是众多修炼者梦寐以求的机会。

  几百年来,镇仙派发出的紫金边弟子邀请函也不过一张而已。

  还是那个镇仙派的传奇人物所拥有的。

  这封书信滑落的地方,正是装着地狱火莲的盒子。

  夜月魅拿着盒子晃了晃,想起了魔域幽都的那个古怪的老头子,邪医阙。

  她的嘴唇微勾。

  邪医阙原来是镇仙派的人?他是在暗示让她上镇仙派修炼,然后拜他为师?

  镇仙派那种地方,她还真不想去。

  不过,这份大礼,她还是先收着了,说不定以后有用呢。

  一切准备就绪,夜月魅开始炼制寒香草的解药。

  天邪子与小雪球静静地坐在紫金葫芦中等待。

  这一炉能不能炼成,对夜月魅至关重要。

  天邪子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并不去打扰夜月魅。

  小女娃既然能炼成疗伤丹,炼个解药应该不成问题。

  只是那解药的配方让天邪子匪夷所思。

  寒香草是没有解药的,小女娃炼出来的丹药真的能解寒香草的毒?

  天邪子怀着疑问,更加抱着期望。但愿小女娃真能逆天,炼出解药。

  否则,就算是夜月魅有天大的本事,也活不长久了。

  倒是小雪球,并不知道夜月魅在干什么,它沉默,主要是因为被天邪子揍得够惨!

  小雪球浑身青肿,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老年人不要去招惹,特别是像天邪子这种孤寂了千年的老妖怪!

  一点也不知道爱护小朋友啊好不好!

  它还是个小兽呢!

  这老年人的脸皮也不知道有多厚,居然连小朋友也下得去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