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终于拿到了-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84 终于拿到了

  对于小雪球的自来熟,夜月魅并没有多在意,反正都是她契约的东西,爱住哪里住哪里,只要不碍事就成。

  倒是雪兽妈妈……

  小雪球跟了她,雪兽妈妈就这样让她走了?

  夜月魅在雪兽的洞穴处驻足,这个地方并不安全,她倒是不担心君燃找过来,而是玉华,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经常在位面的地方来往。

  他很有可能知道这里。

  “小雪球跟了我,我一定不会让它受欺负的!”

  她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她绝不会允许被别人看扁。

  雪兽妈妈也没有多说,默默地拱了拱夜月魅的腰,然后拖出了一片蓝莹色的羽毛。

  “谢谢你救了我,这个给你。”

  “这是……”羽毛的蓝光泛出冰冷寒凉的气息,周身灵气充足。

  是一只刚脱落不久的玉燕飞!

  夜月魅正需要玉燕飞来解毒,现在玉燕飞无缘无故的送上门来,她自然不会放过了!

  有便宜不捡是傻蛋!

  “这个我很需要,可以先拿着。至于救了你这件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玉燕飞太贵重了。”

  “况且小雪球已经成了我的兽宠,也算是替你报答我……”

  雪兽妈妈点点头,一本正经地道:“小雪球与你契约,那是它的事,与我无关。我们雪兽一族,最讲究的就是独立,我只希望我的孩儿跟了个好主人,其他的并不会多想。”

  按照雪兽妈妈的说法,也就是说夜月魅的玉燕飞是白拿了!

  雪兽是夜月魅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物种,它们有什么能力她也未知。

  但她今日离开天山,今后回来的时间可能少了。

  夜月魅不会欠别人的人情,她的兽宠也不行。

  她从怀里摸出一堆治疗外伤的药液,“天山是不是经常发生雪崩?这次多亏是遇到了我,要是你下次被雪块砸了,可就没有这次这么幸运了!”

  “这些药液可以治疗外伤,我就留给你了,当做是与你交换玉燕飞。”

  只要是于她有恩的人,夜月魅绝不会亏欠对方。

  对于雪兽来说,天山的环境生存险恶,奇珍异宝,比不上最基本的疗伤圣药。

  夜月魅说完,纵身一掠,钻入了风雪之中。

  离开了天山,夜月魅又买了几个炼丹炉,径直来到了卧龙山。

  地狱火莲,碧玉藤,玉燕飞都拿到手了,是时候炼制寒香草的解药了。

  炼制这种高级毒药的解药,非得要炼丹不可。

  炼丹,在天圣朝也有炼药师涉足,不过大部分的炼药师都是尝试而已,真正能成功的,寥寥可数。

  夜月魅之所以选中卧龙山,主要是因为自从刺玫与君燃大战之后,两人残留下的余能尚在,一般的人不敢入。

  卧龙山,至今荒无人烟,人迹罕至,是个隐蔽的好地方。

  “唰——唰——唰——”

  红色的身影飞速在空中掠动,宛若一道嗜血亮光在黑暗中闪烁。

  募地,夜月魅停了下来,以手攀俯着树枝。

  红色的衣衫随风飞舞,飘扬在空中。幽瞳中的红色加剧。

  按理说,卧龙山应该没有多少生气才对。

  死气,就更不应该有了!

  刺玫是控魂大师,她在天圣朝出世的时候就吸收了不少卧龙山的死灵亡灵和邪灵。

  她与君燃的大战,更是让卧龙山的灵魂们无处藏身。

  可是,此时的卧龙山,阴气森森,乌云避日,到处都充满了诡异不寻常的气氛。

  夜月魅紧抿着唇,透过她的幽瞳,继续查看。

  四周静悄悄地,没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没过多久,远处就有了动静。

  各种各样的灵魂从地底下爬出来,成群结队地,有序地朝着夜月魅这边走过来。

  这些灵魂几乎都是亡灵和死灵,属于最低级的灵魂。

  他们如此有秩序的行走,当然是受了什么东西的牵引。

  夜月魅屏住气息,静静地看着卧龙山的灵魂从她所在的树下走过。

  等到最后一个灵魂走过,她才悄声跟上。

  山顶的月光下,矗立着个黑影,他的身体被一袭黑袍挡了个密不透风。

  他的周身笼罩着层氤氲的雾气,双手不停地在空中飞舞。

  强悍的死亡气息从他身上爆发而出,吸引着这批没有知觉的灵魂,让他们不断地涌向他的身边。

  吸收灵魂,用以来增强自身的修为!

  通常情况下,镇魂师进阶也需要修炼,只不过,他们对天地灵气的选择更加苛刻,只有极少的灵气符合镇魂师进阶。

  也就是说,镇魂师的进阶比一般的修炼者更难!

  而山巅上的那人,直接将灵魂吸收了!他将别人的修为化为了自己的修为。

  每减少一批灵魂,那人的修为就暴涨一截!

  夜月魅双眸一眯,灵王阶段的镇魂师!

  这种修为程度,在人族的镇魂师中,可谓是拔尖的了。

  有了如此古怪的功法相助,这也难怪他作为镇魂师,修为如此的高。

  镇魂师,修炼不易,同等级的修炼者自然是镇魂师更厉害!

  通常情况下,镇魂师越级几个大段杀人都是很正常的事。

  狂风吹起山巅之人黑色衣袍,成批的灵魂前仆后继,成为那人的粮食。

  忽地,他的手心中出现一团红光。

  “夜月魅?”

  夜月魅身体一紧,更加奇怪。

  夜月魅?

  他叫夜月魅干什么?

  她使用了瞳术隐藏,他不可能发现她!

  就算是那人发现了周边有人,怎么知道她就叫夜月魅!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黑袍人哈哈大笑,“还是要来卧龙山才能知道真相!”

  夜月魅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那人从他吸收的灵魂中得知了什么消息?她的真实来历?还是她与原主夜月魅的关系?还是其他的什么!

  无论他得知了什么信息,对于夜月魅来说,都不是好事。

  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很不好。

  可是,对方的修为比她高出了一大截,又是个古怪的镇魂师,她贸然出去,很有可能是找死。

  这具身体的瞳术还不成熟,不能与对方硬拼。

  卧龙山的灵魂能知道她的什么事呢?

  夜月魅的眼神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黑袍人身形猛地一顿,停住了吸收灵魂的动作。

  同时,灵魂们没了束缚,一哄而散。

  整个卧龙山又恢复了平静。

  “谁?谁在那里!”

  周遭寂静无声,唯有大风吹起树叶落地的“沙沙”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