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人族天山-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78 人族天山

  与此同时,夜月魅的身后闪过一道亮光,直袭她的中命!

  夜月魅刚使完斩灵决,根本没有时间去顾虑到周边的环境。

  在斩灵决这样强悍的招式之下,对面的人必无生机!

  使用了斩灵决,夜月魅全身的力气已经被抽空,就算是看见了那道亮光,也没有时间躲避!

  天渡者的偷袭,岂是她一个灵御可以抵抗的?

  只要这一击落实了,夜月魅必无生还的可能。

  “小心!”

  君燃飞身上前,一把搂过夜月魅,再一拂袖,偷袭之人“哐当”落地。

  这个女人,他都舍不得伤害她一丁点,岂容别人偷袭!

  只要伤害她的人,都该死!

  君燃那一击,对他来说很轻巧,对趴在地上的杀手头目来说,可就要了命了。

  都说魔域尊主最近不能动用灵气,这叫不能动用吗?!

  轻轻一挥手,就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这tmd是谁误传消息啊!

  “噗嗤!”

  杀手头目喷出一口老血。

  有郁闷的,有死不瞑目的。

  牧云与风魂激动得泪流满面,他们家尊主终于出手了!

  看看,这就是魔域尊主的实力,这群蝼蚁在他面前算什么?

  什么天渡,什么绝招,还偷袭呢?都是渣渣!

  不过,尊主也够坑他们这群下人的,若不是诡医圣手陷入危险,他们怕是还要与这群杀手周旋一会吧。

  还是女人好啊!

  夜月魅收了四相两仪剑,转身就被君燃给搂住了。

  偷袭她的杀手头目被君燃杀死了,也就是说……

  她紧眯着眼看向君燃。

  “我下的禁锢解了?”

  君燃冷冷地“嗯”了一声,“算是吧。”

  只要他乐意,这禁锢应该早就解开了。

  刚才夜月魅有危险,他临时又解了一些。

  随后,君燃又觉得不妥,补了一句,“刚才解的,并未解完。”

  只解开了一点,并不影响他杀人!

  夜月魅黑着脸,嘴角抽了抽。

  君燃的身体是什么状况,她最清楚不过了。

  她刚才花费了那么大的劲,也不过解开了一丁点,就那点能让君燃轻而易举的杀死一名天渡?!

  显然不可能!

  绝不可能!

  这男人有猫腻!

  而且,君燃旁观了这么久都没出手,到最后了,才展露出他真实的实力!

  既然他能如此轻松的对付那批杀手,刚才那副要死要活在她面前百般示弱的模样又是在干什么?

  博取同情?

  看她笑话?

  坑谁呢!

  无论怎么说,都说不通。

  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

  君燃是故意的!

  隐藏实力,然后让她累死累活的来给他解开禁锢。

  虽然他是救了她,但夜月魅心里还是不爽快。

  谁愿意被人如此欺骗啊!

  但是,她与君燃的实力差距摆在那里,她也做不了什么。

  有朝一日,她一定要还回来。

  夜月魅暗暗下定了决心,嗯……这笔账,一定要记清楚了。

  她冷脸拍拍君燃的手。

  “谢了。”

  随后又道:“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爪子先拿开。”

  君燃握着夜月魅的腰肢,那里的柔韧性非常好,是他从来也没有过的触感,虽然比上面那地方差了点,但还是让他舍不得放开。

  他挑了挑眉,凑近夜月魅。

  “你就这么想离开本尊身边?”

  随着君燃的步步逼近,夜月魅不得不往后仰。

  她不离开他,难不成留在这里找死?

  君燃的实力太强,不是她能够控制的。

  这样实力强悍而又不受控制的男人,她不喜欢。

  况且,她早就已经得罪了他。

  留下来,不是找死吗!

  夜月魅扯着嘴角,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想……”

  既不能得罪,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那就好!”

  君燃微微勾起唇,异常的愉悦。

  虽然他知道夜月魅有些不情愿,但他仍然愿意去相信。

  她愿意留在他身边。

  君燃揽在夜月魅腰上的手一紧,紧跟着,夜月魅周边的景色就开始变换起来。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

  速度太快了!夜月魅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

  “去该去的地方。”

  “什么?”

  君燃沉默了,没有回答夜月魅的话。

  两人陷入了沉默。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夜月魅周边的风才渐渐减小。

  与此同时,寒气袭来。

  无论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还是全身上下的灵力,夜月魅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她看着连绵成一片的巍峨雪山,“这里是哪里?”

  “人族天山。”

  天山,是人族最接近位面的地方。

  通过天山,就可以到达位面,然后到位面之上的世界。

  这里长年冰雪封天,没有哪个人族可以贸然接近这里。

  就连君燃来到此处,也有些困难。

  更不用说他现在还带着个人了。

  夜月魅身上的位面压力,是君燃减压之后再施加给她的!

  若是凭夜月魅的修为,恐怕连天山的边都摸不上,就吐血而亡了。

  天山,就连许多位面之上的修炼者都不可能到达。

  夜月魅察觉到君燃的脸色有些异样,想必他也不好受。

  天山是什么地方,夜月魅清楚得很!

  她在妖族的时候,就知道这里!

  同时,她的心里也一暖。

  君燃应该是帮她扛了部分位面压力吧,否则她不可能会这么轻松。

  “这里太危险了!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她不需要去位面之上!现在还不是时候!

  “玉燕飞!”钟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