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揩油的下场!-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70 揩油的下场!

  亦或是直接将他打晕算了。

  反正白果是不能让他碰的。

  夜月魅歪着头看了两人一会。

  二皇子?

  圣窦泽?

  圣伊杰的哥哥?

  她冷笑。

  这两人还真不是同一路人。

  一人故作清高,伪君子。

  一人就是纯粹的纨绔。

  天圣朝皇室出的人可真是极品啊极品。

  她上前阻止住管事,“我改变主意了,现在就表演才艺。”

  “呃,什么?”管事的揉了揉眼,以为他眼花了。

  他没听错吧?

  白果要表演才艺?

  让他表演了,他该怎么给尊主交代!

  我滴个天,这绝对不行!

  不行!

  在管事犹豫的片刻,夜月魅已经揪着圣窦泽往台上走了。

  就圣窦泽这样的纨绔公子哥,修为低下不说,如今被夜月魅抓住,连最基本的反抗都没有。

  管事连忙追上前,“白果公子,你要表演什么才艺?哎,你等等我啊!你需要什么东西?古琴?笛子还是刀剑?我好给你布置!”

  “一张凳子即可!谢谢!”

  管事的追到前台时,夜月魅已经将圣窦泽推了出去。

  圣窦泽浑然不觉危险靠近。

  被这样一个美人儿拎住,这滋味简直就是幸福死了啊!

  “美人儿,我们这是要去哪?”

  夜月魅冷着脸,原本就仙气飘飘不食人间烟火的她变得更加高冷了。

  “好地方,一会就知道了。”

  圣窦泽满脸的,看着夜月魅,想着与她一起时的幸福,连眼睛都直了起来。

  “美人儿,你这是看上我了吗?今晚我就点你一人!”

  “包你满意!”

  “我们两一起……”

  “哎哟!”

  圣窦泽被重重地摔到了台子上,脸上依旧保持着刚才那副笑脸。

  “怎么……”

  他才说了两个字,就发现他的身体不能动,口不能言,甚至连灵力也用不上!

  夜月魅面无表情地对着台下的人拱了拱手,道:“今晚的才艺表演开始了!这位,是我刚才特别邀请到的助手!”

  “请各位多多捧场!”

  “对了,他可是心甘情愿的哟~!”

  夜月魅一脚踏在圣窦泽的背上,开始对他简单粗暴的拳脚相加。

  两人从台后一出来,就聚集了所有人的眼球。

  玉楼收了个绝色男修的事早就在皇城传开了,这里原本就人满为患,今晚的人又特别多。

  这样的美男子百年难得一见,虽然他不是一般的人高攀得起的,但是看看总可以吧!

  他今晚卖身,总得表演才艺!

  大家为了一睹绝色男修的芳容,早早地就来到了玉楼,免得来晚了连门口都摸不到。

  夜月魅一出来,众人就开始欢呼雀跃,不断的贺彩加油。

  绝色男修的名气果然是名不虚传!

  就连他打人的姿态都那么优雅,那么美丽。

  这就是今晚的才艺表演啊!

  果然够新意!

  够滋味!

  够本!

  比那些莺歌燕舞强什么的多了!

  不浪费他们早早地前来占座!

  可是……

  那位配合的助手……

  “你看出来是谁了吗?”

  “没看出来,他应该被打得很爽,你看他那副笑脸,笑得多么愉悦啊!”

  “说得也是!白果公子并没有用灵气打人,只是用体力的话,灵体阶段的修炼者也能承受得住。”

  “那是,被他这样打,叫做享受,叫做按摩!哪里是打啊!”

  “对呀,要是被打的人是我就好了!”

  台下的人一个劲儿的高呼精彩,加油声此起彼伏。

  天知道,被打的圣窦泽的痛苦!

  不能动不能发出声音,还只能保持那副优雅的笑!

  关键的是,这美人儿的下手一点也不轻啊!

  比修炼者用灵气打起来都疼好不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莫名其妙的就被控制了,然后被人丢到台子上一顿暴打,台下那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出来阻止的!

  还连连的叫好!

  真是日了狗了!

  这是怎么回事?!

  圣窦泽用眼角余光不停地瞟着他带来的护卫们,你们倒是来救本皇子啊!都杵在那里干什么!

  快来啊!没看本皇子都要被打死了啊!

  可是,无论圣窦泽怎么暗示,怎么抽眼角,他的护卫们都视若无睹。

  “台上的人好像是二皇子?”

  “是啊,你才看出来!”

  “那我们去救吗?二皇子被打了……”

  “救什么!你是想找死啊!你没看二皇子笑得多么开心!这是他心甘情愿的!就凭白果那花拳绣腿,又没有使用灵气,怎么伤的了二皇子!”

  “你说得很对,二皇子就喜欢玩这种游戏,说不定这又是他发明的新玩法呢!我们还是看着吧。”

  “就是,二皇子要是觉得疼,肯定会喊的!到时候我们再上去也不迟。”

  就这样,圣窦泽的护卫们睁只眼闭只眼的就过去了。

  木讷站在台后的管事嘴角狠狠地抽搐着。

  夜月魅的每一下,他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出手绝对不会轻啊!

  这样打下去,会不会出事?

  白果公子,您知不知道你打的是天圣朝皇族的二皇子啊!

  魔域不怕天圣朝,但是您也不能这样……

  管事的扶额。

  算了算了。

  您老爱怎么玩怎么玩吧,谁叫他们这些下人是专门擦屁股的呢。

  台下的人也有认出圣窦泽的,渐渐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台上的助手就是二皇子圣窦泽。

  不过,没有人对圣窦泽表示同情,倒是羡慕嫉妒他的好运气的人一大堆。能配合绝色男修表演才艺,这得多大的福气啊!

  还能免费接触美人儿!

  夜月魅也时适的收了手,免得将圣窦泽打死了,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敢来揩她的油,也不看看她是谁!

  夜月魅是从来都不会吃亏的主。

  她将圣窦泽往台边上一踢,潇洒地坐在了椅子上。

  累死她了!

  用手揍人这活,好多年不干,果然退化了不少!

  看来得找时间练练。

  “现在,开始出价吧!我的初夜!五千灵石起拍!”

  夜月魅躺在椅子上看好戏,现在也该她休息一下了。

  另外一边,圣窦泽直挺挺地躺在地面上,有玉楼的人将他悄悄拖走,然后通知他的护卫来领人。

  呃……

  二皇子被打了,他们总不能让他在那里躺尸。

  太影响形象了,多不好。

  待到圣窦泽的护卫赶来,圣窦泽已经被夜月魅打得面目全非,猪头脸恐龙身,要多丑有多丑。

  “这是……”

  领头的护卫指着地上的“丑男”问玉楼管事。

  刚才在台上并未打得有多厉害,怎么,这人是二皇子?

  不可能吧!

  “不好意思,二皇子主动要求做白果公子的助手,白果公子并且使用灵气,不知为何,二皇子就成了这样的模样。”

  管事历经风雨,说话这种技能,早就练得炉火纯青。

  他试探性的问道:“或许是二皇子的特殊爱好,为了配合白果公子,用了药故意变成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