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走!去玉楼-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66 走!去玉楼

  杀夜月魅这事,的确有些反常,连她都有些迷茫了,也不怪夜清欢会办砸。

  枯木影拢了拢衣帽,将他的容颜遮挡得更加的严实,密不透风。

  “这件事的确透漏着古怪,单凭夜月魅一人,不可能逃得出我们编织的计划,但是如果她的背后有人,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这个人是谁,有待查证。居然有能力与公主抗衡。还有就是,夜月魅傻了十六年,忽然变得正常了,应该是得到了高人相助。”

  “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还得将杀手的邪灵召唤回来问清楚。”

  圣优果点点头,示意红刃将夜清欢带下去安置。

  临走,夜清欢忽然道:“公主,还有一件事,夜月魅中了寒香草的毒,至今未解!”

  圣优果双眸一亮,终于松了一口气,寒香草的毒……

  中了,那就必死无疑!

  也就是说,她可以交差了。

  无论夜月魅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过寒香草的媚毒,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

  天空中风起云涌,灰蒙蒙的,乌云走了一波又来一波。

  整个天色都黯淡了下来,唯独角落里闪现的银灰色衣袍异常的显眼。

  “尊主!”

  魔域探子站在君燃面前,向他禀告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定国公府的事。

  在他讲述了太史慈的探望之后,又道。

  “夜家大姐夜月魅忽然间就出来了,不止活了过来,人好像也不傻了,实力也提高了许多,在与夜清欢的打斗中,还晋升了灵御。”

  君燃负手而立,听着魔域探子的汇报,非常的满意。

  那个女人果然就是夜月魅,快要晋升灵御,不就是诡医的修为么。

  装作假死用以来争取她找到寒香草解药的药材时间,迷惑了对方,又在合适的时候出现夺回属于她的东西。

  不愧是连他都要费心思来追捕的人。

  牧云与风魂相互对视一眼,以他们尊主的满意程度来看,夜月魅估计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了!

  关键是,夜家大姐,是个女人!可以生娃的女人!

  其他的,都不重要!

  君燃又问道:“既然她掌握了夜家,那她现在在哪里?”

  魔域探子面露难色。

  “呃……”

  “这个……”

  “尊主……”

  “夜月魅消失了……”

  “跟她忽然出现一样,就这么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出现,又消失了……”

  顷刻间,君燃愉悦的心情一扫而光,额头上隐隐有着黑色的雾气。“你的意思是说,没了她的消息?!”

  魔域探子顶住压力,抹了一把冷汗。

  尊主这是怎么了啊,刚才不是还高高兴兴的吗?怎么一下子就变脸了!

  半晌,魔域探子才道:“应该是这样的吧……”

  君燃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忽又问道:“你说,夜月魅出现之前,太史慈翻墙进去了?”

  “是的。”

  “然后,刚才又有一个绝色男修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魔域探子屏住气息,尊主,你不是在找夜月魅吗?怎么忽然又问上那个男修的事了?

  莫非,莫非传言是真的?

  尊主有那方面的爱好?

  只不过……

  “回尊主,那个男修的眼眸是正常的黑色。”

  白衣黑发黑眸!绝色姿容,浑身的仙气,若不是那人修为低,他都要认为他是仙族的人了!所以,那个白衣男子绝对不可能是尊主要找的人!

  据传,尊主看上的诡医圣手是那种妖艳魅惑惊尘绝艳类型,而夜月魅差不多也是那种类型的女子。

  这个白衣男子,不太可能。

  君燃身上的怒气顿消,那个女人会易容会改变气息,这次,居然连眸色也改变了,看来,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诡笑,“他到哪里去了?”

  魔域探子被君燃忽喜忽怒的情绪弄得摸不着头脑,他们家尊主这是怎么了啊!他傻愣愣地问道:“到哪里去了?谁?”

  “白衣男修!”

  “看方向,应该是去了皇城玉楼。”

  “玉楼!”君燃猛地一喝,眉头不由得暴跳。

  魔域探子与牧云风魂齐齐浑身一抖,全都矮了一头。

  玉楼是魔域开的,君燃最清楚不过那是什么地方了。

  那个女人居然去了玉楼!

  真是太大胆了!

  居然敢去玉楼!

  “走!皇城玉楼!”

  君燃的身影消失,牧云等人这才起来。

  牧云看着君燃消失的背影,戳了戳风魂。

  “你说,尊主最近的口味是不是变了?怎么又喜欢上了仙族的男人。”

  风魂很鄙视的扫了牧云一眼,道:“都说你是魔域四大使者中最机智聪明的,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蠢!尊主这叫做被情所困,懂不?被情所困!”

  到目前为止,牧云都还不知道诡医圣手是个女人的梗,自然就云里雾里了。他摸了摸脑袋,紧跟着风魂消失在空中。

  “哎,你等等啊!什么叫做为情所困!说话不要说一半好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还是不是兄弟了!哎!”

  ……

  绝美绝仙的白衣男子驻足在玉楼前,打量着这家全人族最大的连锁青楼。

  夜月魅早就打听清楚了,钟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