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红鸾香帐-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65 红鸾香帐

  他这十六年的守护,终究没有白费。

  他的魅儿终于开窍了。

  转瞬,他又怒目瞪着夜清欢,道:“展阳,魅儿舍不得杀了他,你来。”

  “是!”

  夜展阳面无表情的应了夜钰,拔剑上前。

  夜清欢趴在地上,往后慢慢挪动。

  “夜钰,你居然要杀了我!我可是你的亲孙女!”

  “你就那么狠得下心?!”

  “不,你不能杀了我!”

  夜钰铁着脸,不为所动。

  夜清欢狼心狗肺,与外人勾结霸占夜家,就这点,就足以让她死千百遍了。

  眼看夜展阳就要过来,夜清欢彻底绝望了,她的护卫都被废了,没有人会救她。她竭嘶底里的叫起来,“杀了我,你一定逃不掉,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对了,我有靠山,你们夜家撼动不了!”

  “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你们!哈哈哈哈!”

  “知道我背后的人有多厉害吗?她……”

  夜展阳的剑已经闪到了夜清欢命门前,随着一道银光闪过,夜清欢大笑的声音猛地一顿,整个人凭空消失。

  “这……”夜展阳收起剑,“爷爷,夜清欢被人救走了。”

  救她的人,修为挺高,连他都没有看清楚来路。

  “算了吧。”夜月魅盯着夜清欢逃离的方向,她原本就没打算要了夜清欢的命,留着她,还有用呢。

  这不,她背后的人要坐不住了。

  夜钰叹息了口气,“魅儿,你还是这么心善!你的这个姐姐……不要也罢!”

  当初,要不是夜月魅一个劲儿的护着夜清欢,她也不会如此嚣张,以至于发展到后面的目中无人,连他这个爷爷也不放在眼里。

  夜月魅的眉眼跳了跳,心善?

  她活了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善良来形容她。

  恶魔,鬼怪妖女什么的倒是不少。

  她的心善都是有目的的。

  “爷爷,夜清欢现在还不能死,跑了就跑了吧,你的身体还需要修养,赶紧去屋里待着,这里有我和展阳哥哥呢。”

  ……

  红鸾香帐,空旷的大殿烟雾袅绕。

  女子悠闲地卧躺在贵妃榻上,披着纱衣凤裘,炉中的熏香旭旭上升,烟雾朦胧中,婀娜的身姿若隐若现,贵态万千。

  她聚精会神的盯着前方的一个黑影,良久,才缓缓问道:“枯木,好了没?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袍枯木影收了法术,将他头上的帽子揭开,露出他姣好的面容。“只捕捉到一丁点魂引,看来,我们派出去的人都出了事!”

  圣依果一个旋身就靠在了枯木影身边,带起阵阵的香风,她攀在枯木影身上,指尖在他的面上不停地撩拨。

  她的这个男人,英俊秀丽,还是天圣朝实力最强的镇魂师,她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捕捉不到就下次吧,枯木,我们的事还没办呢。”

  圣依果一阵娇吟,赤果的双臂搭在枯木影的脖颈处,如水蛇般的圆滑诱人。

  随着她的动作,肩头上披着的纱衣滑落,露出她包裹在内里的苗条身线。

  她的胸前,只剩下一层抹胸,水洗般的纱裙挂在腰间,呈半透明状,露出她娇嫩的肌肤。

  枯木影侧过脸,顺道就咬住了圣依果送上来的娇唇。

  娇羞佳人在侧,那些没用的东西的邪灵还是先放一边。

  枯木影一把抱起圣优果,走向殿中红纱帐处。

  人影晃动,青烟更盛。

  满屋子的春色撩人。

  “公主……”

  “公主……”

  有侍女在外间窃窃地呼唤。

  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公主不能打扰,但是,这件事非常的急,侍女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来禀告。

  枯木影与圣优果同时停了下来,两人相互对望一眼,枯木影意犹未尽地斥责道:“不准有人来打扰!规矩都丢到哪里去了?!”

  “可是,枯木大人,公主,红刃公子带了夜清欢过来。”

  红刃是圣依果身边非常隐蔽的一个护卫,不到逼不得已不会出手。

  只要是他插手的事,必定不是事。所以侍女才冒着杀头的危险来敲门。

  如今,红刃带了夜清欢回来,说明夜家那边出了变故。

  按照他们的计划,夜清欢现在应该掌握了夜家,哪里有时间来找圣依果!

  现在却回来了,还是被红刃带回来的!

  枯木影正愁找不到他们派去的追杀夜月魅的人的下落,夜清欢回来,说不定与他们有关。

  他意犹未尽的将手从圣依果身上抽离,披上衣衫。

  “公主,下次吧。”

  圣依果满脸潮红,刚被勾起来达到巅峰的欲望就这样硬生生的压抑在了体内,心中十分的不情不愿。

  这个夜清欢,什么事都办不好!

  现在还来打扰她的兴致,真是扫兴!

  两人整理好衣衫,这才让红刃带着夜清欢进来。

  夜清欢一见到圣依果,就趴在地上哭诉。

  “公主,夜月魅活了!”

  “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到了机缘,现在也不傻了,修为也提高了!”

  “公主,我们该怎么办?那人让我们杀了夜月魅,到现在也没有办到。”

  “她活了?”圣依果满脸的惊异,“怎么回事?夜月魅的尸体不是被你挂在城墙上的吗?怎么又活了?”

  夜清欢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原来,他们都被骗了!

  她以为是圣依果的人弄死了夜月魅,然后将夜月魅羞辱之后挂在城墙上,而圣依果这边同样认为这件事是她干的!

  她们两都没干的事,那就只有……

  这件事是夜月魅策划的了!将她们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

  “公主,这……”夜清欢垂下眼睑,“不是我叫人做的。”

  她紧咬着嘴唇,“应该是夜月魅!我们都中计了!”

  “你说什么!”圣依果一把拍在座椅上,当即就激动的站了起来。“夜月魅不过是个灵体修为的渣渣,还是个傻子,能将我们耍得团团转?不可能!”

  “她怎么会将我们两都骗了?!”

  圣依果又想到了她派出去追杀夜月魅的人全都没回来的事,现在夜月魅活着回来了,这其中的蹊跷……

  上面那位大人还等着她将夜月魅杀了呢!现在可好,不止人没有杀到,她还损失了一大批人!

  “是真的,公主。”面对圣优果的怒火,夜清欢的头埋得更低了,“这件事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夜月魅活着回来了,实力还快速上升到了灵御阶段。”

  夜月魅一人就能将她这个灵御一阶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还能顺利晋升,夜清欢不得不猜疑她身后的古怪。

  要说实力,反正她看不透现在的夜月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