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展阳哥哥-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61 展阳哥哥

  他的身体有些不稳,全都是这些天被夜清欢折磨所致。

  见到夜月魅,他还是咬着牙支撑了起来。

  很快,夜展阳就反应了过来。

  夜月魅不应该在这里停留!

  “魅儿,你快离开这里,去找太史老爷子吧!夜清欢将夜家控制了,这里不安全,让太史老爷子帮你出头!”

  太史家和夜家一向走得比较近,太史慈与夜钰是至交好友,两人有着多年来的情义,只要夜月魅出现,他一定会帮她!

  “或者是,你别管我们了,能走多远就走多远吧,别让夜清欢发现你!”

  夜月魅的修为低,智商又受限,她怎么跟夜清欢斗?!

  她只有送死的份。

  如今,夜月魅还活着,对夜展阳来说,就是莫大的安慰了!

  只要夜月魅还活着,他以后定能再找到她!

  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夜清欢发现夜月魅的存在。

  夜展阳关心急切,完全忘了夜月魅是凭什么进来的这回事。

  “这些,都是夜清欢干的?”夜月魅指着夜钰,又看向夜展阳。

  一袭红衣勾勒出她婀娜的身姿,绝美的容颜带着些娇嗔怨怒,夜月魅柳眉倒竖,怒气横波。

  她一眼就能看出,夜钰之所以不醒,是因为他中毒了!

  还是不同寻常的蛊毒!

  而夜展阳,在她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个冷峻傲然,对她关怀有加的哥哥,现在也成了这一副模样。

  夜展阳就算了,他与夜清欢一直不对口,年轻力壮的被打几下也没什么大碍,反而与修行有利。

  而夜钰,可是夜清欢的亲爷爷!就算是夜清欢与夜钰不亲近,那也不至于……

  下在夜钰身上的毒,还有一段时间了。

  这是一种极为厉害的蛊毒!

  乐沙蛊。

  它会慢慢吞噬掉中蛊者的修为,等到他油尽灯枯之时,再夺了中蛊者的性命!

  然后,蛊虫破茧重生,变得更强。

  夜钰之所以醒不过来,是因为他的修为几乎被乐沙蛊吞噬了个干净!现在就剩下最后一步了——

  ——夺取夜钰的性命!

  还好,她回来了。

  如果再晚个一两天,夜钰必定性命不保。

  “是的。”夜展阳点点头,复又拧起眉,总觉得,这个夜月魅,与之前的不太一样。

  容貌差不多,眼神不对,气质不对,就连说话的方式也不对。

  霸气了许多!貌似还……

  漂亮了许多。

  幽瞳更绿,身段更好。

  “魅儿,你别管我们了,快离开这里……”

  “展阳哥哥!你别说了!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了!”夜月魅盘算着怎么能让夜展阳相信她就是以前的夜月魅,毕竟,这两个她最亲近的人,夜月魅还不想失去。

  从未有过亲人的她,在他们这里感受到了亲情。

  不知为何,原主夜月魅的情绪,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她,就好像那本就是她的情绪一般。

  对夜钰与夜展阳,也是如此,没由来的,夜月魅就是觉得这两人比较亲切。

  就好比此时,夜展阳对她的关心,就是发自内心的。

  他看她的眼神就说明了一切,她看一眼就知道了。

  关怀中带着些许柔情,期盼中又带着丝丝忧虑。

  这种情绪,出现在冰山夜展阳身上,可谓是极其难得。

  夜月魅掏出一些疗伤的药液,“我在卧龙山得了奇缘,受到了高人指点。”

  “展阳哥哥,我的修为提高了,看事情也明白了许多。”

  “如今,我也看清了夜清欢的真面目!你放心好了,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受她的欺骗!”

  “属于我的,我全都要拿回来!”

  “至于夜清欢么……”

  她才是定国公府的大姐,夜家的嫡长女,要掌管夜家,名正言顺!

  只要她在,夜清欢,永远也别想。

  还有就是,她与夜清欢之间的仇,也该清算一下了。

  “可是……”夜展阳还是不放心,他能看出夜月魅的修为提升了许多,已经达到了灵体九阶,很显然是得了机缘。否则,她不可能一瞬之间就提升如此多的修为。

  重要的是,如今的夜月魅,双眼明亮,不再混混沌沌!

  她的神智清醒了!

  这是最让他高兴的!

  “魅儿,你的修为是比夜清欢高了点,她只有灵体七阶,但她的护卫……”

  也不知道夜清欢从哪里找的一批护卫过来,其中一人修为比他都高!

  连他都打不过的人,夜月魅怎么打得过?

  夜展阳板着脸连连摇头,“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太危险了!”

  “展阳哥哥,你赶紧把药液喝了吧,一会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夜月魅越过夜展阳,径直走到夜钰跟前,手上泛起汩汩红光。

  她要用绑在手上的瞳术将乐沙蛊抓出来!

  红光飞速钻进夜钰的耳朵,夜月魅聚精会神的施法。

  夜展阳不再说话。

  现在的夜月魅,变了好多。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清纯的姑娘了。

  也不再是跟在他身后,一遍遍叫着展阳哥哥的丫头了。

  她有了自己的主见。

  这对夜月魅来说,是好事。

  至少,她可以保护自己,让她不再平白无故的受到别人的伤害。

  夜展阳看着夜月魅,心里空落落的,就放佛那里有什么东西被掏空了一般。

  时间是不可逆转的,以前的夜月魅……再也不存在了。

  他默默地喝下手中的药液,身上的伤口慢慢愈合。

  这瓶药液的浓度级高,疗效自然不错,在天圣朝属于顶级药液,没有几个炼药师能够炼出来。

  这是……夜月魅炼出来的?

  夜展阳看着夜月魅奇怪而又异常娴熟的手法,心下放心了许多。

  看来她在卧龙山真的遇到了不可多得的机缘。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夜月魅双手一抓,红光从夜钰体内冲向她的手掌。

  同时,被红光卷出来的,还有一条淡绿色的大虫子!

  夜月魅的唇微微勾起,双眸泛出一抹幽光,“乐沙蛊,这东西不错!”

  这种东西,也还算是稀少,她拿着总比丢了的好。

  夜月魅将乐沙蛊塞进随身携带的瓶子里,对夜展阳道:“你在这里守着爷爷,我去前面找夜清欢算账!”

  杀了原主夜月魅,又要害死夜钰,夺夜家的权力。

  她与夜清欢,是时候了结一下了!

  夜清欢所干的事,所有的都要付出代价!

  夜展阳的剑眉微拧,正想反驳,募地对上夜月魅的双眼。

  明亮坚定,不容质疑!

  仿若她就是天空上最耀眼的一颗明星,我行我素,谁也别想靠近。

  夜展阳将剩下的话咽在了喉咙里。

  “那……你心点。我在这里等着爷爷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