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上门等人-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60 上门等人

  君燃身形一晃,又出现在风魂跟前。

  “她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那个女人怎么可能死!

  她不是才离开幽都一两天的时间,这就死了?

  风魂顶住头上沉沉的压力,心道:“尊主,夜月魅一定不是诡医,一来时间对不上,卧龙山异变的时候夜月魅就死了,还死得极惨。”

  君燃顿时松了一口气。

  不是最近死的就好。

  卧龙山异变?

  不就是那女人第一次整蛊他的时候吗!

  如果那女人真是夜家大姐,凭她的狡猾,闹个假死之类的,太正常不过了。

  死状极惨?

  被人侮辱?

  那个女人可是中了寒香草……

  君燃眉眼一挑,嘴角处勾起抹愉悦的弧度,“去玉楼将牧云接回来吧!再让人看着点定国公府,进出的人一律不准放过!全都得报上来!”

  ……

  夜月魅徘徊在定国公府不远处,眼角不由得抽了又抽,抽了再抽。

  君燃可真是!

  她无语地望着将定国公府围成铁桶般的魔域探子们,几乎所有可以藏身的地方,必定装了一堆探子。

  无数双眼睛将定国公府盯得连苍蝇都逃不过。

  不用说,这些探子肯定是为了守她的!

  她不就是顺手摸了那个男人一下么,不就是胆子大了点么!

  不就是……

  夜月魅捂着额头,欲哭无泪。

  那么心眼干嘛!

  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尼玛啊,她就是想回个家而已,现在也变得这么难了!

  那个男人还真是不好招惹!

  夜月魅正踌躇着怎么能从这么多的魔域探子的眼皮子底下溜进去,然后看看她的爷爷。

  定国公府的大门打开了。

  “太史老爷子,我敬你是四大世家之首,为天圣朝也做了不少的贡献,但是我们的家事你还是别管了。”

  “我爷爷生了重病,不宜见人,他已经将夜家交给了我打理,这个家就是我说了算。”

  “你要见我爷爷,无论如何也得等他的病好了,意识清醒了再来。我也知道你和我爷爷是好友,但爷爷现在这个样子,着实不能见人。”

  “你送的药材我会代爷爷收下,谢谢了!”

  夜清欢恭恭敬敬地将太史慈请出大门,这个老头子,自从听说夜钰重病,就不厌其烦地上门打扰,夜清欢好不容易才耐下性子一遍又一遍地招待他。

  太史慈是太史家的当家,地位在天圣朝非常的高,夜清欢不敢随便得罪他。

  同时,夜钰的身体状况,绝不能让他知道!

  夜钰曾经是太史慈麾下的一员大将,与太史慈的关系非同一般,只要她露出一丁点蛛丝马迹,太史慈说不定就能发现一些端倪。

  到时候,她的计划可就要落空了。

  毕竟太史家是千年的世家,在天圣朝的地位举足轻重。

  “你……”面对彬彬有礼的夜清欢,太史慈也不好发脾气。

  毕竟夜清欢只是个晚辈后生,他一大把年纪了,与一个辈计较,不太成体统。

  听说夜钰病了,他来探望一次就被夜清欢挡一次,每次都见不到夜钰。

  偏偏他还无话可说。

  夜家的变化太大了,让他不得不留意。

  夜钰最喜爱的孙女平白无故的死了,那个可爱的丫头,可是他看着长大的。

  夜钰重病。

  夜钰的养子夜展阳不知所踪。

  而夜清欢,相对于夜月魅来说,心计多多了。

  这也是太史慈不停上门的原因!

  这其中应该是有猫腻。

  但他又无可奈何,正如夜清欢所说,那是夜家的家事。

  就算是他与夜钰的交情再好,也不可能插手。

  “好吧!”

  太史慈无奈,只得从夜家退出来。

  在上马车时,他又回头看了几眼,连连叹息。

  夜家,已经变天了啊。

  他们这些老骨头,该退居二线了。

  夜月魅蹲在角落里,眼看着太史慈的马车离开。

  她紧紧地咬着唇。

  “爷爷生病了,你的心疼吗?”

  从夜清欢出现,说起夜钰生病,她的胸膛处就抽搐着疼。

  原主夜月魅的灵魂早已消散,但是,夜月魅还是疼,忍不住想要流泪。

  “爷爷……”

  夜清欢掌权夜家,那么,夜钰会怎么样?

  肯定不会好就是了!

  她一定要进去看看。

  可是,那个男人布下的探子……

  真是日了狗了!

  原本她可以大张旗鼓的走进夜家,以着夜家嫡姐的身份将夜清欢从家里踢出来,现在可好,还要先做贼!

  夜月魅真想将君燃祖上十八代都揪出来骂个遍!

  这什么男人嘛!气死了!

  将她的家围得跟铁桶一般,无懈可击,就算是她开启幽瞳,也进不去。

  夜月魅气呼呼地蹲下,眼眸一转,从怀里摸出瓶药液喝下,瞬间就变成了太史慈的模样。

  魔域探子只是在这里监视她,太史慈就算是偷偷摸摸进出,他们应该也不会管!那老头刚走,现在又摸回去,很合常理。

  夜月魅身形一闪,就从定国公府的围墙钻了进去。

  夜家的护卫仆人已经被夜清欢换得差不多了,之前她认识的,一个也没有。

  夜月魅稍微打探了下,得知夜钰还住在他以前的主院里,那边的防守也最多最密,想必夜清欢现在还不敢对夜钰下死手。

  那些护卫对于夜月魅来说,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魔域探子的眼线她都可以攻破,何况这几人!

  主院中,除了护卫,再没有其他人。

  夜月魅潜入夜钰的卧室附近,透过窗户,那抹熟悉的身影就躺在大床上,白发苍苍,年老垂危,呼吸弱得几乎听不到,仿佛马上就要离她远去,夜月魅心内一颤。

  前世,在她还是杀手的时候,她就一个人孤独惯了,独来独往,无牵无挂。

  再前世,她孤身一人落入妖族,亦没有牵挂。

  而夜钰,她只是想想,就觉得心内温暖!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夜月魅的原因,夜月魅对她这个从天而降的爷爷,非常的有感情。

  每每想起夜钰,她整个人都是暖暖的。

  夜月魅顾不了许多,眼眶一红,破门而入。

  “爷爷!”

  角落里,浑身是伤的男子抬起头。

  “你是……”

  夜展阳满头雾水。

  太史老爷子喊他义父什么?

  爷爷!

  他没听错吧?

  “那个……”夜月魅这才发现夜展阳的存在,这个人在她的记忆中也出现过,原谅她一直将他无视了。

  现在看见夜展阳,她才想起,夜月魅还有个义兄!

  夜月魅喝下易容液的解药,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展阳哥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