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轰葫芦才是正道-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06 轰葫芦才是正道

  让他怎么找?

  再说了,尊主所谓的“实力低下”可不是那么好界定的!

  在尊主眼里,还有实力不低下的人吗!

  就连他们,也算是实力低下的角色吧!

  重要的是。

  尊主要的是活人!

  而不是让他们直接斩立决!

  这就说明,那女人在尊主心中或许有那么一点位置。

  迄今为止,牧云还没见过尊主对哪个女人上心的!

  就算是那女人在尊主心里占上了一点点位置,极有可能就是他们的主母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他运气好找到了那个女人,他该怎么处理?

  下手轻了,不合尊主的意。

  下手重了,万一她真是尊主喜欢的人,那可不得了!

  得罪了未来主母,他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这个度还真是不好把握!

  牧云真想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谁叫他机灵,现在反将自己套进去了。

  在牧云羡慕嫉妒的眼神中,鬼哭狼嚎的风魂被魔域的人押了下去,前往玉楼。剩下牧云郁闷的站在冷风中。

  还哭呢!牧云真想举起双手鄙视风魂。

  真是,都不知道自己的命有多好。

  这个烫手山芋谁接谁倒霉啊!

  “今日的事都不准说出去!”

  牧云转身对身后的一众黑袍人说道。

  黑袍人皆肃穆而立,很严谨的答应着。

  尊主的事谁敢多说!

  那不是不要命了嘛!

  牧云挥挥手,“那就快去找吧。尊主要找的人可能还没走远,先在卧龙山这边搜寻。”

  “若是找不到,再扩大搜寻范围!”

  ……

  夜月魅火箭炮似的冲出了君燃布下的阵法。

  我了个去啊!

  刚才那一吻,她窥探到了什么?!

  男子虽然重伤,但他体内的灵力生生不息,源源不断的循环,壮大。仿佛用之不竭,消失一点立马就有更多的灵力补充上!

  夜月魅仅仅是窥探了一下,就差点被男子体内喷涌而出的灵力撑得爆体!

  她可是天生的混沌之体,能容纳所有形式的能量。

  可那也扛不住猛地一下被灌入如此巨大的灵力啊!

  再说了,这具身体的容纳能力还有待提高,不能像她前世那般可以无限制的吸收。

  她方才承受了男人如此磅礴的灵力,此时急需要释放出去,以免被撑得爆体!

  这也是夜月魅跑得那么快的主要原因!

  她能吸收别人体内灵力的事不宜被过多的人知晓。

  修炼一途,注重的是吸收天地灵气,用以来提高自身的修为,但吸收别人的灵气,那可就得另眼对待了。

  这类人,会被视为异类。

  她的这个能力一定会被人族视为妖孽!

  “轰隆!”

  夜月魅再也憋不住,扬手一抬,前方的山脉豁然崩塌。

  完整的山顷刻间去了一大半。

  我滴个天!

  那男人的力量得有多大啊!

  夜月魅瞪大了眼,打死她也不相信那一掌是她所为,可是又不得不信。

  只能说,那个男人的力量太强悍了!

  简直就是非人。

  人族居然有这样的怪物!

  夜月魅咽了咽唾沫。

  “那边,她在那里!”

  远处传来了黑衣人的叫嚣声。

  夜月魅双眉一挑。

  什么叫做赶死,这就是!

  送上门来找打的!

  她正濒临于爆体的边缘,正愁没找到地方发泄呢!

  这几人上来,简直就是不够她掐牙缝的!

  夜月魅几乎等不及黑衣人过来了,直接又是一掌打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

  体内的灵力倾泻而出,根本就不用夜月魅本身的技能,仅仅是灵力的释放,就已经让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又是半边山倒塌!

  一片寂静过后,黑衣人那边没了声音。

  在那么强大的力量之下,黑衣人想不被轰成渣渣都难!

  “哇呀呀!你这女人还是不是人了!这么浪费灵气也不怕被天打雷劈!”

  夜月魅眼神一凛,翠绿色的眼眸划过一抹流光,她猛地将兜里的葫芦掏了出来。

  “你是谁?”

  透过葫芦上的一个宝石,可以看到个版本的白胡子老头蹲坐在葫芦里。

  夜月魅顺走葫芦的时候太匆忙,根本没来得及仔细看葫芦。

  也不知道这老头是刚才出来的还是一直都在那里。

  老头正襟危坐,掠着他长长的胡子,“老夫九道宫天邪子是也!”

  天邪子端的是十二分的架势,满脸的傲然。

  仿佛,九道宫是至高无上的门派,只能让人仰望的存在。

  而天邪子,就好像是那九道宫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夜月魅勾了勾唇。

  “九道宫?”

  “嗯,对!”天邪子连连点头。

  “天邪子?”

  天邪子又点了点头。

  “没听说过。”夜月魅淡淡撇了天邪子一眼,说得风淡云轻。

  妖族的事她倒是清楚。

  这个天邪子,要么是人族,要么是仙族。

  她不知道很正常。

  天邪子差点没一个踉跄扑出去。

  看这女娃一本正经的模样,以为她知道九道宫呢!

  原来是不知道!

  真是气死他了!

  居然还有人不知道九道宫!

  那可是仙族大名鼎鼎的修道门派啊!虽然被灭了千年了。

  但九道宫当年的辉煌,是任何一个门派都不能比拟的。

  “算了,”天邪子瘪瘪嘴,“看在你这么无知的份上,老夫就不与你计较了。”

  “我无知?”夜月魅眯起眼眸,周身泛起寒气。

  她体内的灵气正愁没处发泄,天邪子这是想往枪口上撞?

  随即,她邪邪地一笑。

  “你是想让我将着葫芦轰烂?然后跑出来!”

  天邪子一现身,夜月魅就看出来了。

  这个葫芦,是封印天邪子的一个圣级神器。

  有灵智!

  有意识!

  能主动吸纳天地灵气为己用!

  不靠外力滋养修复自己!

  也可以说,这个葫芦内自成一片天地,就算是它有轻微的破损,也能够自行修复!

  甚至能自行运转!

  无论放在哪一族,都是属于顶级法器之列!

  人族根本就不可能有!

  只要葫芦完好,天邪子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从里面跑出来。

  “啧啧啧,”天邪子黏着胡须,脸不红心不跳的道:“所以说你这女娃无知呢,就你那点力量能轰塌紫金葫芦?还嫩了点。”

  其实,天邪子想说的是,你那么多的灵力,浪费了太可惜!若是按照老夫说的方法,定能将这葫芦轰出个裂缝出来,到时候。

  嘿嘿……

  老夫就自由了。

  夜月魅也不跟这糟老头子一般见识了,将紫金葫芦重新揣进兜里。

  “不管我无知不无知,反正我是不会轰葫芦的。”

  虽然你是老妖怪,就你那点把戏,还不她够看呢。

  夜月魅没有心思与天邪子周旋,反倒是担心起来,她拿了那男人这么厉害的一个法宝,他会不会追上来?

  这个法宝还没有认主,显然是刚出土不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