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给我找-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05 给我找

  他的实力仅仅是恢复一成,也能将她碾得连渣渣都不剩。

  所以,夜月魅逃跑起来特别的卖力,只是几瞬,就逃离了那一道恨不能吃了她的视线。

  夜月魅刚一离开,君燃就坐了起来。

  俊秀的剑眉深深地拧在了一起。

  混蛋!

  就这么挑逗了他,然后丢下一大串无厘头的话,跑了?!

  当他这么好糊弄呢!

  她不是来勾引他?

  然后与他交合,最后还要怀上他的子嗣的吗!

  就这样走了,能交差?

  君燃站起身,闭上眼睛,平息着胸中的怒气。

  算起来,他有好多年没有这样恼怒过了。

  无论遇到什么麻烦,还是挑衅,他都不会发怒冒火。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那个该死的女人,他就莫名其妙的愤怒!羞愤!

  她不知道她中了媚毒,不解毒必死吗?!

  他好心要替她解毒,跑那么快干什么呢!

  当真是……

  君燃气得胸中哽咽,他第一次萌发了宠幸女子的念头,就那样被她推开,溜走了。

  关键是还是她先勾引的他!

  这算是什么事?

  君燃过了许久才平静下来,这口气,简直就是太难下咽了。

  天边,飘来一朵云彩,很快就落到君燃身边。

  云彩消失,从上面下来两人,皆身着华贵的黑色衣袍,上面皆绣着金色的祥云,气度非凡。

  “尊主!属下来晚了,请责罚!”

  风魂与牧云收了法器,慌忙站到君燃面前。

  他们在关键时刻跟丢了尊主,好不容易才发现了尊主的阵法,找到了他。

  若是尊主出了什么事,他们万死也难辞其咎。

  风魂与牧云既担心君燃的身体,又担心自己的未来。

  尊主身份高贵,不能出任何差错,但同时,他要是有了什么情绪,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比如说,玉楼几日游……

  那地方,可不是人待的!

  牧云相对来说比较圆滑,这样的场面,他瞟一眼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此时很识时务的低着头,不敢再看君燃一眼。

  看多了,尊主生气了怎么办?

  而风魂,相比起牧云来说略微呆愣。他自从一落地,就将目光落在了君燃敞开的胸膛上,以及上面的吻痕。

  还有……

  唇边的牙齿印。

  风魂不由得想入非非,尊主这面带桃花满面春风的模样,是经历了什么?

  刚才这里,有女子?

  他与牧云又错过了什么!

  当真是他们跟丢了尊主?还是尊主故意甩开他们!

  他们家尊主要真是看上了哪个女子,那岂不是……

  风魂渐渐兴奋起来。

  天哪!他们是不是要有主母了!

  还真是……

  风魂捂着他兴奋跳动的心肝,他还没准备好呢!

  虽说大家都期望有个主母,尊主却常年的清心寡欲,没有任何一点找主母的苗头,这幸福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了?

  他们该怎么办,怎么办?

  风魂正在兴头上,冷不丁地,头顶上传来了冷冽得没有情绪的声音,宛若千年寒冰,能直击人的灵魂。

  “看够了吗?”

  在风魂霍霍的目光下,君燃也意识到了他的失态。

  额头的青筋隐隐暴动,那个女人,还真是胆大至极!

  他双手一挥,崭新的熨着金边的银灰色长袍就套在了他身上。

  长袍从上而下垂下,不沾一粒尘埃,不带一点褶皱。

  流光溢彩,尽显威严,霸气!

  他的气度雍容优雅,俊脸冷漠淡然。

  就好比九天之上的神邸,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看,看……”

  看够了……

  风魂顿时意识到他干了什么,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

  他刚才是不是用眼神亵渎了尊主!

  我滴个天哪!

  看来玉楼又在等着他了!

  牧云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襟,还看呢!

  再看就将自己看进去了!

  风魂这子,太没眼力见了!

  尊主这些事能轮得到他们管吗?

  他们能八卦尊主吗!

  估计风魂又逃不了玉楼五日游!还是包吃住的那种!

  他连忙问道:“尊主可有什么吩咐?”

  君燃瞟过风魂与牧云,最后将目光落在风魂身上,“玉楼十五日,一会就去领罚!”

  牧云同情的看了风魂一眼。

  就知道你子要倒霉了!还好我机灵!

  要不是他适时的岔开了话题,估计就不是十五日这么简单了!

  风魂悲催的拉耸着脑袋。

  玉楼……十五日……

  玉楼那地方可是用色窃取情报的地方!

  他这次去,又要被安排上什么任务?!

  想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要啊!

  风魂在心里哀嚎。

  他可是个铁血男儿,怎么能被幽桃那子弄去穿红戴绿的接客呢!

  再说了,他只不过是多看了尊主一眼而已,为什么就要受到如此严厉的惩罚!而牧云那子却没事!

  风魂要告饶,牧云适时拉住了他。

  “你认命吧,乖乖的去玉楼待上十五日,到时候我来接你。”

  “再闹下去,你还想多待几天?”

  是了,尊主向来说一不二,只要是他决定了的事,万万没有更改的。

  只怕是他越求饶,惩罚越重。

  风魂低下头,只好默默地认栽。

  君燃收了手,咬牙切齿地喝出一个字。

  “找!”

  牧云与风魂茫然了。

  找?

  这是什么任务?

  君燃顿了顿,抬脚欲消失在空中,紧接着又丢下几句话。

  “姿容平平。”

  哼,那女人的容貌在他眼里仅仅可以称得上看得过去。

  比起那些一心想要爬上他床榻的女人来差远了。

  就那样的容貌,还推开他!

  君燃刚刚平息的怒火在想到夜月魅之时又忍不住蹭蹭蹭地往上冒。

  该死的!

  “身量瘦!”

  比起他来,夜月魅着实很瘦。

  “贪财好色!”

  “实力低下!”

  君燃觉得他描述得够详细了,那个女人可不就是贪财好色吗!

  顺了他的紫金葫芦!

  还只有灵体二阶的实力!

  想到这,君燃觉得他快要吐血了,脸已经黑得无与伦比。

  一个灵体二阶的女人居然将他给非礼了!

  真是奇耻大辱啊!

  不过。

  这么多线索找一个人,应该很容易!

  他想了想,又咬牙切齿的道:“要活的!”

  那个女人如此轻薄他,怠慢他,等他抓住了她,一定要狠狠地惩罚她!

  君燃消失在空中,留下摸不着头脑的二人。

  姿容平平……

  他们尊主被一个姿容平平的女子非礼了?

  身量瘦……也就是说是个瘦不拉几的女人了。

  还,贪财好色……

  这算什么线索!

  最后一个,实力低下!

  牧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早知道他也多看尊主几眼了。

  玉楼十五日就十五日吧,总比现在好啊!

  他已经无力吐槽尊主的描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