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成功脱身-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47 成功脱身

  盒子的盖子滑落到一边,所以,夜月魅一眼就看见了碧玉藤!

  她现在还不能出去。

  若是出去了,碧玉藤怎么办?

  她总不能再找借口回来拿吧?

  就在夜月魅犹豫之时,君燃一声怒喝,“滚!”

  夜月魅惊得浑身一抖。

  卧槽卧槽,她一看到碧玉藤,就将身下的男人忘了!

  直到现在,还压在人家身上呢!

  怎么办?

  他还在气头上呢!

  难不成她真要就此滚出去,然后与碧玉藤失之交臂?!

  夜月魅眼珠一转,魅惑地勾起唇。

  “尊主~”

  死就死吧!反正拿不到碧玉藤也是死!

  死在这个男人手里总比被寒香草折磨死了好!

  况且,这身体不是她,再丢点脸再无耻一点也没有什么!

  君燃不是好男色吗?

  也不知道风魂合不合他的胃口。

  反正她是恶心得不行了。

  一想到风魂那个傻大个子与君燃在一起亲亲我我,夜月魅就忍不住吐槽。

  天哪,原谅她接受不了那种画风!

  不过,这戏还是要演下去的,她的碧玉藤啊!

  那就是她的命!

  夜月魅试图勾引君燃,掀起衣袍露出部分果肉。

  “尊主,你不是看上诡医了吗?你看看我的身材怎么样?比起诡医来如何?”

  君燃强忍住额头上暴怒的青筋,

  “滚出去!”君燃猛地从浴池中站起,一巴掌朝着夜月魅挥过去。

  好在夜月魅机灵,被扇之后连着后退了几步,勉强站稳了。

  没有受伤!

  看来,用君燃贴身伺候的人去勾引他这条路行不通啊。

  夜月魅拍了拍脑门。

  可不是么,若是君燃看得上风魂,那风魂还会是个使者么?

  她怎么这么蠢呢!

  现在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

  “尊主……”

  “滚出去!”君燃再次强调。

  水汽腾腾中,男人的人鱼身体一览无余,君燃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了夜月魅的面前。

  特别是胯间那物……

  这这这……

  夜月魅的眼被烫了下,连忙收回目光。

  我了个去!

  能不能不要那么大啊!能不能不要那么碍眼,那么夺目啊!

  夜月魅再也管不了许多。

  算了,碧玉藤什么的再找机会吧。

  再看下去,鸡眼长定了!

  反正她已经知道了碧玉藤的下落——被君燃贴身放着!

  以后再找机会吧。

  再在这里待下去,她不会被君燃打死,也会鼻血流尽而亡了!

  夜月魅捂着鼻子往外奔。

  “噗通!”

  又是清脆响亮的一声。

  比夜月魅落水时的声响更大更响。

  她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浴池中。

  君燃倒在了水里!

  这是怎么了?

  夜月魅能看见君燃的灵魂又有了要离体的趋势。

  君燃刚才急着要赶她出去,其实不是被她的话激怒了,而是他知道他急需要静养泡澡!

  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被夜月魅那么一搅和,君燃的澡没泡成,反而被她砸了一下。

  所以,他的伤就复发了!

  说到底,君燃现在这个样子,还是拜夜月魅所赐。

  他扇过来的那一巴掌不是因为她机灵躲过了,而是君燃没有动用分毫的实力!

  夜月魅洞察了所有的一切。

  她是救呢,还是不救呢?

  救了,她的身份铁定暴露。

  君燃的灵魂就在她身边看着呢,他醒了后就会知道所有的一切。

  不救……

  等君燃的身体恢复,风魂那子死定了吧,百口莫辩也不过如是。

  并且,就算是她不救,风魂也知道进来的人是诡医圣手,到时候,她的身份还是会被君燃知道。

  这简直就是一个头两个大。

  “真是冤孽!”

  夜月魅轻声嘟囔。

  她踢了一脚,顶着君燃灵魂冷冷的带着点怒气的目光,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他身体上的经脉又开始破碎了!

  她上次不是才给他加固了么,这么一点时间,就又不行了。

  很显然,君燃妄动了他的灵气,否则他的伤势不会恶化的这么快。

  这男人是有多折腾啊!

  夜月魅不敢耽误太久,将君燃的身体扶正,然后开始替他疗伤。

  恢复经脉,加固,并且……

  再吸收点他体内的灵气!

  否则,等她给他疗完伤,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力气走出这个大门!

  反正君燃体内的灵气也用不完,她借用一点应该也没什么。

  自从上次吸了君燃的灵气之后,这次,夜月魅干这事居然得心应手起来。

  她的身体不再为忽如其来的滂沱灵气而撑得爆体,反而是容纳灵气的上限有所提高。

  随之而来的是她没有那么难受了。

  只要她稍微控制下吸收的力度,还是没有多大危险的。

  夜月魅飞速办完所有的事,临走时,没有忘记顺走碧玉藤。

  夜月魅离开后没多久,君燃就从浴池中坐了起来。

  他的目光落在他脱下的衣衫处。

  那里已经空空如也。

  碧玉藤没有了。

  刚才进来的人不是风魂,也不可能是其他人,而是那个女人!

  她最后替他疗伤的手法就说明了一切!

  与之前救他的手法一模一样!

  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人会有此种手法了。

  那个女人……

  君燃气不打一处来。

  他的完美计划,就这么华丽丽地破产了。

  不但没有钓出诡医与那个女人,反而又被她揩了一次油,还拿走了碧玉藤。

  她一个灵体九阶是怎么突破幽都大殿的防卫进来的!

  她又是怎么破了他的结界的?!

  君燃虽然是随手布置的结界,但他的结界是那么好破解的吗?

  就算是天渡的修炼者,要进来也要费些功夫!

  那个女人还真是个奇迹。

  貌似这世上就没有她办不到的事!

  君燃无语了。

  话说,风魂那子跑哪里去了!

  凭着风魂的修为,不应该被那个女人修理才对。

  君燃正想着,风魂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尊主!尊主!你没事吧?”

  君燃扭过头,用刀子般的眸光将风魂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风魂猛地抱住胸膛。

  完蛋了!

  他的衣裳什么时候被诡医给扒了?!

  现在只剩下个大裤衩啊!

  也就是说,他只穿着裤衩跑进了尊主的浴池!

  这话要是传出去,他不被尊主给劈了才怪!

  风魂有点想哭。

  诡医大人你太会玩了,干什么也不能扒衣裳啊!

  您要是缺衣裳,的给你准备个十套八套的好吗?

  他这个样子,很容易被人误会的啊!

  风魂欲哭无泪,“那个……尊主!这不是我的本意,我是想说,诡医刚才进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