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送药材!-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46 送药材!

  就在刚才,她眼睁睁地看着君燃所在的房间又加了一层结界。

  这层结界对其他人来说可能很牢固,没法破解。夜月魅想要进去,却不是难事。

  只要看一眼,她就知道该怎么走。

  她要花心思对付的,是君燃。

  要怎样做到明目张胆的进去搜索,而不惊动他呢?

  夜月魅将目光锁定在了风魂身上。

  就他了!

  魔域尊主的使者,近身伺候应该没问题!

  风魂的修为接近天渡巅峰,夜月魅不敢贸然过去。只要她随意一动,铁定会被风魂发现。

  不过,对付这种傻大个,夜月魅倒是很得心应手。

  风魂的修为虽高,但他身边并不是没有漏洞。那些缺陷,在夜月魅的幽瞳之下暴露无疑。

  她靠着瞳术心地接近风魂,在等到一定的距离时,从夜月魅身上猛地放出一片红粉,风魂应声而倒。

  “诡医……你……”

  夜月魅拍拍手,这家伙还真是难搞,她都这么心了,还是被他看见了,发现了身份。

  不过,这对夜月魅来说,没有关系。

  她拿了碧玉藤之后,就该跑路了,就算是君燃知道是她拿了碧玉藤的,到时候也无可奈何!

  夜月魅将风魂拖到隐蔽处藏起来,吞下一粒丸药,瞬间就变成了风魂的模样。

  气息容貌完全复制!几乎一模一样!

  她端起风魂手中的药材盘,绕过君燃布置的结界,走了进去。

  房间中异常的安静,内间雾气袅绕,想必君燃是在泡药水澡。

  夜月魅手中的药材她再熟悉不过了,正是上次君燃泡在水池中的那些药材。

  夜月魅将药盘放下,开始在外间寻找。

  “风魂。”君燃察觉到外面的异样,有些意外,风魂拿了药材,怎么不进来?

  反而在外面鬼鬼祟祟的,这是在干什么呢!

  “在,尊主。”

  “进来放药材吧。”

  “遵命。”

  夜月魅低着头,尽量不去看浴池中的那抹身影。

  不是她不想看,而是她不想长鸡眼啊!

  君燃在泡澡,当然是一丝不挂了!

  夜月魅只要一想起她第一次见君燃时的情景,就忍不住要喷鼻血。

  虽然夜月魅已经下意识的避开了她应该避开的,但当她踏进内间时,第一眼望过去的,任然是那个她最羞于看见的身体!

  君燃正靠在浴池边上,背对着她。

  完美而优雅的线条,从他的脖颈处延伸开来,每一块肌肉,每一处细节,无不精致美好,仿若妖怪般的诱惑人心。

  瀑布般的长发从肩头倾泻而下,湿漉漉地,散发着男性特殊的荷尔蒙气息。

  他的身体,是世界上最美好事物的代言,是夜月魅见过的最完美无暇的男人。

  夜月魅前世阅人无数,从来也没有哪个男人能让她惊艳。

  君燃显然办到了这点。

  他的容貌,他的身体,都让夜月魅挪不开眼。

  烟雾中,君燃的身体若隐若现。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将药材放进来吧。”

  君燃抬头看了夜月魅一眼,觉得今天的风魂怪怪的。

  干什么事都慢吞吞地。

  莫不是在玉楼待久了变傻了?

  君燃思讨着以后要不要换个惩罚。

  夜月魅忙不迭地答道:“好,好。”

  刚一胎脚,顿觉鼻孔处一股温热。

  君燃皱起眉。

  夜月魅连忙擦拭一番。

  “啊呵呵,天气太干燥了,都流鼻血了!”

  君燃指着满屋子的雾气,奇怪道:“这里很干燥?”

  “啊?”夜月魅瞪着眼张大了嘴。

  她这找的是什么借口啊!

  真是的!

  自己给自己下套!

  她呵呵干笑着圆场。“好像,貌似,有点吧。”

  “尊主,这点子伤没什么,我还是先给你放药材吧!”

  “嗯。”君燃终于闭上了眼,又没入了浴池中。

  看来风魂在玉楼待久了,确实出了点问题,那个地方可不就是让男人接客的么!

  虽然幽桃不至于让风魂接客,但他在那种耳濡目染的环境下,难免不会心理扭曲!

  君燃开始认真思考他这种惩罚的不可行性!

  要是他的使者都养成了那方面的爱好,损失最大的还是他!

  夜月魅慢吞吞地走过去,将药材“哗啦啦”地往下倒。

  水中的漪涟荡漾,夜月魅尽量聚集注意力看着她的手中,不去看其他的,不去想其他的。

  但是,水声以及那一圈圈的纹路,无不暗示着池中的美好。

  她的脸“唰”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又控制不住要乱想了!

  还好,她就是倒个药材而已!

  等她倒完就出去!

  然后再找碧玉藤!

  夜月魅收了盘子,急急忙忙地往外走。

  君燃又古怪的看着她。

  他留风魂在身边,看重的是他的沉稳,这子去了几天玉楼,就变得这么急躁躁的了?!

  意识到落在她身上的那抹目光,清淡如水,却硬生生地带着好些威严。夜月魅募地停下脚步,“呃,尊主,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君燃不语,满脸的严肃。

  夜月魅心下一惊,君燃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她摸了摸脸,还好,她还是风魂的模样。

  君燃应该看不出来才对。

  她定了定神。

  “尊主?”

  “唔。”君燃懒洋洋地答道。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去吧。”

  夜月魅刚一转身,忽地,脚下一滑。

  “噗通”一声。

  浴池中水花四溅,将两人一起淹没在了药水中。

  夜月魅扑腾了两下,从水中钻出个头来。

  四周静得要死。

  君燃呢?

  他到哪里去了?

  怎么没有声音!

  “尊主?”

  “尊主!”

  冰冷入骨的语调从夜月魅头顶上传来,“嗯!”

  夜月魅猛地打了个颤。

  我滴个天!

  她她她,她居然将君燃压在了身下!

  她的手也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君燃的庞然大物被她抓了个正着!

  而被她抓住的那个男人,此时正阴森森地看着她!

  夜月魅有些欲哭无泪。

  她的运气真是太背了!

  不就是倒个药么!

  也能遇上这种事!

  她光速将爪子撤了回来,“尊主,我不是故意的!”

  君燃额头上渐渐起了氤氲雾气。

  “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我可以解释!”

  “我的脚滑了!”

  君燃没有说话。

  凭着直觉,夜月魅知道,这男人生气了!

  还是很大的怒气!

  她会不会被他一巴掌拍死啊!

  这样死,也太冤屈了点。

  她不要啊……

  “尊主~”

  夜月魅展露出两只眼睛,准备求饶。

  面子什么的还是不要了,保命要紧啊。

  反正她现在是风魂,丢的不是她的脸!

  她咽了咽唾沫,“尊主,要是你没事,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吧,我,我……”

  先,出,去,了。

  夜月魅剩下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不是她说不出来,而是,她看见了碧玉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