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他非尊主不嫁!-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45 他非尊主不嫁!

  也就是说,无论夜月魅怎么气她,婕生花都只能干瞪眼!

  停留在君燃身边,幻影婕生花做不到。

  一直以来,婕生花最得意的就是她的美貌。

  如今,被一个男人比下去,她不被气死才怪!

  的确,婕生花被夜月魅气得不轻。

  原本以为诡医圣手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对方居然得寸进尺,还对她挑衅了一番!

  这简直是在打她的脸啊!

  她连一个男人都不如了!

  关键是,她还不能亲自动手除掉诡医圣手!

  只要诡医在位面之内,她就没有动手的机会!

  婕生花气得牙痒痒,在回到幽都的时候,任然满腔的怒火。

  无处发泄!没地方发泄!

  “你!给我站住!”

  她指着同是刚回到幽都的风魂。

  风魂转过头,有些不明所以,“娘娘?”

  诡医圣手与尊主之间的事,风魂已经听牧云说了。

  牧云这个笨蛋,就这点子事,有什么好纠结的嘛!

  还因为这事进了玉楼,太不值得了!

  不就是尊主看上了诡医么!

  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大家都看不出来呢!

  风魂头脑粗笨,脑回路比较简单,看事情反而更容易往简单里想。

  君燃与诡医圣手之间,还真就是男男之间的那点事!

  这不,尊主在那边的侧妃跑来兴师问罪了。

  婕生花娘娘这么气愤,肯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不得不说,笨一点也有笨一点的好处,就比如说现在的风魂。

  装傻充愣的技术是一流的。

  婕生花愤怒地甩袖,“你们怎么跟着尊主的!怎么能让他看上一个男人呢!”

  “就这样,你们魔族还要不要少主了!”

  男人不能生孩,这也是男人与女人相比,最致命的弱点!

  诡医圣手想要跟着君燃,也得看他能不能生!

  风魂满脸的呆萌。

  “娘娘,尊主看上了谁,我们没法管啊。再说了,我刚从玉楼回来,也不太清楚事情的经过。你说尊主看上了诡医,他是个男人,怎么可能跟着尊主呢?”

  这个婕生花娘娘,是妖王打包语录天书时,强塞给尊主的女人,为了两族交好,又看在天书的份上,尊主才将她留了下来。

  也就是说,婕生花空有个侧妃的名份,实则什么都不是。

  风魂对婕生花,自然也是能敷衍就敷衍,能不理会就尽量不理会。

  过些日子,等他们解开了语录天书的秘密,尊主自然会找借口将她再打包回去。

  面对婕生花的质问,风魂当然是打太极了。

  这种飞扬跋扈还没有地位的娘娘,算是哪门子的娘娘哟!

  婕生花一想到诡医圣手对她的挑衅,就气得直跺脚,完全没了平日里的风度。

  “他怎么不会跟着尊主了!他刚才就对我说,他喜欢尊主!非要嫁给尊主不可!”

  “他还说,只要有他在一天,就绝不允许尊主身边出现女人!”

  “这样的人,你们不阻止他接近尊主吗?”

  “你们族是不是不想要继承人了!”

  风魂连连点头道是。

  诡医圣手您老人家是不是太开放了点啊,这些话也能说得出来……

  跟着尊主就跟嘛,还说什么非他不嫁?

  婕生花与风魂的对话,君燃在他房间里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额头又不由自主地开始冒包了。

  诡医为人还真是胆大至极!

  这种话也能说得出来!

  他不是看上了一个奴隶吗?现在又说要与他在一起做什么!

  还嫁呢,也不看他愿不愿意娶!

  他是魔域尊主,身份尊贵,才不会看上一个男人!

  对的,就算是诡医倒贴,那也得强行将他扫地出门。

  话说回来,为什么听说诡医非他不嫁,他的内心为何如此安定?!

  没有想象中的气愤。

  也没有预料中的抗拒。

  他说什么也不会看上一个男人的。

  君燃闭上眼,听着婕生花对风魂的喋喋不休。

  婕生花,太拿她当一回事了。

  他给了她掌管太行宫的大权,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干涉他的生活,也不意味着她就真的是太行宫的女主人。

  她仅仅是岱沧放到他身边的一个卧底而已!

  他能如此对她,已经很不错了。

  君燃大手一挥,隔绝了外界所有的信息。

  太吵了!

  房间内终于归于了平静。

  君燃拿出个盒子在手里把玩。

  盒子中,装着个萝卜样的药材,正是被他收服了的碧玉藤。

  他故意在山涧处留下了他的踪迹,也不知道诡医和那个女人会不会找来。

  若是找不来,他还得费心对外宣扬他有这么个可爱的东西。

  因为碧玉藤可以解寒香草的毒,它在君燃眼里,也变得顺眼起来。

  他将盒子贴身安放,然后转到屏风后,开始更衣沐浴。

  又到他泡药液的时间了。

  外面,婕生花将风魂逮住数落一番后,很自觉的离开了。

  她就是想发泄一下而已。明知君燃不可能见她,也不可能听她说话,婕生花也不会自找无趣。

  自从她来到人族,除了送语录天书的时候,在邪医的帮助下见过君燃一面,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就算是在魔族太行宫,她想要见君燃,也得重重通报,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不见。

  见不到君燃,还不能拿他的使者出气吗?!

  这些下人,就是拿来出气的!

  风魂送走了怒气满怀的婕生花,冷哼一声,端起准备给君燃送过去的药材,继续往里走。

  就这种素质的女子,尊主看得上才怪!

  金玉在外败絮其中!

  目中无人,飞扬跋扈!

  论容貌,还比不上诡医呢!

  轮人品,狗屁不是!

  院中发生的一切,全都落在了暗处的一抹红色身影眼中。

  夜月魅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跟着婕生花径直来到了幽都大殿。

  看来婕生花与君燃还真有些渊源。

  在她死了后,妖族和魔族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变故?

  以至于一心思念岱沧的婕生花倒戈向了魔族。

  夜月魅眼眸一暗,算了,这些事情对她来说太久远。

  她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拿到碧玉藤与玉燕飞,解寒香草的毒要紧。

  管他什么妖魔之间的瓜葛呢!

  那些事远远不是现在的她能够插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