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 胡思乱想-邪灵女帝:魔尊-
邪灵女帝:魔尊

041 胡思乱想

  拍卖行送来的药单,正是夜月魅给拍卖行掌柜让他帮忙寻找的药材。

  里面大部分的药材都还好找,其中一些在人族也比较珍贵,掌柜的已经按照夜月魅的要求送了过去。

  独独有两味药,乃是举世难寻的珍稀药材。

  碧玉天心果与玉燕飞。

  碧玉天心果是一种能独自修炼的草药,非常有灵性,大部分的碧玉天心果都会跑会躲,有些,甚至能修炼成妖。

  这种药材在妖族倒是非常的多,可是现在是在人族,想要找到碧玉天心果,几乎没有可能。

  而玉燕飞则是玉燕的羽毛,能压制许多种的寒毒。玉燕是极寒之地的魔兽中的一种,非常的稀少!

  极寒之地,在人族天圣朝与魔族御天境的交接之处,处于位面之外!

  这两种药材,人族都不可能有!诡医是人族的炼药师,他是怎么知道的?!

  人族的炼药师,不可能会知道妖族与魔族的药材!

  诡医要这两种药,是为了给那个女人解寒香草的毒吗?

  玉燕飞的药性,很明显是为了压制寒香草!

  寒香草也生长在极寒之地,玉燕是它的克星!

  而碧玉天心果,君燃就不太懂了。

  首先,他不是炼药师,其次,那是妖族的药材。

  不过,他倒是知道附近有个地方有碧玉天心果。

  君燃的眉头舒展开来,唇角勾起一抹笑。

  只要他拿到了碧玉天心果,就不怕诡医和那个女人耍花招了。

  到时候,如果他们不说出真相,碧玉天心果说什么也不能给他们!

  牧云风急火燎地落地走了进来。

  “尊主。”

  “什么事?这么着急。”君燃瞟了牧云一眼,以前的他可不是这个样子,自从来到了人族,他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君燃考虑着要不要将牧云送到玉楼去修身养性。

  牧云则抹了一把冷汗。

  刚才,监视诡医的魔域人前来禀告了一些不好的消息。

  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

  对于尊主来说,肯定是不好的消息。

  他该怎么说呢?

  说得不好,搞不好就要提前去玉楼了。

  “诡医……”

  “他怎么了?!”牧云刚吐出两个字,就被君燃打断了。

  牧云一惊,心翼翼地看了看君燃,尊主啊,那边一有消息,你就这么紧张!

  你这个样子,你自己知道么!

  这还是他们以前那个有着无上尊贵威严,看淡世间,不染红尘,坐怀不乱的尊主吗!

  还有就是,你是留下人来监视诡医的还是保护他的?

  你这么紧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的红颜知己出了事呢!

  牧云将夜月魅宅子里发生的事缓缓道来。

  “诡医要了一批奴隶。”

  “嗯。”

  要奴隶么,那是可以的!

  幽都是君燃的地盘,对诡医来说已经很安全了,但是,看家护院的打手还是必不可少的。

  牧云又道:“他看上了一个面容白净,身材瘦的奴隶。”

  “嗯?”这下,君燃有些不淡定了。

  紧接着,他的额上就冒起了青筋。

  该死的!

  他这么关心诡医干什么!

  诡医看上了哪个男人与他有什么关系!

  他应该高兴才对!

  那样,他就不用担心诡医与那个女人有什么牵连了。

  可是……

  君燃额头上的黑气越来越浓重。

  他又担心那个女人与诡医有什么牵扯干什么呢!

  他是堂堂魔域尊主,这种事值得他关注吗?!

  人家怎么怎么关他鸟事!

  君燃黑着脸,瞬间就有些凌乱了。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平白无故的担心这担心那的干什么呢?

  他要不要让炼药师来看看?

  牧云感受着周边的高气压,觉得他都快要抬不起头了。

  什么时候,在魔域,通报消息也成了一件要人命的差事了!

  这真是一件难办的活。

  传个话而已,居然也要冒着如此大的生命危险!

  尊主啊,你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能让我们这些下人好过点么?

  牧云咽了咽唾沫,接着道:“他们两单独进了密室……”

  “然后呢?”君燃越来越沉不住气了,有点想冲出去。

  将诡医打一顿或者是将那个女人打一顿。

  不过,他还是将体内那股莫名的情绪压了下来,尽量保持平静。

  他魔域尊主的威严还是有必要保持的。

  打那种不知名的辈,多掉份。

  “我们的人得到诡医最后的消息,是诡医在威逼那个奴隶脱衣服!奴隶不从,诡医就脱了……”牧云一口气说完,终于舒了口气。

  真是的,这差事的难度不亚于去玉楼讨生活啊!

  风魂那家伙运气真是好!

  这些天这么多难办的差事尽落到他头上了!

  “什么?!”君燃一把拍在扶手上,座椅瞬间崩裂。

  “他们还脱了衣裳!”那几个字久久地回响在君燃脑海里。

  绝代的诡医脱了衣裳是什么模样?

  君燃忽又想起了夜月魅的笑容。

  他皱了皱眉,彻底郁闷了。

  这两个人搞得他很头大好不!

  君燃深吸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

  镇定,冷静。

  他不在意。

  对,他不在意。

  他是魔域尊主,怎么能为了不相干的两人发脾气呢!

  诡医圣手不就是幽都的一个炼药师嘛,不值得他操心。

  嗯,不值得。

  管他与谁一起脱衣裳一起睡觉呢,他才不管别人床纬上的事。

  可是!

  这口气他就是咽不下啊!

  真是见了鬼了!

  君燃气得一噎,猛地站起身。

  “你现在就去玉楼将风魂换回来!”

  君燃说完,一阵风似地消失在原地,留下懵懵懂懂的牧云。

  尊主刚才说的什么?

  好像是让他去玉楼将风魂换回来!

  他没有做错事啊,不过就是传了个话而已。

  怎么就要去玉楼了!

  牧云很悲愤,很不甘。

  天哪!

  尊主!你怎么可以这样!

  任性胡闹也该有个限度!怎么动不动就要送人去玉楼。

  对了,牧云不由得泪流满面,他刚才真的只是想想而已,想想而已!待在尊主身边还是比较舒服的啊……

  怎么一想,这愿望就成真了!

  俺不要去玉楼!

  无论牧云怎么想,最终还是去了玉楼,换回风魂。

  谁叫君燃是尊主呢!

  尊主的命令,谁敢不服从?!

  风魂这子运气真是太好了!

  玉楼十五日,远远没有干满啊!